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真面目
    “我来这里,是有面镜子要送给二位!”苏云挥手,空气中的水元素直接凝成了面薄薄的镜子,将切映在其中的景象,照得纤毫毕现。

    种莫大的恐惧出现在道林·格雷的心头,这是他最为深沉和恐惧的噩梦,每当深夜,他独自人走在密道中,看着那幅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画像,他都不禁毛骨悚然。可现在,苏云似乎也知道了这秘密,他绝不能接受自己如此丑陋的面为世人所知,但是又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阻止苏云的举动。

    出乎格雷预料的是,镜中倒映着他和伊森·钱德勒的影像,最先出现变化的,却不是他本人。钱德勒看着自己的影像阵模糊,然后身形开始拔高,水镜也跟着长高,始终将镜中之像完全呈现。

    口鼻探出,眼睛后移,整个脑袋都向着尖三角的形状转变。层黑毛从身上的每处开始出现,手脚不断扭曲,伸展,尖锐的指甲从指尖弹出。不出片刻,镜中的钱德勒,就成了个直立行走的巨狼。

    惊讶地看了伊森·钱德勒眼,道林·格雷倒是没有想到这层,原来这个人竟然不是人类。镜中的变化还在继续,格雷的面目也开始出现扭曲,但是阵模糊过后,再次出现在眼前的,依然是那副英俊到不似人间之人的样子。见此,格雷微微地松了口气,苏云则是轻微皱眉,真知术不会说谎,看来那个魔鬼还有几分本事。

    “看起来,格雷先生藏的要深得多啊!”苏云看着格雷似乎放松下来的样子,轻微冷笑:“不过没关系,看看周围墙壁上的这么多画像,说明他很爱人物肖像,那么,怎么会不给他自己画幅画像呢?”

    “不!”道林·格雷眼看自己最深的秘密要被揭露,连忙冲上来,试图反抗!

    “人类定身术!”保持着迈步的样子,道林·格雷直接倒下了!苏云也不去管他,仔细地感应了下,朝着东面的墙壁狠狠挥手。

    “轰”,墙上直接裂开了个洞,显出了个黑暗的入口。伸出手,苏云做出了个轻微拖拽的动作,向后扯。阵摩擦声由远到近地传来,钱德勒循声看去,幅巨大的、金色边框的立地画,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格雷的十分绝望,用带着恨意的眼神看着苏云。苏云轻轻地用手转过这幅画像,画上的内容,出现在了三人的眼前。

    画像的正中,是个赤身的金发男人,不过任何个看见这幅画像的人,估计都会倒吸口凉气。无他,画像中的人物太过丑陋了而已!这种丑陋是种超越了般意义上的面容的丑陋,而是种带着不洁、亵渎的堕落。

    面目上长满了脓包、口鼻流涎,耳朵尖长,双眼赤红,更让人恐惧的是,额头竟然有双角探出。身形佝偻扭曲,做着十分怪异骇人的动作,贪婪地注视着画像外的切。

    “这就是格雷先生现在应该呈现的样子!”看着伊森·钱德勒不敢置信的眼神,苏云轻微弹指,在道林·格雷的脸上划下了道长长的伤口,鲜红的血液下子流了出来。

    但是很快,这道伤口就开始收拢、结痂,同时在画中的怪物脸上,却慢慢地出现了道深深的伤口,位置就和道林·格雷流血的位置样!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格雷憎恨地看着苏云,在苏云解除了法术之后,他不禁问了出来。他吃定苏云不知道自己做过的手脚,不然苏云不会只是做这些,这就让他有些想不通了,苏云执意要揭露他的真面目到底有何用意。

    “你和那个魔鬼有关系,”苏云说道:“而那个魔鬼让我很不爽,这就是原因。至于钱德勒先生,抱歉了!”毫无诚意地道了个歉,苏云的声音在道林·格雷的心里响了起来,“整个伦敦城都听见过我说的话,但是很多人都依然把我的警告当成耳边风,认为我只是说说而已,我要个示例,来证明我所言非虚。”

    “打扰两位的雅兴了!”苏云笑着看了二人眼,“还请继续!”说完,他就消失在了两人的面前。钱德勒和格雷面面相觑,都有种被揭穿秘密之后的恐惧感,自然也对苏云生出恨意。

    之所以找道林·格雷的麻烦,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原因,就是为了单纯的发泄而已,发泄自己几乎被人擒住的恐惧感。旦那个魔鬼真的抓住了苏云,那么不需要很长时间,肯定就会发现魔网的本来面目。这就相当于抓住了个神器的器灵样,等待苏云的,好点地可能是永生永世的奴役,而差点的,自然就是灰飞烟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