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交流
    苏云和佩恩,被安置在了一个无人居住的房子里,外面有人日夜看守,防止他俩逃跑。苏云的待遇貌似还不错,至少没有被绑起来,被随便地放在了一个木桌上。相比之下,佩恩就被绑成了一个蝉蛹一样的状态,除了脑袋露在外面,其他的地方,被绑的结结实实。

    当门被关上之后,苏云一下子坐了起来。他先是看了看佩恩的状态,估计他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之后。于是他决定,先看看那棵对能量反应无比灵敏的树。

    苏云的身体慢慢地变得透明,然后慢慢地消散成一丝一缕的能量,轻松地从门缝中飞了出去。

    在这片山谷地最中央,生长着一棵高约20米高的大树,树冠如云,遮挡了一大片的天空。苏云在树下将自己的能量身体汇聚了起来,当然,还是保持透明不可见的状态。很明显,这棵树就相当于这个聚居地的图腾,要是让人发现苏云对着这棵树乱搞,怕是会冲上来和他拼命。

    这种树的种类,苏云从来没有见过。叶子宽大,有点像是榕树叶子,可形状要再狭长一些。枝桠生长的地方都集中在树的顶端,所以下面大部分都是直上直下的树干部分。

    轻轻地将一丝纯净的奥术能量注入树中,发现非常通畅,也没有被扭曲成什么奇怪的属性。初步来看,这棵树的确是适合制作魔杖的好材料。

    确认了这一点的苏云,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回到了佩恩被关押的屋子里。

    过去了大约三个小时左右,天都黑了,苏云只听见佩恩的肚子里一阵雷鸣,然后他呻吟了一声,醒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活生生给饿醒的。

    醒过来的佩恩一动,嗯?怎么动不了?再仔细一打量,我咋变成木乃伊了?

    这种程度的禁锢,显然拿拥有非凡血脉的佩恩没办法,他只是鼓起双臂一使劲,就让所有的绳子寸寸断裂。

    苏云正静静地在一边冥想,等到外面的人听见了佩恩发出来的动静走进来之后,发现那个原先绑得死死的家伙,竟然挣脱了束缚,这不由让他们大惊失色,如临大敌般地拿武器指着苏云和佩恩。

    很快,那个看上去应该就是第一勇士的家伙来了。他看见佩恩身下断裂的绳子也是一愣,但是也没多说什么,不知道是对自己自信还是什么。他对着两个看守的人摆摆手,“你们先下去吧!我带他们两个去见先知。”

    两名负责看守的人行了个礼,然后退了出去。这个人好奇地看了苏云一眼,一挥手,“跟我走!”

    苏云沉默地跟上,而佩恩看着苏云的动作,也连忙跟了上去。

    一路上经过的房屋里,没有半点声音透出来。苏云早就感知到了这个山谷里的人,全部都聚集在那棵大树下面,一起享用着食物。看样子,这个地方吃的还是大锅饭。

    下午被拉回来的猎物已经被剥皮,清洗干净了。一群妇女将最嫩最好的肉切下,在仔细地烤熟之后,恭敬地呈给了先知。

    老头用手捡起一片肉,放进口里开心地吃着。另外一边,部落里的第一勇士扎库巴,带着下午和猎物一起扛回来的两个外来者,向着先知走来。

    佩恩看着两边的人群里,一个个小孩儿光着屁股,好奇地盯着他和老师看,但是很快就被自己的母亲拉了回去,然后叽里呱啦一通说教。之后,这些孩子看他俩的眼神,就带上了几丝恐惧。想也知道,对方说得肯定不是什么好话,这让佩恩有些郁闷。

    “欢迎你,来自远方的旅人,”先知将手中的肉放到一边,站起身来,对着苏云作出了欢迎的姿势,但对佩恩,他连看都没看一眼,“今天下午的事情是一场误会,我们的勇士们以为,你们是跟山下那些到处抓人……。”说到这里,他突然露出个想起什么的表情,开始拿手比划起来,应该是突然想起,这个人不懂他们的语言。

    谁知道苏云张口就是一口流畅的本地语言,“你不用这样,我听得懂。”

    佩恩一脸惊讶地看着苏云,在他听来,苏云刚才说的话,就是一串叽里咕噜、毫无意义的音节。

    先知大为惊异,他是看在以往一个无意间流落到他们部族的人的份上,才给了苏云几分好脸色。当时,那个人帮了他们很多,所以先知愿意手下留情,不然早就因为佩恩的肤色把他们给杀了。

    “尊敬的先知你好,我是游历整个世界的旅人,这是我的徒弟。”他指了指佩恩,“这块大陆是我们的第一站。”

    “游历整个世界?”先知突然来了兴趣,“那你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吗?”

    对于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绝大多数人而言,天地就是他们所能到达的最大距离。从生到死,没有离开过自己家乡的人比比皆是。但是,这个先知不一样,当初他还不是先知的时候,和自己的族人生活在山下的海边。有一天,海浪带来了一个黄皮肤的男人,他的族人们救了他。这个人在他们的部族里生活了很久,甚至还学会了他们的语言。他时常站在高处,望着海洋的那头。

    “贤者,你在看什么?”当时还是个孩子的先知这样问道。

    “我啊,在看我的故乡!”那个人的话里流露出一种萧索和苦闷。

    “你的故乡?”他好奇地问道。

    于是,这名远方来的贤者,给他讲述了另外一片大陆的知识,讲了辉煌而璀璨的庞大帝国,美丽神秘的山岳景色,还有浩荡的黄河,蔓延万里的城墙。从那时起,在先知的心里,就有了那么一个渴望,希望自己能够去那个遥远的地方看看。

    让他难过的是,有一天,那个贤者突然就消失了,应该是去找回到故乡的方法了。

    几年后,噩梦降临了。一只只大船被海风带来,一队队肤色白皙的人从船上下来。他们烧杀抢掠,肆意地欺辱他的族人,把他们用绳子绑了起来,用船运走。当时年幼的他,被自己的母亲藏到了一个地窖里,从而躲过了一劫。包括他在内,原本几乎上万的人口,只剩下了几十个人。

    这么多年过去,当时侥幸活下来的同族,已经死得差不多了。于是他接过了先知的位置,指引着部族前进的方向。

    可现在来了这么一个旅游世界的远方来客,几乎是立刻点燃了他心底那丝看似早已熄灭的火花。

    “是的,我知道!”苏云站了起来,示意留出一块空地出来,先知赶紧摆手让大家照办。

    伸出手指,苏云直接在地上画了起来。这块空地靠近这棵大树,平日里人来人往的,地面早就被踩实了,哪怕是尖锐的木棍都留不下很深的痕迹。可看似坚硬的土地,在苏云的手指下十分松软,随着他手指的划过,土壤向两边分开,一道深深地痕刻出现。

    在周围火把的照明下,不到五分钟,一幅一米左右大的、比例十分精准的世界地图,出现在了地面上。

    “这就是整个世界!”苏云说着,他一点非洲大陆的最南端的山脉,“我们现在就在这里!”

    接下来,苏云详细地介绍了各大洲、大洋,着重介绍了非洲的地理环境以及气候。

    周围的人都听得很入迷,除了佩恩。他的眼神,早就飘到了那些烤好的肉上面。

    “原来这就是我们的世界的样子!”在法术的作用下,没有一个人怀疑苏云所说内容的真实性。先知感激地看着苏云,“非常感谢你无私的分享,你可以在这里随意的待着,想待多久待多久。作为感谢,你有没什么要求,我们会尽力帮你达成。”

    “事实上,我还真的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苏云一指口水都快留下来的佩恩,说道:“我希望你们可以对我的学徒稍微好一些。相信我,他虽然长得很像那些抓你们的人,但是绝对和他们没有半分关系。”

    先知深深地看了佩恩一眼,然后再看了看地上的地图,沉思了一阵,才点头答应了。就这样,苏云带着佩恩在这里住了下来。

    苏云每天都和先知进行着交流,从他那里了解了很多古老的习俗,学到了很多有用的草药知识。每一个先知,都相当于一本活字典,他们传承着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必备知识,先辈们积累的智慧,还有前瞻的思维能力。

    期间,苏云旁敲侧击了这棵被称为“鬼木大神”的树的来历,了解到这是他们迁入深山之后,找到的第一个适合居住的地点。当时,所有人都迷失了方向,最后跟着一只飞鸟来到了这里。他们相信,这就是“鬼木大神”在庇佑着他们,而那只飞鸟,就是大神的信使。自此,他们在这里定居了下来,繁衍到了今天。

    苏云算是彻底绝了利用交易的方式获得木材的心思,怕是刚一提出来,现在笑呵呵的老先知,就是第一个翻脸的人。涉及到了人心和信仰,是没什么利益可交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