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波澜
    事实上,哈利轻易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转学回来的这些人,都是传闻中有食死徒背景的。比如说是马尔福,虽然卢修斯·马尔福在伏地魔倒台之后,一直对外宣称自己中了夺魂咒,但是事实如何,只有他才知道。

    邓布利多也不想这些明显带着异样目的的人回来,但是霍格沃茨终不是他一个人的私产。本来因为过去经历而稍微改善的学校氛围,再次回到了两年前彼此对立的样子。对立的最厉害的,自然还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斯内普作为间谍,非但不能对这些搅乱学校氛围的人加以训斥,还得明显地偏向他们,别提多糟心了。

    苏云冷眼看着这个学校里发生的一切,要不是哈利在这儿,他都懒得来这个地方。邓布利多自以为得计,毁去了三件魂器。但却不知对苏云来讲,这些东西的存在就是最大意义,至于说这些宝物里面的魔法理念和技术,也许不无小补,可苏云最终目的还是为了通过吞噬这些东西的存在意义,来换取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所以只要这三件魂器不是彻底化为虚无,那对苏云来说就大有用处。当然,苏云也不是被打脸不还手的人,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让那个算计人的老头一败涂地的机会。

    也许是吃了上次失败的教训,食死徒们这次的行动不再如以往一样高调,而是静静地潜伏在阴影里,向着魔法界的每一个角落渗透。

    魔法部、媒体、对角巷、贵族,每一个有巫师的地方,都有食死徒们行动的痕迹。

    苏云其实也坑了邓布利多一把,他虽然告诉过邓布利多伏地魔会复活,可却没说具体什么时候,以致于失了先机,让凤凰社步步落后。伏地魔残忍暴虐不错,可是现在魔法界的贵族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吗?没有了,伏地魔是他们唯一的支持对象。

    不论贵族承认与否,他们的势力范围和利益,总是在一天天的缩减。他们口中的“泥巴种”,涉及的地方也越来越多。更别说,贵族们奉行的是精英教育,论数量,远远不是麻瓜巫师们的对手。贵族们的人数只占魔法界的一成不到,财富和资源却占了七成还多,资源的极度不平衡,只会引发一个事情,那就是变革。历史上的每次变革,既得利益者是怎么做的,他们是否会因为变革符合历史潮流就认命,俯首待宰割呢?

    那怎么可能,事实上,这些家伙的举动出奇的一致,那就是用尽一切手段,阻止甚至消灭变革。略微不同的地方在于,巫师们拥有归于自身的力量,那就是魔法,所以就有了巫师的大战。

    伏地魔是贵族们的旗帜,是他们纯血至上理念的实践者。所以当初伏地魔登高一呼,几乎所有的贵族都倒向了他。让所有贵族扼腕的是,伏地魔失败了,迎来了魔法界残酷之极的清算,阿兹卡班几乎被贵族成员们填满。

    现在,伏地魔再次归来,被他解救的食死徒们,成为了他最虔诚的信徒,会为他们的主人,奉上一切。

    魔法部很快就被渗透了,这个地方是贵族们势力的集中地,除了少部分不怎么重要的部门,大部分的力量都落入了伏地魔手中。紧接着,阻拦了食死徒们的势力,被挨个挨个地拔除,等邓布利多醒悟过来的时候,除了凤凰社和霍格沃茨,竟然都姓伏了!

    某一天,麻种巫师亚当·霍奇那,因为在自己儿子从滑梯上摔下的时候,使用了一个悬浮咒语,被传唤至魔法部接受法庭审判。短短的审判之后,他被魔法部,以非法持有魔杖罪、违反巫师保密法等罪名,投入了阿兹卡班,刑期四十年。至此开始,越来越多的麻种巫师,被魔法部抓获,以各种各样的奇怪理由,判处了阿兹卡班监禁或者直接死刑。一时间,魔法界人心惶惶。

    不久之后,奥利凡德跟着倒霉,因为贩卖魔杖给非巫师对象,直接被判处了终身监禁,对角巷的魔杖店也被直接查封。

    终于,黑魔标记开始堂而皇之地飘在天上,震慑着所有想跟伏地魔对抗的人。

    学校外面翻天覆地,学校里面也不消停。黑魔法防御术这门课的教授缺失,魔法部以此为突破口,直接向着霍格沃茨指派了一位高级官员乌姆里奇作为教授。

    这个长相奇葩,品味穿着奇葩的老女人,做事也非常奇葩。她紧抱魔法部的大腿,严力肃清学校里的任何对邓布利多有利的事,或者是她想象中的破坏魔法界安宁的敌人,比如那个一直公然宣称伏地魔已经复活的哈利·波特。

    “不不不,你不需要墨水,你只需要在纸上写就行了,自然会有字迹出现的。”乌姆里奇在哈利再一次宣布伏地魔复活之后,忍无可忍地关了他禁闭。她递给他一支黑色的羽毛笔,让他在白纸上写,“我绝不应该撒谎”这句话。

    这支羽毛笔,是用黑魔法制成的,用它写字的人,写下的每一个字,都会在自己的皮肉里面被深深地蚀刻出来。

    哈利阴郁地看了乌姆里奇一眼,而后者只是给了他一个矫情万分的假笑,哈利总算明白自己老师对姨妈的那种感觉了。一看见那张脸,就恨不得对着它来几发“酸液溅射”。

    拿起笔,对着纸面写下一个“我”字,手背突地一阵深刻刺痛,一个同样的“我”字,被深深地刻在了皮肤里面。

    “啊!”乌姆里奇一阵尖叫,哈利抬眼一看,发现这个女人的额头上,竟也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我”字。他心里不由一动,知道这是苏云的手笔,心里不由一阵痛快。

    忍着疼痛,哈利接着写了下去,“我绝不应该撒谎”。

    “啊啊啊!”乌姆里奇疼得尖叫声不断,她一把抓过哈利手中的羽毛笔,“停下来,停下来,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是魔法部的副部长,你怎么敢?你这个杂种!”

    “杂种”两个字彻底地激怒了哈利,他一把抽过了那支羽毛笔,狠狠地在纸上不停地写、画,全然不顾自己手背上鲜血淋漓。

    羽毛笔划过的轨迹,被苏云一丝不差地划在了乌姆里奇的额头,这得感谢她有个大脑门儿,不然还真的不好操作。

    “停下,停下!”乌姆里奇快发疯了,一个小小的学生,竟然也敢忤逆她。她“唰”地掏出自己的魔杖,指着哈利,魔杖尖端闪烁光辉,像是要发出一个咒语。

    哈利冷冷地看着这个女人,没有动作,不管怎样,老师总不会让自己吃亏就是。

    不知道为什么,乌姆里奇看着哈利的眼神,心里竟然一抖,有一种寒意从心里升起。最终,她还是没有发出什么咒语,而是大喊了一声“滚出去!”然后把哈利赶了出去。

    魔法界的秩序越来越混乱,甚至魔法部想从霍格沃茨带走麻种巫师学生们,被邓布利多以极其强硬的态度挡了回去。要想从他面前带走他的学生,还是等他死了再说吧!

    各个学生团体被强制解散,魁地奇更是被停了两个来月。魔法部或者食死徒内部,不知是出于什么考量,对乌姆里奇在霍格沃茨诸多也先动作视而不见,反而给她加了一串又一串的头衔。

    哈利没有如原著一般,组建黑魔法防御术学习互助小组。而是一有时间,便不停地练习各种攻击和防护咒语,以及塑能系一级法术。他记得苏云所说的那句话,好好练习法术和魔法,很快就能用得上。

    等所有人注意到的时候,莱斯特兰奇夫妇等食死徒已经正大光明地出入各个场所了,所有人都在黑魔王的强大力量之下屈服。贵族们更是弹冠相庆,他们做到了他们一直想做却无法完成的事,“净化”了魔法界的组成。纯血的巫师,总算取得了他们应该获得的地位。

    这一天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天气虽然寒冷但却晴朗,阳光明亮,洒在人身上,虽然不甚暖和但却让人心里一清。外界的纷纷扰扰、汹涌激流,被邓布利多他们牢牢地挡在了城堡外面。霍格沃茨,几乎成了魔法界最后的乐土。

    突然,城堡的钟声开始响了起来,所有在外上课的学生,都被要求回到城堡。一道接一道的黑色烟尘从天空划过,落在地上显现出了黑巫师的样子。黑湖对岸的树木纷纷倒伏,巨人和巨怪将挡在他们前面的树木,纷纷折倒。摄魂怪们在远处盘旋,即便是盟军,也没人想跟这些家伙们呆在一起。

    霍格沃茨传承千年,每一寸土地都拥有强大的守护魔法,除了校长,没人能直接幻影移形到校园里面。这也意味着,凤凰社的人员的到来,也非常的麻烦。

    这一次的霍格沃茨攻占行动,似乎只有伏地魔本人一人知道,他直接突然下令,打了邓布利多一个措手不及,斯内普更是直到黑魔王召集出发的时候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