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契约
    马库斯轻轻一跃,两只巨大的蝠翼破背而出,带着他飞了起来。他的整张脸,也变得跟人类完全不一样,而是一个三角形状的怪物,活像一个蝙蝠的脑袋。不得不说,长得真丑。

    苏云偷摸丢了把正能量匕首过去,结果马库斯在空中一拍双翼,拉出了几个残影,竟然直接就躲过去了。匕首撞在一块山石上,消散成一团光影。马库斯只觉得心里一悸,刚才这把匕首几乎是擦着他的翅膀飞了过去,给他的感觉,就像是阳光擦着他而过一样。不,不是阳光,而是比阳光还要可怕、还要神圣的一种能量,简直就是他们吸血鬼一族的天敌。

    “谁,给我滚出来!”变身之后,马库斯的声音显得异常高频,震得所有人的耳中一片嗡鸣。苏云一步从暗处跨出来,解除了自己不可见的状态。

    “老师!”佩恩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在自己母亲的怀里不断挣扎,想到苏云的身边去。索尼娅哪敢这个时候让他上前,一边抱得死紧,一边不住声地安抚。

    “你们退后!”苏云对着卢西恩他们说道,“这里交给我!”

    “哦?那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人物!”马库斯话音刚落,翅膀一扇,就已经到了苏云的身前,右手伸出,整个已经变成了弯曲的利爪,向着苏云的胸膛抓去。

    “咔嚓”一声,苏云心念一动,一面正能量凝成的盾牌护在了他的胸前,但立刻就被马库斯带着极大力量的一爪抓破。苏云感觉胸前一阵松动,马库斯已经带着一团能量构成的组织,回到了维克多的身边。

    “口气这么大,还以为有什么本事,”马库斯轻蔑地浮在空中,朝着苏云开嘲讽,“原来就是个样子货,要是你就这点本事,那就陪着这群落水狗一起去死吧!”

    苏云一声冷笑,丢出了一把正能量匕首,被马库斯给闪过了。然后,两只手一握,出现了两把匕首,分两个方向扔出去,还是被他给闪过了!

    马库斯心里一定,要是这人就这么慢的速度,那么对他的威胁也不是很大,完全对他造成不了什么大的伤害。双翼一拍,几个极速的转折,双爪直接朝着苏云的脑袋合去。然后,让他懵逼的一幕就出现了,一排排的白色匕首,不断地在苏云身后凝结成形,成扇形一样排列,看上去跟孔雀开屏一样。

    “嗖!”地一声,轻微的破空声响起,开启了异常美丽也异常凶残的一幕。一把把匕首直接向着马库斯的方向射去,不管什么准头,反正只要有一把命中,那他就完了。

    马库斯在空中极速的变向,可不管他换几个方向,屁股后面总有匕首跟着。“嗖嗖嗖”的破空声不断响起,马库斯暂时还没事,地下的这些不会飞的普通血族才是倒了血霉。向着马库斯发射的匕首,总会有势尽的时候,然后从空中掉下来,正好掉在众多血族的脑袋上。

    维克多的剑术非常不错,不断地拿剑荡开一把把匕首。艾美利亚则是一下子脱下了自己身上的披风,舞弄鞭子一样挥舞着,不光护住了自己,她附近的血族同样幸免于难。

    剩下的剑术没那么强的,或者脑子不够灵活的,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呲呲”声不绝,就像是肉落在烧红的铁板上,这些不幸被从天而降的匕首插中的吸血鬼,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就化为了飞灰,只余一件衣物飘落。

    好不容易,苏云身后的匕首才消散一空,而此时,整个血族的队伍,都已经少了两成。马库斯也彻底地收起了轻视之心,落在了维克多和艾美利亚的身边。苏云的嘴角噙着一丝戏谑,看着马库斯没有说话,但是那样子活脱脱就是在嘲笑:“你再飞啊?你倒是再飞啊!”

    “你到底是谁?你想怎样?”维克多站了出来,不能再让苏云继续了,否则怕是整个血族的精锐部分都会交代在这里。苏云当然没有杀光血族的力量,不说别的,世界也不会允许他这样干。再说,如果他把血族杀光了,那么剩下的狼族依然势大难制,世界还是会沦为普通人的地狱。在苏云的心里,狼人和吸血鬼差不多,不同的地方在于,一个喝血,而另一个吃肉罢了。

    “我不想怎样,我只是希望,你们两方能签订一个一百年内互不相犯的契约。”苏云说道,“如果你们能够做到,那么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过问狼人族的任何事情。”

    “一百年互不侵犯?看来阁下今天是保定这些狼人了!”艾美利亚质疑道,“我们如何保证对方说的真假,难道你就会这么轻易地相信,我们会严格地按照契约执行?”

    一把把的匕首再次从虚空中冒了出来,不一样的是,这一次的匕首不再原地不动,而是如同一条条灵活的游鱼,在苏云身周一米的范围内不断游走。苏云的意思很明白,要是你们毁约,那就等着我找上门去,至于我毁不毁约,那就只能看你们的人品了!

    维克多三人不说话了,形势比人强,再苛刻的条件都得答应下来。也许对于马库斯来讲,后面的血族不算什么,只要自己还活着,随时都能再建一个血族。但是对于曾经身为人类领主的艾美利亚和维克多来说,现在众多的血族成员,不光是他们长久以来的心血,更是他们手中权力的保证。三人在原地一阵商量之后,还是决定签订这么一份契约。

    “那么,我们用谁的名义来见证这一切呢?”维克多作为三人的代表,站出来和苏云交涉。

    “那就让你们两族血脉的共同源头,亚历山大·柯文纳斯来见证这一切吧!”苏云说道,“他的名头,你们两边都没什么意见吧!”

    血族没意见,而卢西恩这边,他们现在还活着,全靠苏云,哪敢有什么意见!很快血族那边就有人起草好了契约,然后交给了苏云,苏云随手递给了卢西恩他们。卢西恩赶忙接过来和人仔细的推敲,这样关乎他们一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再仔细都不为过。经过一段时间的仔细检查、推演,然后两边又互相扯皮,这些,苏云通通不管,只要没有动手,嗓门吼得再高也不关他的事。

    事实证明,扯皮这种事情,不是人类独有的天赋,而是有自私利益倾向的智慧生物都有。两方有来有往,总算是在半夜时分,起草好了一份两边都同意的文件。

    文件的主要内容大概是:以始祖亚历山大·柯文纳斯的名义起誓,狼人一族和吸血一族,自今日起,一百年内,不得以任何形式起武力冲突,违者愿意接受浴日而死,或者纯银挖心的惩罚。最下面,是两边最高领导人的签名。血族这边签名的是维克多,狼人族这边的自然就是卢西恩·马修。维克多拿到三份契约中的一份之后,盯着卢西恩的签名一阵出神。他刚刚已经看见了自己女儿怀中的那个孩子,不出意外,这个孩子就是姓马修吧!

    “撤退!”拿到了契约的维克多,和马库斯还有艾美利亚率领着血族的部队,浩浩荡荡地离去了。临行之前,马库斯恶意地看了苏云一眼,苏云意念一动,一把匕首顺着他的耳边飞过,撞在了地上,爆起一团白色的星点,在黑夜里显得分外的美丽。马库斯连忙扭过头,不再对着苏云挑衅了。

    “老师!”等所有血族都去的远了,佩恩总算是挣脱了自己母亲的怀抱,向着苏云奔过来。在地面上几个灵活的跳跃,他一下子落在了苏云的怀里。

    “有没有好好完成作业啊?”苏云抱着佩恩,第一句话就把小孩儿给打懵了!这他妈都一年多了,老师你竟然还记得作业的事,我是不是该夸你一句敬业?佩恩明智地跳过了这个话题,过了一年多了,谁还记得当初留的是什么作业!

    “老师,我好想你!”佩恩抱着苏云的脖子,不断地磨蹭着他的脸颊,“我天天都去你以前上课的地方等你,但是你从来都没有来过!”

    “佩恩的确天天都在盼着你的归来,这次撤退,要不是我强行抱着他走,怕是他会留在原地等你回去找他!”索尼娅走了过来,对着苏云说道。

    “算你小子有良心!”苏云抱着佩恩说道。对于佩恩未来的安排,他心里有了一个比较离奇的想法,但是具体能不能实现,还得看天意。不论如何,苏云都是不会再教授任何一个人法术了,除非是在某个可以让他停留的魔法位面中。但是显然,这个全由特种兵和肌肉男构成的世界,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这也是为何他不教佩恩法术的原因,因为离开了魔网,法师就半废了,原始魔力不是人人可用的。

    而苏云,是早晚会离开这个世界的,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以一个法师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