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神棍
    雷古勒斯是一个食死徒,但是对于他的死因,却没有具体的记载。据说他是触怒了黑魔王,而被对方折磨致死,但是并没有切实的证据来证实这些说辞。

    小天狼星当年和家人闹翻之后,便和自己的弟弟断了联系,尤其是在后来,听说他加入了食死徒之后,更是不想看见他。但是,在阿兹卡班呆了这么多年,再次看到这些自己弟弟拥有的东西,心情一时间很是复杂。怀念吗?有的。还有一些,类似于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但不论怎么说,雷古勒斯已经死了,所以还是怀念多些。

    “这是什么?”哈利从弗雷德(或者是乔治)的手里,抽出了那个最开始引发争吵的东西。克利切紧张地看着哈利,似乎随时准备动手,但是又害怕西里斯给他衣裳的惩罚。

    哈利仔细地翻看着这个小东西,这是一个大概两寸见方的挂坠盒。通体似乎是以白银打造,只是盒盖上面,覆压着一块绿宝石。在宝石的中心,有一条蛇样的纹路,随着哈利变换角度,这条蛇也随之变换位置,好像活了过来一般。一条细细的银链,从挂坠盒的上方的孔中穿过。还有一行微小的文字,被写在挂坠盒接缝处,但是这些文字太小了,哈利实在是看不清晰,他试图打开,却发现好像被封死了一样。虽然不知道这个挂坠盒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哈利还是打算按照苏云的话来做,帮助自己的老师得到它,特别是在苏云明确地提出了,这是他当初许愿时欠下的债务,这让哈利的内心,不由翻了个白眼。

    而苏云让哈利采用的方法,简单地来说,就是装神棍、装先知,以达到唬住这群人,从而拿到挂坠盒的目的。苏云本来打算,利用自己隐形的能力,从克利切那里,直接把挂坠盒顺走,哪想到还没下手,就有了这么一出。

    哈利翻看着挂坠盒,眼睛渐渐地亮了起来。一层乳白色的光,开始在哈利的眼睛里汇聚,很快,原本翠绿的一双眼睛,就变成了两个银白色的光球。

    “哈利!”大家被哈利的那双眼睛惊到了,小天狼星伸出手,想推哈利一下,但是还没碰到他的身体,一股强大的排斥力凭空产生,让他直接一个倒仰。一个清脆的、空灵的、没有丝毫情绪起伏的声音,从哈利的口中发出。

    “他决定反抗那个人,他要夺走他最重要的东西。他带上了自己最忠心的仆人,来到了那个阴沉的山洞里。”克利切惊讶地瞪大眼,看着哈利乳白一片的眼球,“他喝下了那些让人生不如死的魔药,拿到了那件可以致黑魔王于死地的东西,在命令自己的仆人带走并且保证要一定销毁这件东西之后,便被那些从水中冒出来的阴尸,拖进了水里,无声无息地死在了那里。”

    哈利眼中的乳白色散去,他在心里问道:“老师,你说的这个人是谁啊?伏地魔的仇人?”

    “一个无名的英雄,一个背负着恶名死去的英雄。”苏云说道,在这个世界,伏地魔实在是害死了太多无辜的人,也有太多的人因为反抗他而死。苏云现在所能做的,只是为雷古勒斯稍稍正名罢了。

    克利切在听完哈利的话之后,就开始嚎啕大哭,而在哈利正对的那面墙上面,原本被厚实的幕布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地方,也突然自己缓缓地拉开。一副巨大的画像出现,上面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哈利以前看见过。据西里斯介绍,这上面的老妇人,叫沃尔布加·布莱克,是布莱克家族的最后一任女主人。只是这幅画像经常对着屋里的非纯血巫师大喊大叫,肆意辱骂他们,所以西里斯通常都用厚厚地布遮起来。

    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这个一直对所有人都分外不友好的老妇人,却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把精巧的椅子上,无声地流着眼泪。西里斯也一反常态地,没有和自己的母亲争吵,而是大步走上前,扶住哈利的肩膀,声音急切地问道:“哈利,你说的是雷古勒斯吗?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些事的?”

    “不知道,但是我一摸到这个挂坠盒,就看见了一些幻象,然后就好像被谁控制了一样,身不由己地说出了这些话,”哈利似模似样地说道,“我也不知道看到的,是不是你所说的雷古勒斯。”

    “他长什么样子?”西里斯问道,看上去非常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黑发黑眼,个子很高,但是很消瘦。哦,对了,他的左眼角下面,有一颗小小的黑痣。”哈利按照苏云告诉他的话说到。

    “是他,是雷古勒斯。”西里斯眼睛里开始涌出泪水,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回过身去,对着克利切吼道:“我命令你,立刻告诉我关于雷古勒斯的一切。”

    “别,西里斯!”哈利拉住了小天狼星,“那个年轻人,我是说,雷古勒斯命令过克利切,让他不能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的始末。”

    哈利走到克利切的身前,半蹲下来,看着克利切苍老的面容上那悲痛的表情,“克利切,我不会要求你说出这件事情的经过,但是我需要你来验证我的猜想,你也不想雷古勒斯背负着恶名死去不是吗?”

    克利切的灰眼睛,直直地盯着哈利的眼睛,哈利没有退缩,半晌,他点点头。哈利便开始按照苏云的提示,问道:“他背叛了黑魔王是吗?”克利切点点头。

    “我看见雷古勒斯嘱咐你,一定要毁掉这个东西,但是现在却还保存地好好地,是因为毁不掉吗?”克利切连连点头,“克利切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没能在这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那你还记得那个山洞的位置吗?”哈利又问道,克利切再次点头。

    “能让我把这个挂坠盒拿走吗?”克利切立刻尖叫道:“不行,这是雷古勒斯小主人的。”

    “我会摧毁它,我向你保证,我可以向你发誓。”哈利严肃地说道,“如果我自己的力量不够,那么我就会让一个人帮忙摧毁它,而这个人一定办得到。”

    “哈利!”赫敏担心地喊道,她知道,巫师界的誓言,是不能随便乱发的,一旦违反,会有相当强大的反噬力量。而周围的人,也都担心地看着他。

    “这是伏地魔的东西,”除了赫敏,所有人在听见“伏地魔”三个字的时候,都夸张地一抖,“如果毁掉这个东西,能让伏地魔虚弱一分的话,那么我无论如何都要去做。”

    哈利对着克利切说道:“如果我毁不掉这个东西,那么我会让邓布利多来毁掉这个东西,我们可以定下一个契约,这样当这个东西毁掉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邓布利多的名字的威慑力,再次体现了出来。本来还对哈利·波特能不能毁掉这个挂坠盒心存怀疑的小精灵,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立马答应了哈利。他拉过了哈利的手,握了一下,哈利就感觉到,自己忽然有了一种牵绊,一种担心,这促使着他必须毁掉挂坠盒,不然这个牵绊会一直在,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刻。

    而苏云惊奇地发现,哈利身上忽然就多了一个契约,还是那种非常严格的那种。如果不能完成契约的约定条件,那么契约就会持续到哈利生命的尽头。他没想到,家养小精灵的魔法,竟然会看起来比巫师的魔法还要高明的多。在巫师们不能幻影移形的地方,小精灵可以任意来去,比方说那个藏着魂器的山洞,再比如霍格沃茨。他们的魔法,看起来跟巫师的体系不太一样,很多对巫师们来说的绝地,对于他们却是坦途。

    哈利也不担心自己毁不掉这件东西,因为苏云肯定是有办法毁掉这玩意的。他站起来,对着西里斯说道:“小天狼星,你需要一些人帮忙,去把雷古勒斯从那个地方找回来,克利切会带你们去的。”克利切疯狂的点头,他对雷古勒斯的忠心,实在是没话说。

    而西里斯看上去也急不可耐,他拉过亚瑟·韦斯莱,开始分头去寻找人手。苏云认为,他们肯定是去找自己在凤凰社的那些战友们,来帮助他们。很快,壁炉里冒出了绿色的火焰,一个接一个的巫师,直接从里面走了出来。

    要是换了以往,那副画像早就吵翻天了,但是现在,这个画像中的女人,只是一脸期盼地看着这些人,希望他们能把自己的小儿子带回来。当斯内普阴着一张脸,跨出壁炉的时候,哈利他们可是惊讶极了,要知道,斯内普和西里斯的关系可不怎么好,怎么会来布莱克老宅呢?但是,随后走出来的笑眯眯的白胡子老头,解释了这个疑问。

    除了莫莉夫人的成年巫师,都参与了这一次的行动,双胞胎试图跟着去,但是被他们的妈妈揪着耳朵扯了回来。伴随着一阵光影的扭曲,克利切带着所有的大人们消失了。

    赫敏、罗恩他们,则是开始围到了哈利的身边,问起了刚刚发生的神奇事件。哈利总不能说是苏云在背后操控的吧,于是他推得一干二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