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怒火
    等苏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哈利早就已经回去了,也不知道小天狼星怎么说的,但是他可不愿意掺进这堆麻烦事里面。痴男怨女之类的事情,最是难以掰扯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哈利今年赶上了魁地奇选拔的日子,顺利入选,并且挤下了原本作为找球手的秋·张,成为了拉文克劳的现任找球手。苏云则是不断地在教学、学习、解析法术之间,来回切换,忙得脚不沾地。

    这一日大雨滂沱,但是魁地奇球场却热火朝天,解说员的声音在扩音魔法的作用下回荡,看台上不时响起一阵阵欢呼和倒彩。这场比赛是拉文克劳对格兰芬多,也是哈利的第一场比赛。因此,苏云虽然不喜欢这项在他看来既野蛮、又暴力的赛事,但是还是捏着鼻子坐到了教师看台上,看着一群人傻傻地打球,或者被球打。

    大雨倾盆而下,所有人的视线都极其模糊,根本看不清人影,只能根据解说来判断场上的局面。这些雨对于苏云的视线,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他能清晰地看见,每个人的动作。比方说现在,双胞胎中的一个,正将游走球狠狠地打向了哈利,幸好哈利的反应快,不然肯定被击中鼻子。他一个灵活的翻滚,就让游走球冲出去好远,而拉文克劳这方的击球手,马上就还以颜色。他急飞一段距离,一棒打在游走球上,使之急速变向,冲向了负责进球拿分的安吉丽娜·约翰逊,将她打下了扫帚。苏云看得眼皮直抽抽,不知道这姑娘伤的多重,愿梅林保佑她,呸呸,愿魔网保佑她。

    一抹极其暗淡的金色在空中飞过,哈利一个激灵,连忙向着金色飞贼追去。这个金色的小东西实在是太快了,只是一晃,就不见了踪影。哈利不断地在空中穿梭,搜寻着金飞贼的踪迹,但是一时间,毫无收获。

    “嘶!”一个不断加油的格兰芬多学生,拿胳膊捅了捅旁边的人,“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冷?”

    “格兰芬多必胜!”被捅的人满脸不耐烦,“冷就回寝室多加些衣服,咦,怎么好像真的有些冷?”

    苏云立刻就发现了不对,仔细一看,火冒三丈,原本被阻拦在校园之外的摄魂怪们,正浩浩荡荡地结伴而来,目标直指魁地奇球场。也难怪,这么多人在一起欢呼、沮丧,丰富多彩的情绪波动,就是这些摄魂怪眼里的大餐,对他们拥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摄魂怪们的速度极快,不过眨眼,就来到了魁地奇球场的附近。这时,寒冷已经变得肉眼可见了,每个人呼出口的气息,都变成了肉眼可见的白雾。雨水也变得冰冷刺骨,落在人身上,让人从头顶冰到脚后跟。

    “他们怎么敢!”邓布利多和所有教授的脸色铁青,看着远处那群腐烂的黑斗篷,丝毫不加掩饰的向着这边飞来。这些摄魂怪所过之处,可以清楚地看见雨水结冰,而他们身下的各种植物,像是被抽干了生机一样,变得枯萎而且冰冷。

    看见学生们们惊恐地尖叫和混乱,苏云一下子飞了起来。在空中,原本呈现人形的苏云,身体不断地变化,拉长,化作了一匹散发着金光的骏马,额头上一根独角从无到有地长了出来。

    “呼神护卫!”“呼神护卫!”教授们纷纷发出守护神咒,召唤出来各式各样的守护神,向着摄魂怪的方向冲去。邓布利多的守护神,是一只银色的巨大的凤凰,冲在最前面,带着所有的守护神,从魁地奇的赛场上飞了过去。见状,一些高年级的学生,也纷纷拿出了魔杖,唤出了自己的守护神,哪怕是并不成形的银光,也能带来莫大的作用。

    苏云化成的独角兽,在空中奔跑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可是马上就习惯了四肢并用,一阵风一样从空中跑过。可能是错觉,学生们突然发现,在苏云经过之后,周围就变得没那么冷了。

    苏云这次是真的发火了,要是一个反应不及时,真的叫摄魂怪们冲进了赛场,怕是会造成学生的大面积损伤,甚至由此引发骚乱,造成各种事故,那么后果可能就是整个魔法界都得抖三抖。他在奔跑的过程中,不断地从魔网中抽取能量,将之转化成正能量,填充进现在这个独角兽外形的身体中。很快,苏云就变得无比庞大,比邓布利多的那只凤凰守护神还大一倍,然后和摄魂怪们正面撞在了一起。

    那个场面就好像是火炭遇上了碎冰一样,反应十分激烈。苏云身上的正能量,和摄魂怪们稍微接触,立刻在他们的身上烧起了一片黑烟,使之发出了类似虫鸣的惨叫。跟在苏云身后的庞大守护神队伍也来了,不断地散发出一阵阵白色的能量波动,将摄魂怪们推出去老远,但却不能给他们造成伤害。苏云就不一样了,他奔跑着上前,将自己额头上的尖角,一下子插进一个摄魂怪的身体里,使劲往上一挑。

    “嘶!”一声刺耳的叫声响起,那个苏云刺中的摄魂怪,一下子变为了一个火球,在雨中燃烧,然后无声无息地化作了黑烟。有一就有二,摄魂怪们在不断逃跑的过程中,被苏云一连杀了十几个,直到追到了黑湖上空,学校外面,才罢手。

    独角兽在空中人立而起,前蹄收缩变化,化成了双手。头部一阵变换,再次变回了人形,而那只带着螺旋纹的独角,则是收回了脑中。苏云看着那些仓皇而逃的摄魂怪,冷冷一笑,看这次福吉怎么收场。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魁地奇比赛自然进行不下去,霍夫人和两位队长商议了之后,决定换个晴朗的天气再战。所有的学生都被妥善安置了,包括那些发生混乱时,不小心受伤的学生,以及那些被游走球打下扫帚的人。

    第二天一早,《预言家日报》报道了这一次的事情,并且指出了将摄魂怪驻扎在霍格沃茨,是非常鲁莽错误的决定。虽然这家报纸是官方背景,一直都是替福吉发声,甚至打击邓布利多的声望。可是这样的事情,它要是还敢洗白的话,那就等着关门大吉吧!愤怒的家长们,纷纷去信质问,小矮星彼得就从众多摄魂怪守卫的阿兹卡班里离开,难道现在还能靠这些披着斗篷的邪恶生物,再把他抓回来不成,别开这种玩笑了!

    一封接一封的吼叫信,被各种各样的信使们,送到了魔法部。一时间,在整个魔法部里,都回荡着家长们愤怒的质问和咒骂。上次霍格沃茨出事,因为原因不明(苏云的锅),所以大家都迁怒邓布利多,认为他作为校长没有保护好学生。可这一次,完全就是**啊!魔法部的声誉急剧下降,逼得福吉没有了办法,只得立刻召回了摄魂怪,并且发布新闻会,解释自己的本意是为了抓住食死徒,为了霍格沃茨全校师生的安全计。同时,《预言家日报》报道了英国将承办明年的魁地奇世界杯,反正各种杂志报刊,纷纷使出自己的招数,力图搅混水,把这次的事情糊弄过去。

    而一本名为《唱唱反调》的八卦杂志上面,则是刊登了一篇不引人注意的文章。这篇文章是关于霍格沃茨的新教授,保护神奇生物课老师苏云的。文章里,先是详细地介绍了摄魂怪的邪恶和可怕,然后指出,在现今魔法界,还没有任何已知的魔法,可以将摄魂怪彻底杀死,可是现在竟然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太过离奇了!只不过这份刊物的受众太少,因此没有引起多大的重视。

    “唉!”邓布利多放下手中的《唱唱反调》,取下自己的眼镜,将手拄在眉心。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苏云了,前所未见的魔法,无人知晓的身份底细,这些都是邓布利多心里的一根刺。虽然苏云现在看似和他站在同一阵营,但是就怕才消灭了狼,就迎来了虎。黑魔王虽然可怕,但是好歹还有迹可循,万一苏云作乱,怕是……。

    苏云当然不知道邓布利多的想法,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当回事。这就是人算计太过的下场,邓布利多和魔法部斗、和黑魔王斗、和格林德沃斗,现在他已经不能再像普通人那样简单的看待事情了(虽然苏云的目的的确不单纯)。只要剩下的三件遗物一到手,苏云吞噬了之后,就可以正常地驻留在这个世界。那时也就不怕什么邓布利多了,到时带着哈利,随便往哪里一躲,都能把邓布利多给活活熬死。

    邓布利多和黑魔王一死,怕是这个世界上,也就没什么厉害人物了,自然可以容苏云从容布置。

    各个高话题度的新闻不断抛出,总算是把公众的视线,从魔法部身上转移了开去,这着实让魔法部上上下下松了一口气。这段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一些泼妇一连寄了几十封吼叫信,吼得人摇摇欲坠,看什么都重影。现在好了,转移视线的计策奏效,虽然还有抗议的信寄来,但是和一天前,那种铺天盖地的吼叫信相比,已经算是天差地别性地待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