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谈判
    “是的,你知道这个长着满脸肉触手的家伙,到现在已经多少岁了吗?”苏云问道。

    “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海上魔王,戴维·琼斯的传说,”邵峰皱眉,“但是据我父亲的说法,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戴维·琼斯就已经存在了很久了。”

    “那船长知道他为什么能活这么久吗?”苏云淡淡地问。

    “戴维·琼斯的传说一直流传,但是我却从来没有碰到过。”邵峰有些怀疑,“苏先生好像对他很了解,这个人是否真的如传说那么可怕?”

    “邵峰船长没碰到过他,是因为你既不是死人,也不是将死之人。”苏云解释说,“戴维·琼斯曾经的责任,就是将死在海里的人的灵魂,送到彼岸去。因为这项职责,他可以在海上存活很长的一段时间。”

    “你曾经跟随你的父亲,参加过上一届的海盗公会,你知不知道第一届海盗公会最大的三项成就是什么?”苏云问道。

    “大海盗摩根和巴洛缪尔编成了一部海盗法典,”邵峰想了想,“还有海盗公会的成立应该也算一件,至于剩下的那一件,我就不太清楚了!”

    “不,你知道,”苏云肯定地说:“只是你不愿意相信,或者不敢相信罢了!”

    沉默半晌,邵峰沙哑的声音响起,“这么说来,那个传说是真的了?”

    “哪个传说?”苏云笑着问。

    “九大海盗王抓住了海的女神,将她囚禁在了凡人的躯体里面!”邵峰满脸的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那可是一个女神!”

    “为什么不可能?”苏云反问道,“不要小看人类的力量,特别是为了自由时爆发出来的力量。”

    “戴维·琼斯是一个成名于海盗公会成立之前的伟大航海者,他喜欢大海,爱她的变幻莫测,也爱她的神秘幽远,”苏云说道,“然后他碰见了自己最爱的一个女人,一个残忍、神秘、不可驯服和测度如同大海一样的女人。”

    “一开始,这对情侣的确是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为了能够和自己的爱人永远待在一起,戴维·琼斯接受了照顾海上死者灵魂的任务,这可以让他长久地存活下去。”

    “十年航海,一日上岸。”苏云感叹着,“可是,当戴维·琼斯十年辛苦之后,在和爱人约定的地方,苦苦等待了一天,却始终没有看见他的爱人出现。”

    “于是,他放弃了自己的任务,游走在诸海之间,寻找着报复自己的爱人的方法。”苏云看了一眼邵峰,“当海盗公会第一次召开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接下去的故事,就不用再多说了吧?”

    “原来是这样!”邵峰下意识地摸着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一个项链。其实,说项链都是抬举,这就是一条绳子把一个小小的木制猴头牢牢地绑了起来。话说,第一届海盗公会的时候,海盗们的日子可没现在这么潇洒,那时候每个人都穷得叮当响。因此,九枚西班牙银币,其实就是一堆破烂。唯一能算作有些价值的,可能就是杰克·斯派罗头上佩戴的挂饰了。

    “侦测魔法!”苏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银色光芒,再次向着邵峰胸前的那个项链看去,入眼的就是一片仿若深渊的蔚蓝。

    魔法灵光的范围不大,可能也就是两个成人拳头大小。但是那海蓝色的魔法灵光,却是苏云从未见过的纯粹和凝聚。当你盯着这团灵光看的时候,甚至能够听到海潮声。

    “那苏先生说的生意,到底是指哪方面的生意?”良久,邵峰抬起头,正色问道。

    “我想要船长身上的一样东西。”苏云说道,“就是那个船长挂在胸前的项链。”

    “绝对不行!”邵峰霍然而起,“你既然知道这么多的秘闻,自然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又象征着什么,我怎么可能把它给出去。”

    “冷静一点,船长。”苏云的声音冷冷地响起,让邵峰的脑袋清醒了许多,站在他跟前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抬手间杀了他两个手下的巫师。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苏云说道:“我也知道它所代表的意义,以及它的真正的价值。”

    “既然是生意,那自然就不是白拿你的东西。”苏云脸上出现了一丝的笑容,就像是引诱人堕落的魔鬼,“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这件东西是非交易的物品。”邵峰谢绝道。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非卖品,区别只在于出不出得起价码!”苏云说道,“这个项链能够带给你的东西,我也能够带给你,甚至更多。”

    “为什么你非得得到这个项链?它是不是跟科莉布索有什么关系?”邵峰问道。

    “这是海盗王世代传承的信物,也是科莉布索解开封印的关键所在,”苏云说道:“每一块西班牙银币,都代表着她的一部分本质。只要能把这些东西收集起来,再配合一定的仪式,她就会从凡人的躯壳里挣脱出来,做回她的海之女神。”

    邵峰低下头,明显做起了自己的打算。

    “如果你打着拯救她的主意,进而获得她的恩赐的话,我劝你还是洗洗睡吧!”苏云一声冷笑,“我敢打赌,这个女人摆脱了封印的第一件事,就是彻底毁了沉船海湾以及海盗工会。她会把所有跟封印她有关的人,通通拉进魔狱之中,让他们承受永恒的惩罚。”

    “再说,一旦你选择站在她的那边,那么也就意味着,”苏云站起来,一团银色的光晕在他的身后浮现,“你要与我为敌!”

    庞大的魔力凝成了实质,在苏云的身后不断起伏,就像是海上的巨浪一样,每一次翻滚,都带着足以毁灭一座城市的力量。

    就好像是凡人站在了火山口,苏云身后的力量,让邵峰想起了,自己父亲带着自己第一次看见了海上深渊的情景。那是在靠近一个小岛的浅水区附近,浅蓝一片的海水里,突然多了一块圆形的黑暗,就像是通往地狱的门户。他情不自禁地向着那里走去,想要更靠近一些,但是被他父亲拉了回来。但是现在,苏云就像是那深不可见底的深渊一样,危险而不可测度。

    “我当然不会和先生为敌,只要先生助我达成一件事,邵峰愿将此物双手奉上。”邵峰被苏云那庞大的能量所暂时折服了,一把扯下脖子上的项链说道。

    “说来听听!”身后的能量被苏云收了起来,现在他可是个吃能量的大户,怎么可能把所有的能量用在别处,不过用在吓人的时候,很有用嘛!

    “我想要称霸七海!”邵峰的眼中闪烁着毫不掩饰的野心,“这个在很多年前本就应该达成的目标,要不是因为杰克·斯派罗,我一定会成为七海之王。”

    “凭什么?就凭几块龙瓷砖?”苏云反问道,“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龙了。就算是这些砖是由龙骨打造的,但是就算龙也不能掌控大海,更何况龙瓷砖!”

    “掌控大海这个愿望,你是永远都不可能达成的,”苏云看着客厅外的院子,里面有棵棵枇杷树亭亭如盖,“这是不可能更改的命运。”

    “为什么这么说?”邵峰说道,听见苏云这么说,他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连忙追问原因。

    “不管你们愿不愿意承认,世界都在慢慢地变小。”苏云回过头,看着邵峰,“而即使是神,也没有一个海神能够完全地掌控海洋。”

    “事实上,海盗们也就剩下不到五十年的繁荣了!”苏云说道:“随着海图的越来越完善,人类未知的海域也越来越少,每个国家都在加大投入对海洋开发的力度。未来,海洋将会是各国争锋的主要战场。”

    “海盗们能够活动的范围也越来越小,”苏云正视着邵峰的眼睛,“你很清楚,现在海盗虽然很是厉害,但是在面对各国舰队的时候,远远不是对手。”

    “换个愿望吧!这个太过不切实际了,不要想着利用超自然力量控制海洋,这一点,即使是科莉布索也做不到!”

    邵峰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最后,他抬头看向苏云,“那么苏先生能够给我什么?”

    随后,苏云开始不断地提出自己提供的条件,邵峰没有答应。然后双方不断地交锋,试图尽可能多地为自己争取利益。最后,双方总算是达成了一致。苏云决定给邵峰十年的时间,这十年,邵峰每一年都可以要求苏云办一件事。当然,这件事得是苏云力所能及的事情。

    从邵峰的手中接过那个破旧的猴子木偶的头,苏云郑重地将它保存了起来。

    “我有一点不是很明白,苏先生?”邵峰有些不解,“既然你拥有着这么强的力量,那么你为什么不直接强取呢?我想我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

    这个问题邵峰很早就有了,但是直到和苏云达成了正式的约定,他才问出来。即使是这样,他也有些担心,生怕苏云毁约。但是不弄明白这个问题,他总觉得心里又不是那么踏实。苏云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当然是因为,我不能轻易地杀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