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鬼木
    在一个月之后,苏云准时地前往了狼人们聚居的村落,接走了佩恩,踏上了归期不定的世界之游。

    这个时候,带领着英国强大起来的传奇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已经去世了。因为没有子嗣,伊丽莎白指定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作为她的继承人,登上了英国的王位。

    这位国王力图恢复王室的集权,鼓吹君权神授,恢复了许多被废弃的苛捐杂税,受到了大部分贵族和资本的反对。目前,英国的国内,就仿若是火药桶,一点即炸。所以,苏云带着佩恩,在花了一笔不少的黄金之后,离开了英国本土。

    他们乘船前往了荷兰,这里的氛围比英国国内好了许多。

    十七世纪,基本上可以说是属于荷兰的世纪。在从西班牙获得独立之后,他们渐渐获得了海上的霸权,被誉为海上马车夫。这段时间,是荷兰历史上的黄金时间。

    这个时候的荷兰人,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骄傲感。对于不是本国人的外来者,说话的时候,鼻子都看着天空。苏云也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反正他也不打算在这里长呆,只是借用他们目前称霸世界的航运系统,顺利地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而已。

    世界旅游的第一站,苏云想带着佩恩,去号称人类起源地之一的非洲看看。自己去的话,不是不行,但是太费精力和时间。而自16世纪起,整个世界,主要是欧洲地区,兴起了黑奴贸易。无数的黑人被抓捕、贩卖,充作劳力和苦役,生活得猪狗不如。东印度公司将自己的分部几乎开满了全世界,作为黑奴贸易的佼佼者,利用他们的航运系统,比自己去要容易得多。

    在金钱和法术的共同作用下,苏云很快就拿到了随一队补奴船一起出发的资格。

    经过好几个月的海上航行,度过了海上的重重险情,这只东印度公司的船队,抵达了非洲大陆。有好几次,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可能要葬身大海时,突然发生了魔法般的逆转,奇迹般的逃出生天。就在所有人都在登陆的沙滩上,为了海神的庇佑而祭祀的时候。真正的功臣,却带着自己的小徒弟,踏上了苍莽一片的非洲大陆。

    这个时候的非洲大陆,已经成为殖民入侵的牺牲品。原本的文化和生产力秩序,已经被严重的破坏。无数的非洲人背井离乡,将自己的身体和意志,都投进了资本主义的烘炉中,燃起了带着血色的火焰。

    苏云闭上眼睛,试着接触这片大陆的意志,发现她早已破碎不堪。来自全世界的抽血,已经让这个号称生命起源之地的地方,濒临破碎。世界本源对于这片大陆的眷恋,也早已不复存在。

    这块大陆是高原型大陆,东高西低,多热带雨林和大草原。当然,世界上最大的沙漠也在这里,那就是撒哈拉沙漠。

    苏云登陆的地点,位于非洲的最南端。他打算直接横穿非洲,不做任何的绕路或者是转弯的行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不,遇水直接飞过去。

    就这样,苏云带着佩恩,向着非洲大陆的彼端行去。

    从非洲的最南端出发,需要翻过德拉肯斯山脉,苏云一路上总找那些对于能量流动异常灵敏的树木,取下它的枝桠,做成样式各异,效果也不尽如人意的魔杖。再难过的地形,再隐蔽的致命生物,对于苏云来说都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对于随行的佩恩来说,日子就不是那么的好过了!

    在山林里居住的第一晚,天空突然毫无预兆地下起了暴雨,将佩恩浇了个透心凉。从天而降的雨水,在靠近苏云一定范围的时候,就会像是遇到了透明的雨伞一样,向着四面八方滑开,丁点落不到苏云的头上。鄙视他这个身体全是能量堆成的家伙,压根儿就不怕雨淋。

    “你就自力更生吧!”对于佩恩增加一个防护罩的要求,苏云作出了这样的回答,“这是为了你好,将来你总会碰到这样的时候,总不能每次都由我来替你遮雨吧?”

    狠狠地朝着天上翻了个白眼,佩恩开始在雨中奔跑了起来。他的运气不错,不大会儿的功夫,就发现了一个不是很深的山洞。里面是空的,不像是有生物居住过的样子,应该是自然形成的。连忙跑进洞里,苏云跟在他的后面,动作同样迅速地做出了避雨的行动,看得佩恩一阵无语。

    坑爹的还在后面,大雨一下就不停,佩恩开始还忍得住,但是两天过去之后,腹中轰响有如雷鸣。对此,苏云的解决办法只有六个字,“自己去找吃的!”没办法,佩恩只得冒雨在山林里追杀各种动物,总算是勉强填饱了肚子。

    雨一下,就下了足足半个月。这半个月,是佩恩有记忆以来,过得最惨的半个月。对于他的任何物质或者精神上的需要,苏云的统一回答是,“自己去做、自己去找!”搞得佩恩都以为自己成了个茹毛饮血的野人,感谢他的血脉是狼人和吸血鬼的结合,要是换成一个普通的人类被苏云这么折腾,怕是一周不到就死翘翘了!

    雨停了,苏云开始带着佩恩继续爬山。雨后的空气特别的清新,吸一口,都能感觉自己的肺干净了许多。苏云照样一边走,一边感应着周围对能量有反应的树木。佩恩好心情地哼着英国的一首小调,对着树木爬上爬下,不时地惊吓那些好不容易度过雨期的鸟儿。

    这时候,从周围的树木后面,突然吹出了一根细箭,向着佩恩飞了过去。这种细箭,既细小又隐蔽,完全没有听到什么破空声。佩恩正在对着树上的一窝小鸟做着鬼脸,吓得人家炸毛乱叫,突然脖子一麻,然后整个人失去了意识,从树上掉了下来。

    同样的细箭也向着正在地上分析着树木的苏云飞去,扎进了他的脖子,只见他身体一歪,跟着倒在了地上。一群身上涂着白色纹样的人,举着一个个相当简陋的武器,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苏云和佩恩,将他们俩抬了回去。

    这些人抬着苏云两人,沿着一个异常隐蔽的路线往山里走。这一走就是足足半天左右,佩恩依旧在昏迷之中,看来这些个人使用的药物,具有相当强的麻醉能力。

    佩恩的昏迷是真的,而苏云的昏迷,自然是装的。在这些人靠近他大概三百米左右的时候,苏云就发现了他们。之所以不做什么应对反应,是因为苏云想到这些人的居住地去看看。在再三检查佩恩的身体后,发现确实只是晕了过去,没有出现任何的生命危险。

    一行人带着苏云和佩恩,走进了一个入口隐蔽,三座山相抱所形成的谷地里面。这里拥有一块面积不小的平地,上面盖满了完全由泥和木头制成的圆顶房屋。一些女人和小孩儿在入口处迎接着外出打猎的人,在看到他们带着猎物安全归来的时候,尽数发出了欢呼声!苏云看见,这一行人不仅是扛着自己和佩恩,还扛着几只山猪和野牛,还有几只看起来像是猎豹的动物,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抓住的。

    一群人簇拥着打猎归来的众人,向着山谷最中央的地方走去。苏云远远地就看见,一棵异常高大的树木,生长在这片山谷的最中央。一个穿着简单布衣的老人,正举着一支长长的手杖,向着打猎归来的勇士表示欢迎!

    “感谢鬼木之神,保佑所有的孩子都安全地归来!”他转过身,向着身后的那棵大树,跪下身去,重重地叩在了地上。所有的人,包括妇女和小孩,以及外出打猎归来的所有人,都跟着这个老人的动作跪了下去,面色崇敬地看着那棵树冠如云的大树,重重地将头叩在了地上。

    苏云和佩恩被随意地扔在了地上,他仔细地感应着这棵树的材质,貌似对于能量的反应非常地灵敏啊,应该是制作魔杖的好材料!

    “先知,我们在打猎的途中,发现了这两个人!”在叩拜完成之后,苏云和佩恩被人抓住了脚,粗暴地拖到了那个老头子的面前。

    “这种颜色的外来者,我们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长得异常魁梧,估计是个部落勇士之类角色的人,指着苏云说道。“但是这个白颜色的家伙,和那些在山下四处抓人的人,是同一个地方的!”

    “这种人我在小时候见过,那时候我们还生活在山下,那是一个由非常遥远地称之为华夏的地方来的贤者。”老人看上去陷入了沉思,“那个贤者教会了我们很多有用的知识,这个应该是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但是为什么会和这个抓捕我们的白魔鬼的一员呆在一起呢?”

    “那我们要不要把他们……。”那个部落勇士话还没说完,就被先知打断了,“不行,我们不能这么对待对于我们有过恩情的人的同族。这样吧,先找个空的房子,把他们关起来,别让他们跑了。等他们醒过来,你再来告诉我!”

    “是,先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