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反击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起风了!

    随着一阵冷风自海面划过,阳光突然被遮了起来。偶尔可见的朵朵白云,在猛然间转换成了黑云,从四面八方聚合而来。

    “咔啦!”

    闪电在云间闪烁,雷声像是战鼓般响起,一声声敲在了所有西班牙士兵的心头。

    “嘭”地一声,整个船身一震,帕尔斯顿和周围的士兵脚下一晃,几乎站不住。

    “怎么回事?”帕尔斯顿惊吼道。

    “上将,海里有东西!”一个站在高处的士兵叫道,“上帝啊!是克拉肯,海妖克拉肯!”

    “克拉肯,那不是已经被英国人给杀死了吗?”帕尔斯顿惊疑不定。

    船身再次一震,所有人往船舷的地方跑去,但是还没靠近,几条苍白色的腕足,已经从海底伸上半空,直直地向着船上压了下来。

    “咔嚓”声不绝,所有的桅杆连阻拦一下都做不到,直接断开。克拉肯的触手砸在甲板上,发出惊天动地的撞击声,整个甲板开始断裂出好几条裂缝,随便一横扫,就将甲板上所有人都给扫飞了出去。

    所有人试图反抗,他们将火炮对准克拉肯的各个触手,试图用火击退克拉肯。只是,被苏云转化成亡灵之后,曾经的怕火的弱点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于所有生者的仇恨,以及对于杀戮的追逐。

    火炮声轰隆,将克拉肯的腕足打碎了一部分,但是海中的海妖根本不将这点伤害放在眼中,变成亡灵的它,早已经没了痛感。带着一般亡灵生物没有的灵活,克拉肯的触手将帕尔斯顿的座舰紧紧地包了起来,使劲一勒。“嚓”一声,整个船一震,两头的尖端翘起,船体从最中间开始断裂。

    “弃船,放下小船,快!”小船刚刚放进海里,就被克拉肯直接拍碎,碎木板漂浮在海面上,随着波涛起伏。

    帕尔斯顿都有些绝望了,“全体都有,跳船!”

    于是,一个个人从船上跳下,落到了冰冷暗沉的海中,看到了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幕。一个巨大的堪比十条船连在一起的怪物,正盘踞在海中,挥动着自己的几条触手,将上方的那条船,轻易地拖进了海里。那成排的猩红色的眼睛里,众人几乎可以看见对于生者世界的仇恨。很快地,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手脚并用地朝着另外的几条船游去,他们不打算向龟岛游去,因为那离现在的他们,实在是太远了。

    但是,克拉肯怎么会放过这些好不容易送上门来的小玩具呢!那比希腊神殿柱子还粗的触手,在海水中不停地搅动,生成一股股盘旋地暗流。所有人只能绝望的发现,任凭自己使尽浑身的力气,可是自己还是离克拉肯越来越近。

    苍白色的身体,死寂而完全没有活力的气息,不断开合的惨白的、尖利的牙齿,是这些试图跳海逃生的人的最后一个认知,包括那个倒霉的帕尔斯顿上将。

    在海妖吞噬舰队的领航舰的时候,其他的军舰同样陷入了麻烦之中。一场堪称恐怖的风暴,在托图加附近的海面上开始形成。

    阴影巫会的集会大殿中,所有的女巫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座位坐下,将自己的魔力毫无保留的发了出来,一时间,大殿里满是魔力的洪流。几乎肉眼可见的魔法力量在这里徘徊,就像是空气突然变成了液体,魔力的浓度几乎是直线飙升。

    在大殿的最中央的地面上,盘坐的是紧闭双眼的苏云。他进入了最深层次的冥想,来到了自己的冥想空间之中,那个光怪陆离的多元宇宙幻影里面。将意志投入了主物质世界的那片海洋中,苏云突然感到整个世界一下子分明了起来。

    在他此刻的认知中,世界只有两部分,那就是海洋和陆地。非常轻易地,苏云就感觉到了近在咫尺的龟岛附近的海域。一个庞大而多变的意志本来呆在这里,但是在接触到祂的时候,祂就撤走了对于这片海域的掌控。苏云知道,那是科洛迪娅。从来没有那一刻,苏云认识到自己是如此的强大。他感觉自己就是这片大海,就是这里的每一滴海水,每一缕海风,他甚至可以命令海中的生物,让它们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

    苏云的意志化成了一个可怕的巨人,站在西班牙舰队的上空,所有人都只是感觉空气突然一下子沉闷了起来,就像是胸口突然压上了一块石头,呼吸有些费力。伸出自己隐形的双手,苏云开始将四周的水汽聚集过来,化作了厚厚的黑云,挡住了原本普照的阳光,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同时,空气开始按照苏云的意志,在舰队不远的海面上旋转了起来。

    一道道闪电生出,雷霆轰隆,苏云尚嫌不够,魔网的本体不断地吸收着大殿中的浓郁魔力,传输到了在海面上的苏云这里。直接钻入海水,苏云在海中形成了一个颜色比海水略深的百丈巨人,手握着一只三叉戟,搅动起海水来。

    “轰隆!”一道闪电劈在了舰队中央的海面上,一个漩涡开始形成,并且以违反常人认知经验的急速扩大着。在各个船长还没有来得及调整方向,冲出这片海域之前,庞大的吸力,已经拉扯着所有的船只向着这个漩涡的中心靠拢了!

    “用力,我们必须将船开进漩涡,利用它的力量,顺着它旋转的方向,冲出它的吸力范围!”船长们都是经验非常丰富的海上人,发现不能直接逃离漩涡的吸力的时候,立刻调整方向,直接向着漩涡的中心开去。

    漩涡的中心非常非常的深,一眼看下去,是深不可见底的黑色深渊,好像是下面藏着什么可怕的怪物,在等待着最好时机,冲上来将所有的人和船拖下去,成为黑暗的一部分。

    在漩涡的最上层水流里转了几圈,让船的速度快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船长们纷纷调整方向,向着漩涡的外面冲去。带着漩涡加持的速度,一艘艘船轻而易举的开出了漩涡的边缘,向着远离漩涡的方向驶去。所有人紧张地注视着船与漩涡之间的距离,可不可以逃出生天,全在此一举了!

    眼看着那个可怕的空洞离船越来越远,船的速度同时也越来越慢,所有人的心都高高吊了起来,暗暗地向着神明祈祷着。船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所有人的脸上忍不住开始透出绝望,按照这个趋势,船很快就会停止前进,然后重新被那个漩涡拉回去,最终,他们所有人,都会和船一起,被拖进那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船身一震,船上的人一阵东摇西晃,有几个倒霉鬼,站的离船舷太近,直接掉下了海。不过没人去注意那几个倒霉鬼了,因为船只明显挣脱了漩涡的拉力,开始平稳地行驶起来。所有人都开始欢呼起来,他们将刀剑在头上挥舞,就像是击败了什么了不起的敌人一样。

    轰,在所有人高兴的当头,前方在风的作用下,本就不断起伏的海面,突然之间升起了一道高达二十多米的巨浪。在巨浪的顶端,一个百丈高的完全由海水汇聚成的巨人,手握着一把完全由海水组成的三叉戟,向着所有船只当头砸来。

    “不!求求您,不要!”在这高大的好似天神的巨人面前,所有人跪了下去,哪怕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天主教徒。当神迹真的出现在凡人的眼前的时候,凡人很少不被震撼,而最经典的神迹,毫无疑问就是纯粹破坏力的展现。这说明了信仰的不可靠的地方,信仰出自于心,而心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也最脆弱的东西。

    对这些在他面前哭诉哀求的凡人毫不在意,在苏云现在这个视角看来,那些船上的人,不会比人看地上的蚂蚁大多少。他们的哭喊和祈求,他完全没有接收到,或者说接收到了也毫不在意。就像是一个顽童毁灭一个蚁穴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轰!”震天的碰撞声响起,超过一半的船只直接被巨浪和苏云手中的三叉戟击成了破烂的木板,绝大部分人更是直接在这种激烈的碰撞中化成了一团肉泥。寥寥几艘从这惊天动地的打击中幸存的船只,没有任何幸存的喜悦,有的只是对于死亡的恐惧,和那种面对绝对不可战胜的敌人的绝望。当这几艘船只被漩涡重新扯了回去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放弃了挣扎,眼中只剩下一片木然。

    苏云看着这几只船被拉进了漩涡,在不断旋转的水流中不断陷落,最后被黑暗的深渊,一口吞了下去,心中一片漠然。当所有的船只都被摧毁之后,海面上的苏云的意志开始散去,回到了位于地下的大殿中。

    “各位,那些舰队已经被彻底摧毁了,是时候给这个世界一点教训了!”苏云说道,而众多的女巫兴奋地点头,似乎对即将发生的事情非常激动和迫不及待。

    魔网在托图加的上空展开,苏云自己的魔力,以及从女巫们身上散溢的魔力,统统被苏云调动起来,施展了一个本来等级不过是三级的咒法系法术,“厄运虫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