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死人的口信
    “从未有人出来过?”船长不以为意,“这都是些道听途说的海上传说,根本不足为信,没有切实的证据。万一轻忽大意,放跑了那艘海盗船,谁来承担这个责任,你吗?”

    “这……,”亨利一时语塞,但是很快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船长,为了这一船人的性命着想,放过……。”

    “住口!”船长突然之间变脸,再不复方才的温和,“看看你身上穿的衣服,不要忘了你在加入海军的时候许下的誓言。清除海盗,这是我的职责,也是你们所有人的。”

    “船长”,亨利还想再说,不过对方已经背过了身去。周围的水手推搡着亨利,让他回到船底下去干活去。亨利看着船长的背影,想着绝对不能让这么好的一个船长白白死去。一冲动,扒开周围的水手冲上了船舵跟前,一把抓住船尾舵,试图扭转军舰正在行进的方向。

    “你干什么?”这一举动,可着实真正激怒了所有人。船舵是船上最神圣和重要的地方,通常只有船长指定的人员,才可以靠近,更少的人才被允许操作。亨利的这一下子,就像是玷污了众**丝心中的女神,怎么可能不引起众怒。

    周围很快就制服了亨利,船长铁青着一张脸,从他的肩上扯下了代表着海军的袖章,吩咐左右:“将这个人给我投进最深处的囚室里去,等我消灭了这艘海盗船在来处理他!”

    “船长,别再往前了,……”,亨利的声音越来越远,被人拖到了船舱的最下面,粗暴地扔进了最靠里的一间囚室,然后那些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嘿,让船长别在往前开了,那是魔鬼三角洲……。”亨利不死心地趴在栏杆上喊道。

    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的话。

    “小子,你说这是哪?”旁边牢房里的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一下子扑了过来,撞在了牢房之间互相隔开的铁栏杆上,发出一声闷响。

    亨利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然后回答道:“魔鬼三角洲!”

    “魔鬼三角洲,魔鬼三角洲,……。”大汉重复了几次,再次问道:“这艘船是正往那里面开过去吗?”

    “是的”,亨利说道。

    “我草**”,大汉一听这话,立刻就跳了起来,“这船船长的脑子被鱼吃了吗?这地方也他妈敢随便乱闯!”

    亨利心里也是一片焦急,他当然知道这片险地的危险,只是那些海军却当他是个为了海上传说而失了智的疯子,根本不相信他。当时还是太冲动了,不该采取那么激烈的手段,应该继续劝说才对,现在被困在这个牢房里,只能听天由命了!

    顺风的军舰开的很快,跟在海盗船的屁股后面进了那条通道。

    船一驶进通道,整个环境就发生了突兀的转变。光线一下子变得奇暗无比,超出三米的范围就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一层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浓雾,仿若有生命一样,顺着船的缝隙向着各处渗去。

    隔壁牢房里,那个大汉一直满口脏话,把这船上所有人的女性亲属问候了个遍,正问候到船长的时候。一层白色的雾气从船外面飘了进来,在昏暗的火光下,像是蜿蜒游动的蛇一样,向着四处弥漫开来。大汉一下子住了嘴,改用惊恐的眼神注视着周围,像是随时都会有幽灵从那些黑暗的角落里杀出来,给他一个透心凉。

    亨利有些诧异,这人怎么看起来好像很熟悉这种情况,刚想开口问问,就听见一阵激烈的喊杀声在头上响起。

    一个个身体残缺不全的怪物,挥舞着早已经生锈的刀剑,像是点水蜻蜓一样在水面奔过,向着这艘军舰杀来。那艘先进来的海盗船,则是化成了一片残骸,无助地浮在水面上,骷髅旗被火焰舔舐着,很快化成了灰烬。

    “作战准备!”船长中气十足地一声命令,让所有人都开始行动起来。一门门大炮面前的开口被打开,对准了来袭者的方向。

    “大炮瞄准,放!”随着一声令下,炮声隆隆响起,一颗颗炮弹朝着那些踏水而行的人飞去。让人震惊的是,炮弹击中了这些人,只是让他们原本就残缺的身体,变得更加残缺而已,丝毫没有其他的作用。一个除了脑袋和一只手,其他部分都不见了的人,正拿那只唯一的手,挥舞着一把剑,像是蜘蛛一样,蹬着船身,直接跑上了甲板,对着活人们挥起了屠刀。

    枪炮对于这些非人的怪物没用,而刀剑更是还不如枪炮。这些人不完整的人形怪物一上来,就丝毫不顾自身的安危,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将自己的武器送进对方的要害。

    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响起,水手们很快被宰杀殆尽。只剩下头发花白的船长,被这些人围在中央,举着武器吓唬着。船长虽然心里也害怕,但还是努力维持自己的镇定,“你们是什么东西?”

    “我们是人。”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船尾那里传来,伴随“笃”“笃”地像是刀砍在木头上的声音,一个高大的身影拄着一根铁拐,朝着船长走了过来。

    “我们曾经是人”,他的躯体完整的多,要是不去看那过于苍白的肤色,以及身上狰狞的伤口,就像是活人一个样。

    “你是英国海军?我曾经也是海军,不过是西班牙的,我叫萨拉查。”高大的身影在船长的面前停了下来,“看在你也是为了消灭海盗才进入这里,我可以给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当然,你要是选择求饶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直接饶你一命!”

    “让我一个大英帝国的海军军官,向你这么一个西班牙的死人求饶,还是别想了!有本事,你就直接杀……。”话未说完,一柄剑已经穿胸而过,将他剩下的话全部隔断。

    “如你所愿!”萨拉查冷笑一声,抽回了自己的剑,任由对方睁着双眼,倒在了甲板上。

    “船长,下面还有两个活人!”一个脸都没了只有一双眼睛还在飘着的人影报告道,也不知是用什么发出的声音。

    “那让我们看看,谁是那个最后活下来的幸运儿吧!”萨拉查带头,所有人都略带兴奋地向着船的底舱走去。对活人进行折磨的时候,是这些非生非死的鬼魂最开心的时刻。只有听着这些活人的惨叫,看着他们为了活命做出种种丑态,才让鬼魂们感到一丝久违的对于生命的掌控。像是这艘军舰的船长这样的人,是他们最讨厌的类型,一点都没有那种掌控命运的愉悦。

    一行鬼魂自然不需要走路,直接一层层下降,穿过每层之间的阻隔,来到了监牢所在的地方。

    “啊,是个熟人啊!”萨拉查看着亨利隔壁牢房里的那个大汉,发出惊喜的声音,“看来你很喜欢来这个地方啊!竟然又在这里看见了你!”

    “扑通”,人比萨拉查还高一个头的大汉,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浑身抖若筛糠,“萨、萨拉查船长!”

    “可惜的是,看来这一次,你不会再是那个幸运的人了!”萨拉查啧啧惋惜,在大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剑从大汉的脑袋上刺入,坚硬的颅骨在生锈的剑跟前不堪一击,被直接洞穿而过。大汉的脸在疼痛混杂着恐惧中变形,努力想痛呼出声,却只发出“咯咯”的闷声,很快沉寂了下去。

    抽出自己的剑,萨拉查穿墙而过,来到了亨利的跟前。亨利被这周围一群鬼怪,以及这个毫无预兆杀人的鬼魂船长吓得不轻。看见对方的靠近,他下意识地向后退,“嘭”地一声,直接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你不需要害怕我,男孩儿!”萨拉查看着亨利青涩的面容,估计对方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我不会每一次,都把人杀光的,一般我都会留一个人,让他向活人们讲述我们的故事。”萨拉查看似宽慰的说道,不过亨利完全没有感觉到好受一丝。

    “但是,我的仁慈,当然也不是毫无条件的。”萨拉查转过身,一头长发像是海中随波浪摆动的水草,毫无重力感地跟着萨拉查的脑袋转悠着。

    “你必须去帮我找一个人,替我带一句话给他!”萨拉查阴森地说道。

    “给谁?带什么话?”亨利暗地里偷偷咽了口口水,努力镇定地问道。

    “给杰克·斯派罗带个口信”,萨拉查忽然逼近亨利,吓得他几乎叫出来,但是他忍住了,而是直视着对方毫无神采的双眼,“告诉杰克·斯派罗,就说船长萨拉查会去找他报答当年的恩赐,听清了吗?”

    “听清了!”亨利乖乖地回答道,萨拉查在他脸上审视了一圈,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往外面走去。当他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船身上的时候,突然停住了,“你最好乖乖地按照你答应的,替我传这个口信,不然就会落得跟你隔壁那个家伙一样的下场!”说完,他直接消失在了船身的墙壁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