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余晖
    正如苏云很久之前预料的那样,不死族和人类的战争,人类很快就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吸血鬼和狼人近战的优点,连半点都没有发挥出来,就被人类的远程武器杀死了至少一半人。剩下的狼人和吸血鬼,这时才想起了逃跑。

    可是人类军队各个兵种协同作战,层层推进,直接形成了天罗地网式的封锁线,看见任何移动目标靠近,都是一阵集火。

    回过神来的佩恩,知道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从卢西恩的残骸之中,取了两样东西之后,他赶忙解除了维克多身上的魔咒。

    两人向着远离城市的方向逃去,倚仗着超越普通人类的速度和力量,在密集的枪林弹雨中快速地前进。

    “嗖!”维克多直接一把抓住佩恩,高高地跃起,火箭弹从两人脚下穿过,在地上爆开。

    看了远处的河面一眼,上面已经密布各种可以开进来的军用船舰,刚刚飞过来的火箭弹就是从那个方向射来。

    更要命的是,哪怕是靠近山林的那一面,已经有人影在树木间穿行。四面八方,包括天上,都有人类的武装封锁,佩恩心里渐渐没了底,双拳难敌四手,今天看样子是很难逃出去了!

    “找一个能暂时遮挡住所有人视线的地方,快!”苏云的声音在佩恩的耳边响起,让他心里一定。

    拉着维克多,随便躲到了一个土坡的凹陷下面,暂时性地从所有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地面湿润的泥土开始有银色的暗淡光芒流转,这是传送术将要发动的征兆。维克多自手上取下一个嵌着绿色宝石的戒指,将它递给了佩恩。

    “替我把这个转交给你的母亲。”维克多说道:“她看到这个戒指,自然就会明白我的意思。”

    “你不和我一起走么?”佩恩着急道:“现在吸血鬼对人类根本没有胜算的。”

    “孩子,有些事情不是因为结果才必须去做的。”说完,直接一个翻身,向着远处的人类军队杀了过去。

    佩恩伸出手去,但是最后还是放下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没人能替他做主。银光一闪而逝,佩恩消失在了原地。

    原本溃不成军的吸血鬼,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再次杀了回来,登时士气大增。所有人都跟在长老的后面,向着人类的军队冲去,就算是死,也要让这些人类付出代价。

    到天亮的时候,吸血鬼古屋的屋顶被整个掀开了,几颗穿地导弹下去,就让规模庞大的地下世界,暴露在了太阳之下。一时间,不知道多少吸血鬼灰飞烟灭。三大长老之一的艾美丽亚,直接被活捉,利用特殊的押运设备运走了。而执掌了吸血鬼一族至高权力一千四百多年的维克多,当场战死。在这次的围剿行动中,最终逃出生天的,只有包括马库斯在内的寥寥几人罢了!

    眼前一暗一亮,佩恩就出现在了高塔之中。索尼娅正担心地站在一旁,看到佩恩出现,直接扑了过来,把自己的儿子死死地抱住。

    佩恩连忙一遍遍地安慰着自己的母亲,好半天才将担心了一夜的索尼娅安抚下来。

    “卢西恩死了?”苏云虽然是在问问题,但是语气却十分笃定。

    索尼娅身影一僵,带着一些求证的目光看向佩恩。佩恩不敢看自己母亲的脸色,只是低低地说了一声,“是的。”

    闭上眼睛,再次感应本源之海,果然,世界对于不死族的眷顾正在急剧消亡,只剩下微不足道的一丝,比起全盛时期的千分之一都不到。而人类的命运,却在打败了两族之后,拥有了更辉煌的走向。看来,这两族真的是气数将尽了!

    既然这样,那么巫师培养计划,可以提上日程了。苏云直接利用上次在狼人的宝库中留下的标记,将自己传送到了那个地方,打算搬空这里的所有东西,充作巫师培养计划的启动资金。

    苏云走后,佩恩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嵌着绿色宝石的戒指,宝石中间,有个金色的v字,交给了索尼娅。

    “这是……,长老之戒!这么说来,我的父亲也死去了!”索尼娅紧紧握住手中的戒指,心中一片茫然,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夕之间,她接连失去了两个在她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这让她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说,把这枚戒指交给你,你自然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佩恩说出了维克多的交代。

    索尼娅自然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他自知可能会一去不返,但是身为长老的责任,就是在发生一般族人都无法处理的危机的时候,挺身而出,替他们拼出一线生机。为了万一之想,维克多把戒指交给了佩恩,让他交给自己母亲,就是一种传位的意思。同时,也是希望索尼娅可以救那些散落在外的吸血鬼一命,让他们一族,不至于就此消亡。

    索尼娅握住手中的戒指,陷入了思考。她心中在斗争,到底要不要接过这么一份重担,她并不担心所谓的资格问题。论血脉,她是一代吸血鬼的直系后裔,论身份,她是长老维克多的女儿。也许她曾经让吸血鬼深以为耻,但是现在吸血鬼连生存都成问题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会去在意这些陈年往事。

    但是索尼娅本身对于执掌吸血鬼的权力这件事,有很大的顾忌。首先,就是她已经远离这个族群太久了,久到她的儿子都已经好几百岁了。其次就是她本身是个很懒散的人,并没有太多的权力**,比起兢兢业业地为吸血鬼一族操心,她还是更愿意躲在黑暗里作画,就像她几百年来所做的那样。

    良久,她还是决定继承维克多的位置,毕竟这是她父亲最后的一个愿望了。轻轻捏住戒指上的绿色宝石,往外一旋,露出了里面藏着的东西,一滴鲜血。每个长老之戒都有这么一个小巧的机关,里面会放着长老的一滴鲜血,就是为了将一些重要的东西传承下去。

    将这滴鲜血一饮而尽,一股记忆传入了索尼娅的脑海。从小时候的严酷的继承人训练开始,再到对一个平民女子的一见钟情,不顾家族反对地和对方成婚。女儿降世带来的喜悦,妻子突然去世的痛苦,看顾女儿长大的自豪,面对作乱的狼人的愤怒,最后是躺在病床上的苟延残喘。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只留给了索尼娅沉睡提取力量的办法,身为吸血鬼长老的记忆,却是丁点没有。索尼娅经历了维克多身为人类的一生,站在了自己父亲的视角,见证了自己成长,突然就泪流满面。曾经那个站在她背后的身影,终究是彻底的不在了。

    ……

    将自己传送到了狼人们的地下仓库的苏云,诧异地看见里面少了一小半的物资,看来狼人也不是那么笨嘛!轻轻一跃,苏云在空中散成了一片银色的光海,将这个仓库完全充满。等光芒收缩,再度敛聚成形的时候,整个仓库已经空无一物了。

    收走了狼人们的物资,苏云再次闭上了眼睛,感应着自己此行的另外一个目标。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感应到了具体的位置。再次施展传送术的苏云,来到了一间非常狭小的地下室。真的很小,除了一张床,连个站立的地方都没有。

    凌空站在床上的空中,苏云眼神复杂地看着脚下床上躺着的这个人。亚历山大·柯文纳斯,这个世界第一个不死族,也是深受世界本源钟爱的宠儿,他的死亡,甚至会劳动那个神秘女神亲自接引的人物,就一脸安详地躺在这个小床上。已经死了很久的柯文纳斯,躺在这个床上,却像是熟睡了一样,根本没有一点死亡的痕迹在他的身体上显现出来。事实上,要不是没有呼吸,恐怕没有人会认为这个人已经死了。

    他的心脏处的衣服被戳穿了一个洞,应该是马库斯的翅膀干的。但是现在,这具身体上面竟然连一点伤口都没有。这个身体,还是保持着远超常人的活性。世界的本源虽然已经散去了一些,但是浓浓的本源能量,依旧充盈在这具身体之中。伸出手,一缕银色的流光垂下,将柯文纳斯的整个身体笼罩起来,然后将之带着消失在了这个地下室。

    等苏云走后不久,好不容易逃出来的马库斯,匆匆忙忙带着几个吸血鬼来到了个地方。在地毯下找到了一扇十分隐蔽的门,打开之后一看,地下室的床上空无一人,气得马库斯直接杀掉了几个负责看守这里的吸血鬼。

    带着柯文纳斯尸体的苏云,直接传送回了高塔的地下室。这个地下室是地下第三层,除了苏云自己,谁都不能进这里。魔法结界在这里设得到处都是,任何一个人溜进这里,都会立刻惊动苏云。这里的地方很宽敞,隔成了好几个房间,中央最大的房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实验设备,还有各种的法术材料。这里就是苏云平日里研究法术,还有做实验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