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魔狱
    龟岛之所以能在这次事件中置身事外,最大的原因,自然是那些上层人士有意无意的放任。

    只是此刻,在所有的海盗都被打击的时候,再放任龟岛这么无序地存在着,似乎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成建制的军舰再次出发,目标直指托图加,一时间,所有的海盗人心惶惶。

    另外一边,邵峰抓住了前去偷盗航海图的威廉·特纳,然后从巴博萨那里确认了杰克·斯派罗真的陷入魔狱之中,十分满意。

    不过他也知道,去戴维·琼斯的魔狱救杰克·斯派罗,是海神科莉布索的意思,苏云已经和他确认过这一点了!不敢和一个女神做对的他,还是把航海图给了他们,并且慷慨地赠送了一队水手。

    有了地图,再加上识途老马巴博萨的掌舵,苏云跟着威廉一行人,进入了魔狱。

    在从悬崖上面掉下去的那一刻,苏云感觉到自己明显穿过了不止一层空间,然后掉入了一个非常靠下的地方。

    苏云本来想飞起来,但是这个意念虽然发出,但是能量凝结而成的身体却没有丝毫反应。就好像一只鸟,明明依旧能够煽动翅膀,却无法飞在空中一样。同时,苏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渐渐地溃散。就像是一个雪堆,突然来到了春天的暖日之下。

    “这就是塔尔塔罗斯?”苏云心中暗自惊异,难怪这里被作为泰坦战败之后的囚牢。诸神在这里,会慢慢地失去所有力量,最后变成凡人,孤寂地面对着永恒的虚无,最后化为烟尘。

    跟着所有人一起掉入海中,苏云必须努力的划水,才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升上海面,而不是如以往,一个念头就可以浮上去。

    一行人好不容易游到了岸边,看着面前这片不毛之地,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里就是魔狱,哇喔,还真是够荒凉的!”拉杰迪看着眼前连绵的沙丘,禁不住感叹道。

    苏云能感知到,一阵奇异的波动正从科莉布索身上发出,知道她正在指挥螃蟹搬船。

    暗中试了试传送法术,立刻接收到了一个规则,那就是进入塔尔塔罗斯的超凡生命,在离去的时候,必须留下自己的一部分,作为对于创世五神之一的塔尔塔罗斯的献礼。

    我去你大爷的,苏云在心里骂道,你这观光费收的比黑心导游还贵。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两条路,一是脱去一层魔网,传送回加勒比海。二就是跟着杰克一行人,利用他们的方法逃出这里。

    这根本不用选,魔网是苏云的身体,也是他的根本。他是绝对不会砍手砍脚,来满足这个空间的奇异规则的。

    所以,一股庞大的力量被苏云抽了出来,隔空注入了科莉布索的身体,助她一臂之力。

    得到了补充的科莉布索精神一振,看了苏云一眼,更加努力地搬运起了黑珍珠号。在这里,她的力量也被严重削弱了,先前十分吃力,得苏云之助,黑珍珠号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

    很快,大家就看见沙丘后伸出了一只桅杆,然后是黑色的船帆,紧跟着整只船都从沙丘背后升了起来,然后驶入了大海。

    “船!”拉杰迪睁着自己的那只好眼睛,震惊地指着黑珍珠号。

    “杰克,好久不见!”巴博萨看着扭过来的杰克·斯派罗,高声地招呼道。

    “啊,赫克托!”杰克高兴地招呼道,“最近过的好吗?”

    “不怎么好!”巴博萨虚伪地笑道,“尤其是在你给了我一枪之后,那可是非常地疼的!”

    “我没干过!”杰克理直气壮地否认道。

    苏云朝天上翻了个白眼,你们就在这里慢慢扯吧,我扛不住,要先走了!他拔腿就向着黑珍珠号跑去,他这一跑,就带动了黄泰他们跟着跑了起来。

    “诶!”杰克大喊了几声,没什么效果,只得郁闷地住嘴,跟在后面跑了起来。

    登上船,所有的帆被放下,直接向着远离沙漠的地方驶去。

    入夜,科莉布索和苏云站在船头上,看着脚下海水里那不断哀嚎地灵魂。

    “他们本来应该被妥善照顾的,这是他的责任,他竟然将他们弃之不顾!”科莉布索悲伤地看着海里沉浮的灵魂,“就是对于神来说,也是大罪孽!”

    这里是塔尔塔罗斯的一部分,这些灵魂怎么会到这里来,苏云把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

    “我们先前所在的沙漠,只是塔尔塔罗斯的入口,这里还是属于冥界的范围。”她看了一眼苏云,“如果真的是塔尔塔罗斯,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逃出来!”

    很快,一艘艘小船开始出现了,船里都坐着人,船头燃着一盏昏黄的灯。这些船只,代表着这些人都是被妥善安葬的。

    很快,伊丽莎白就发现了自己父亲的身影,悲痛欲绝的她,试图跳入海中,被科莉布索强硬地阻止了。这个时候跳海,会激起所有亡者对于他们的仇恨,将他们拖进海底,永生永世地留在这里。伊丽莎白崩溃地靠在威廉的怀里大哭,对方也只得笨手笨脚地安慰。

    第二天,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日落时分,经过了一天的溃散,苏云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了。幸好他将溃散的部分隐藏在了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否则怕是会被认为成鬼魂。

    科莉布索也不是很好过,看她靠着船舷,一动不动就知道了。

    幸好,杰克还是解开了航海图上的谜语,于是,所有人开始不断地沿着甲板来回跑。就算是苏云,也不得不强撑着跑了起来,免得被人看出异常。

    很快,船身在众人的刻意破坏平衡中,翻了过去,整个倒扣在水里。

    于此同时,海洋上的太阳收起了最后一缕光辉,沉进了海洋之中。

    “轰!”船身一阵剧烈的抖动,开始向着海底浮了上去。穿过多层空间的感觉再次传来,黑珍珠号升上了海面,回到了生机勃勃的世界中。柔和的日光洒在所有人身上,恍若隔世。

    “呼!”苏云长出了一口气,好像是是从囚牢中脱离了出来。塔尔塔罗斯不愧为神之监牢,呆在其中,一切超凡能量都在渐渐地崩溃。就算是神,在其中长久地呆下去,终有一天也会化为尘土,成为塔尔塔罗斯的养料。这件事告诉我们,旅游的时候,绝对要慎重,千万不要一时兴起就跑到哪个鬼宅或是凶屋去探险。

    刚出现在海上,苏云就感觉到一阵奇特的呼唤从远方传来,并且越来越急促。面色一变,托图加出事了!

    顾不上杰克他们的闹剧,悄无声息地,苏云消失在了黑珍珠号的角落里。

    传送的光芒亮起,苏云从中走了出来,所有人云集大殿,焦急地走来走去,并且交头接耳,一股恐惧的气氛在其中蔓延。

    “影巫,你回来了!”玫瑰最先看见苏云,急急地迎上来,“英国皇家舰队包围了整个托图加海港,目前正在和岛上的人对峙,对方要求所有的海盗立刻自缚双手投降,否则就炮击整个龟岛!”

    “跟我出去看看!”苏云带着玫瑰几人,传送到了靠近海港的一个山头。

    放眼望去,数不清的军舰停靠在海面上,支支桅杆向着天空伸出,就像是一支支长枪,带着铁血的凶威。

    靠近海港的地方,已经有几条船的残骸正在燃烧,依稀能看见许多人正在海里挣扎。

    苏云知道他被紧急叫回来的原因了,一旦对方真的决定炮击龟岛,那么被挖空的山腹很可能会在强烈的震动下坍塌,那么这个超凡组织就算是彻底的毁了。

    记得原本的剧情中,并没有这一幕的情节,也许是世界自己的运行并不遵照所谓“剧情”,也许是苏云带来的蝴蝶效应。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解决眼前的问题,绝不可让皇家舰队真的毁了龟岛。

    不过,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军舰,苏云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到任何一个法术可以阻止这件事的。这种大范围的法术,通常都是**级乃至传奇才有的威力。

    科莉布索的那丝海洋权柄?不行,作用范围太小,无法对对方造成毁灭性打击,反而可能打蛇不死。那剩下的办法,就只有执行斩首战术了。

    轻轻飞了起来,苏云隐去了自己的身形,飞到了军舰的舰队之上。人类的阶级差别,让贝克特绝对不会藏在一艘普通的军舰之上,而是坐在一艘配置豪华的巨型军舰上面,悠闲地享用着下午茶。轻轻地降落在船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

    在贝克特的周围,整整齐齐地站立着两队侍从,手里端着各式各样的点心以及饮料,随时准备为贝克特服务。

    在贝克特的左右后方,分别站着一个人。一个是个面目阴沉的中年男子,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身上纹满了血色符文的女巫。

    就在苏云落在船上的时候,这个女巫的耳朵一动,连忙上前在贝克特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苏云皱眉看了这个女巫一眼,没想到贝克特会把这样的人带在身边,这样一来就露了行踪了。

    “欢迎,这位看不见的客人!”贝克特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