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龟岛攻防
    就在苏云躺在海豚牌床垫上吸收着大海上的一切超凡能量的时候,那队白色的船,已经抵达了原先龟岛所在的位置。船队前面的海面上看似空无一物,除了平静起伏的海面,在太阳的光芒下反射着点点金光。

    一个一头白色短发,脸上一纵一横,纹了一个大大的十字的老者,从第一艘船上走了出来,正是泽费罗斯。他的脸上没有一般这个年纪男人所拥有的的平和和淡然,他的双眼就像是鹰隼一样锐利,面容上所充斥的,也是一般年轻人都没有的干劲和激情。

    泽费罗斯冷笑着看了面前看似空无一物的海面一眼,“异端的气息熏得我睁不开眼!”

    “赞美天主,我主万能!”随着泽费罗斯的一声祈祷,他竖起手,向着前方的海面虚虚劈下。庞大的圣力涌出,化作一柄巨剑,向着原本龟岛所在的位置斩下。

    无声无息地,面前原本空无一物的海面上,开始出现一层类似于海市蜃楼的幻影,若隐若现。一座岛屿的样子开始浮现,正是原本的龟岛。但是这个幻影就像是水面的光影一样易碎,很快消失,面前的海面再次还原成了空无一物的样子。不过,这一次的攻击行为,已经惊动了岛上的众多超自然生命,还有那些留在岛上的普通人。在他们看来,原本和外界一样的天空,开始不断地颤抖,时明时暗,这是结界被攻击的迹象。

    这让所有人都有些震惊,他们已经在这座小岛上面,过了将近十六年的安详生活,与世无争。不是这些人不喜欢热闹,也不是大家都愿意离群索居,而是这个世界逼得他们不得不如此。现在的世界,整体的发展水平还是比较落后的,知识的普及率也不高。天生拥有着非凡力量的人,在哪里都被视作异端。在发现这样的人之后,人们的第一反应都是向着教会反应,希望教会派人来除魔。

    所谓的除魔,其实就是把人绑在火刑柱上,把人挂在绞刑架上,或者是非人的折磨,美其名曰帮你赶跑身体里的魔鬼。讽刺的是,这些教会的人,真正赶跑的魔鬼还不足他们杀死的无辜的人的三分之一,可想而知这些宗教人士对于其他体系的信仰,迫害的到底有多厉害。

    众多的女巫中,拥有各种各样的超凡能力,自然有人会飞,有人可以看得很远。在远远地看见了,海上那队白色的船只,以及那面迎风招展的十字旗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然后便是丝丝缕缕的怨恨生出。因为你们,我们已经退到了这茫茫大海上的一座小岛上,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对于教廷的作风非常清楚的众人,没有一点侥幸心理,纷纷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要在结界被彻底打破之前,最大程度的削弱这只船队的力量。同时,月亮拿出苏云交给她的那枚徽章,使劲的摩挲,可惜没有半点回应。苏云此刻正在海面上吸收着那庞大无比的能量,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堪称微弱的呼唤。

    无奈地放弃联系苏云,月亮和太阳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开始拿出自己的一系列装备,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备。一个褐色头发的女巫,将自己胸前的一个小管取下,含在口中,吹出了奇异的声响。随着声调的起承转合,一阵低沉的嗡嗡声,从身后的树木之间响起。一只只成人拇指大小的毒蜂,带着一根占自己身体三分之一长度的蓝汪汪的毒针,汇集成群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随着这个女巫的手势,贴着海面向着那支白色的船队飞去。

    其他的女巫,则是因为船队离得太远,她们的攻击手段根本到不了那里,只能看着褐发女巫的施为。

    一击无功之后,泽费罗斯有些惊讶,“有些意思!”他开始认真起来了,看来能够给西班牙造成那么大麻烦的地方,果然不可小觑啊!不过也多亏他们,有些对教廷离心的西班牙,又再次向着主的光辉靠近了些。

    心念一动,体内积攒了几十年,堪称恐怖的圣力倾泄而出,泽费罗斯的双眼开始慢慢地变成白色,并且散发出一种温暖的白光。双手合十,一层白色的锋锐在两手之间形成,前方的海面上开始出现深深的沟壑。两手高举过头顶,再次向着面前的海面狠狠地劈下。

    “轰隆”一声,仿若炸雷响起,龟岛的影子展现在了海面上,这一次它看起来清晰的多,也真实的多,不像是刚才那样,是一层虚幻的影子。只是可惜的是,这次的显现,依旧不是永久性的。清晰的影子,再次慢慢模糊,然后消失在了海面上。泽费罗斯可不是孤身一人,不过他好面子,本想自己一人破开这个结界之后,在这些后进面前狠狠地露一手。哪晓得,苏云的这个结界布置的这么结实,若是不能一次完全击破,那么总会接引天空的星光,不断地补充自己。

    摆摆手,正打算叫出所有的神父,大家一起合力打破这个结界的时候,一阵低沉的嗡嗡声顺着海风吹进了他们的耳朵。还没等众人做出反应,一只只毒蜂像是穿过了一层水幕一样,突然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小心!”泽费罗斯一声暴喝,同时双手扬起,圣力向着飞来的毒蜂群砍去。只是毒蜂成群结队,却虚不受力,圣力只能消灭寥寥几只而已,剩下的毒蜂迅速地散开,开始向着各个船只飞去。

    “啊!”“啊!”于是惨叫声开始在各个船上响起,身体技艺惊人的圣殿骑士们,自然不会被这小小的虫子难倒,还有余力护住各艘船上那些精通圣力的神父。但是这只船队,自然不可能全部是由骑士以及神父组成。那些普通人身份的水手、船长、瞭望手,甚至厨师,在这些无孔不入的毒蜂面前,基本就是不设防的。这些毒蜂是女巫精心培育的,毒性猛烈至极,只要被扎上一下,不要说是普通人,就是那些拥有着强壮身体的圣殿骑士们,也难逃一死。

    “快点结成循环,用圣力将这些虫子统统碾死!”随着泽费罗斯一声怒喝,无数身着白袍的神父在圣殿骑士的保护下盘膝而坐,结成了一个个十字形。随着动作相当统一的画十字的动作,所有的神父在同一时刻张口,唱起了关于天主的颂歌:

    “天父

    您是伟大的神

    是配得称颂赞美的神

    您叫我们行在正道上

    救我们脱离邪恶

    您是……”

    随着这首颂歌响起,一道一道的圣力在空中来回交织,鼓荡着、波动着,将这吟诵赞美天主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开来。在船队周围的范围内,那些原本自由飞舞的毒蜂,突然间晃悠了起来,像是迷失了方向感。很快,随着众多神父声音的高昂,“看啊

    您的宝座悬在天上

    那万国来朝

    都需向您跪拜

    只因你是昔在、今在、后永在的主

    ……”

    一只只毒蜂在圣力的包围中,悄悄地失去了生命,无奈地坠落了下来。

    “噗”,岛上,操控着毒蜂的女巫突然声音一乱,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无力地倒了下去。

    “墨西斯!”玫瑰连忙扶住她,褐发女巫,也就是墨西斯紧紧抓住了玫瑰的手,“不要管我,我只是受到了一点儿反噬,休息休息就好了,我们必须想办法在结界被攻破之前,先消耗掉他们的力量,不然等他们登岛,那我们……。”

    “我明白!”玫瑰说了一声,然后转头对月亮说道,“你先扶着她回去休息,然后尽可能联系影巫。太阳,你跟她们一起去。”

    这个时候,泽费罗斯跪了下来,向着天空伸出了双手,加入了颂唱的行列:

    “我们在天上的父啊

    愿人都尊您的名为圣

    愿您的国降临

    愿您的旨意行在地上

    ……

    阿门”

    颂唱结束的那一刻,圣力结成了肉眼可见的白色海洋,在船队的周围起伏。随着泽费罗斯的双手向前一推,圣光开始前赴后继地向着面前的结界冲去,连绵不绝。原本无形的结界,开始在圣力的冲击下显出形来,一个个星座在结界上不停地游走,缓解消化着圣光的冲击。只是,和刚才的小打小闹不同,上百名多年精修圣力的神父,同时发力,这股力量超越了结界的缓冲上限。从圣光和结界相接的地方开始,结界开始变成了白色,一个接一个的星座散去了稳定的形体,被圣光攻陷。

    女巫们面色苍白的注视着头上发生的一切,却没有办法阻止。苏云当初设立结界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任何的攻击手段。在他看来,只要自己一日在此坐镇,自然就不会有结界被攻破的一天。他可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在持续不断的圣力冲击下,金色的太阳以及银色的月亮相继坠落,龟岛再次在这个世界上显现了自己的存在。通体纯白的圣洁船队,却带着对于岛上众人的杀意,向着龟岛靠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