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金字塔和中国行
    一望无垠的沙海在眼前铺开,充满了一种壮丽之美。

    苏云带着佩恩一路向北,打算在中间位置的时候,再折向东,进入埃及的境内,一睹这古老文明国度的风采。

    沙漠看似一片荒芜,但是其实生机勃勃。在层层热沙的遮盖下,生活着许许多多的耐热的种族。进入沙漠之后,苏云清晰地感觉到,天地之中的水元素波动,被压制到了最低。任何含有水元素的法术,释放的困难程度难了十倍不止。不光如此,水资源也是稀缺无比。

    不过,在沙漠中找水对于别人很难,对于法师则不是那么难了!

    超强的元素感应是个方法,但是最简单的,还是跟着沙漠中的原住民走,它们才是这个地方的生存专家。

    一路上餐风露宿,是真的餐风。能不能吃到东西,全看佩恩自己的运气怎样,能不能捉到猎物。所以有时候,两手空空的他,只能喝西北风。

    艰难困苦,最是锻炼人。在非洲大草原上扩展了心胸的佩恩,在沙漠里走过一次之后,身上多了一种以往没有的韧性,一种明知不可为还为之的坚持。

    这一走,就是大半年的时间。幸好二级法术中,有一个名为城市定位术的法术,不然怕是真的会走丢。

    当两人到达开罗的时候,佩恩本来就深色的皮肤,再次黑了不止一个度。有时候,苏云想想自己都挺造孽的,带着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横穿了整个非洲。幸好,佩恩虽然是个吃货,但是很能吃苦,又是狼人和吸血鬼的混血,这才在小小年纪完成了这一壮举。

    现在的埃及,局势也不是很明朗,土耳其人征服了这里,将埃及变为了奥斯曼帝国的一个省。但是埃及国内的反抗,层出不穷,反抗军和侵略者的交战,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

    来到了埃及,自然就不能不去看看金字塔。每一座金字塔,都是相信死后复活的法老,为自己复活而准备的陵墓。金字塔全是靠着奴隶们的双手建成,但是因为巨大的规模和高超的建筑技术,也被世人怀疑是外星来客所修建。

    第一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胡夫金字塔。

    度过开罗河,就来到了和开罗隔河相望的吉萨。这里拥有着相对集中的金字塔群,被称为吉萨金字塔群。而世界第一大的金字塔,胡夫金字塔,就在这个地方。

    法术骗过了周围的人,苏云带着佩恩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这座建筑物,是当今世界的最高建筑,没有之一。

    埃及的征服者们,不断地对金字塔进行探索,但是所获寥寥。

    金字塔内部的通道非常宽敞,能让世界最高的人自由自在的行走。

    随着不断地深入,苏云渐渐地感觉到了异常。一股异常庞大的能量,在金字塔内不断地鼓荡着,使他生出一种油然的渴望。

    鉴于此,他立刻带着佩恩退出,让他在外面安心地等待,然后独自一人返回了塔中。随着他的不断深入,他渐渐地走到了国王的陵寝所在。

    站在这个堪称金字塔最中心的位置,苏云感觉整个金字塔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能量接收器。所有这个金字塔接受到的能量,不管是太阳、还是月亮、甚至是遥远空间中星星的能量,都被汇集到了这个中心地带。更为准确的说,是汇聚到了国王胡夫的棺木之中。

    难不成,这些埃及的法老们,还真的可以复活不成?

    苏云仔细地感应着棺中的情形,让人放心的是,里面除了一具穿着华丽的枯骨,就没有了别的东西。

    一点点地,苏云把魔网伸展了开来。从金字塔中储存的这团能量之中,汲取着自己需要的一切。这股能量的总量相当惊人,是金字塔几千年积攒下来的。魔网对于这种没有任何印记的能量,是来者不拒。要修复魔网的本体,所需要的能量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了一个苏云都觉得心惊的地步。

    很快,金字塔中积攒的能量,就被苏云席卷一空。但是第二层魔网的修补程度,不过才完成了三分之一不到。

    接下来,苏云又去了胡夫金字塔的另两座塔,果然一样在里面发现了积攒的能量,只是没有最大的那座金字塔多而已。将三座金字塔的能量,都吸了个干干净净,第二层的魔网,修补程度刚好完成了一半。

    之后的时间,苏云带着佩恩,走遍了每一个金字塔。将其中积存下来的能量,吞噬的一干二净,让第二层魔网终于修补完成,完成了最基本的能量运转回路。

    这里说的魔网修补完成,不是说这一层魔网就完全地修好了,毫无后顾之忧的那种。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修补完成,是说这两层魔网的基本结构已经稳定下来了,不再是原本的碎片化样子,而是拥有了自我循环的能量回路,可以自己慢慢地修补自己。要是真的把一层魔网彻底修补好,可以覆盖一个宇宙的那种,怕是会把几十个世界一起抽干,都不一定够。

    现在苏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躺了很久的全身瘫痪的人,有两个地方突然有了很微弱的反应。虽然不是立时就可以翻身坐起,但是却拥有了痊愈的希望。

    本来只是随意走走的苏云,却在无意之间有了这么大的意外收获,这不由让他分外开心。

    对此,佩恩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老师对他的态度和蔼了许多,有一天竟然还给他烤了一次肉。这让佩恩简直受宠若惊,自从踏上旅程以来,什么都被要求自己做的他,再一次吃到了现成的食物。

    兴致上来的苏云,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带着佩恩,一路走到华夏去看看。虽然严格意义上,那里不是苏云的故乡,可是游子在外,哪怕是能看看一个家乡的影子也好。

    他们从埃及出发,进入了以色列,依次经过以后的巴勒斯坦等国,最后在两年后的八月份,进入了华夏的云南境内。

    这个时候,这片大地的主人还是明朝,不过这个王朝在后金的攻击下摇摇欲坠。国内天灾频发,**不断,各地农民起义不断,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王朝的命运即将走到尽头。

    一路行来,眼中所见,几乎没有一寸乐土。所有人都在挣扎,在反抗,反抗着这个天地降下的灾祸,反抗着不断掠夺的兵匪。

    仔细一感应,世界本源对于这片大陆的眷顾,在渐渐地转移向西方,但是这块大陆本能地反抗着自己既定的命运。

    苏云对于接下来的历史感到有些难受,却也明白这非是人力可以挽回。意兴阑珊的他,只是带着自己的徒弟,走遍了这片大地的山山水水,试图去窥探那一丝似曾相识的影子。

    他们登过五岳,到过黄山,登上过长城,游过西湖和苏杭,最后,他们去了四川,这里也是苏云的故乡。

    曾经的天府之国,早就被各方争夺而杀得十室九空,人头滚滚。对此,苏云唯有沉默以对。他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若是自己没有魔网,没有法术,只是一个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平头小百姓,那他可以在这个时代,安然地生活下去吗?

    答案是否定的,没有了力量,那就不能保证自己最基本的生存,有再多的钱和粮,也不过是别人眼里的肥猪,随时可杀之食肉。在战乱的年代里,弱小是唯一的原罪。

    在这里,苏云没有找到一丝自己记忆中家乡的影子。清晰地明白,自己的根不在这里的苏云,没了继续探索世界的劲头,他只是想回到自己的那座小塔里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那里才是自己的家。

    于是,苏云开始带着佩恩返程,他们从海路直接坐船,回到了英国。

    这一次的世界之旅,一共花了将近七年的时间。从非洲的最南端开始,一直到华夏的四川结束,苏云所获甚多。佩恩也从一个小孩子,彻底地成长为一个成年人。不单单如此,他的收获,也不比苏云的少。

    首先,他获得了这个世界上第一根,也是唯一一根魔杖——年长者。其次,经过长时间的训练,他的施法上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基本达到了霍格沃茨五年级学生的水平。

    不要小看这个五年级学生的水平,这可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法系职业者,有这样的水平,完全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苏云也通过对于佩恩本身存在的研究,弄明白了巫师们施法的原理。说来让人惊讶,巫师们在很多时候能办到传奇法师们才能办到的事,是因为他们做到了绝大部份法师做不到的事,他们直接使用了原初魔力。

    这很让人惊讶,因为原初魔力是世界本源的直接体现,既暴烈、又混沌,完全没有驯服的可能。魔网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将暴烈无序的原初魔力,转化为温和有序的能量,供给天地万物用以成长。除了神,很少有什么存在可以直接使用原初魔力,哪怕是以皮糙肉厚闻名的龙族也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