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建民,我们结婚吧
    苏煜坤看到史可可的来电本来还挺高兴,接电话的语气也是相当温柔,“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我了?”

    史可可毫不客气的开骂,“想你妹,苏煜坤,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不拿我当回事了。”

    苏煜坤被她炸毛的声音惊了一下,“这是怎么了?嗯?”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别给我装糊涂。”她故作愤怒的质问。

    苏煜坤还真不知道史可可的怒气从何而来,“求明示。”

    “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在酒店藏了人?”

    在酒店藏了人?

    苏煜坤瞬间真相了。

    原来她是知道史君君的事了,看来昨天的比赛反响很大。

    他低笑道,“嗯,是藏了人,要不要我吧房间号发给你?”

    史可可佯装生气的娇嗲,“算你识相,骗我的账等下班再和你算。”

    挂了电话,苏煜坤便将史君君所住酒店名和房间号发给了史可可。

    ……

    沈婉心最终还是被保释了出来,其实她算是出来的晚的了,因为史可可遇袭事件主谋是潘梦莹,她是成年人,有自己的主观意愿,又与史可可有过节,而沈婉心自从进了局子,除了吧叽吧叽的掉眼泪,愣是什么都不说,这样警察也没法给她定罪,只是迫于苏煜坤那边的压力,便一直压着没有放人。

    若不是双方父母四处打点,想办法捞她,恐怕她得在里面过年了,蒋建民根本懒得管沈婉心的事,甚至已经动了退婚的念头。

    而今天沈婉心被放了出来,蒋建民去接她出来的时候,她一副柔弱的摇摇欲坠,受尽了折磨般的脆弱模样,脸色很糟糕。

    “建民……”

    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沈婉心看着蒋建民对她一副淡淡的模样,出了门终于忍不住去拉他的手臂。

    蒋建民是不是不喜欢她了?

    蒋建民看她拉着自己,想不着痕迹的避开,可是沈婉心下句话传来,硬是让他硬生生停下了下来。

    她说:“建民,我父亲是不是和你说了我们要结婚的事情?”

    蒋建民一听到这个,正戳中他现在正烦躁的内心。

    可是他当初是为了什么和她在一起,其中一原因不也是因为她家的财产么?

    结婚以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管她家的公司。

    这对他的事业百利而无一害,而且很多男人也都会喜欢沈婉心这种温柔可人的女人,有这样的家庭背景,当时很多男人追求她,可是她偏偏喜欢自己,这是让他多少满足男性的自尊心的。

    可是沈越山那天打来电话,说要让他们尽快完婚,冲击一下他女儿的负面消息,结婚后让他全面接手公司。

    得到他的公司是蒋建民的目的,可是他又讨厌这种被逼着,催着结婚感觉。

    尤其是——

    他心里还装着另一个女人。

    尽管他给她送花道歉,史可可并没有任何回应。

    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他就是不甘心,不甘心史可可那么无视他,那么干脆的放下他们三年的感情。

    而且,昨天,那个叫雷倩的女超模,居然联系他,说可以帮他追回史可可。

    蒋建民和雷倩只见过一面,还是在她找史可可的麻烦的时候。

    虽然他不知道她和史可可有什么过节,但听她的口气,是不想史可可和苏煜坤在一起。

    这一点,倒是和他不谋而合。

    他还没想好怎么给雷倩回复,因为沈婉心被放出来的事,散乱了他的思绪。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行了先不说这个,你刚出来,我先送你回去好好休息。”蒋建民随口应付着。

    蒋建民看着沈婉心那张柔弱苍白的小脸,硬是没把话说的太狠。

    他现在看着这张脸,真的已经拿不准了。

    拿不准,她是装的可怜,还是真的可怜。

    如果是装的,那么该多可怕。

    “建民,我今天刚出来,你难道不陪陪我吗……”其实沈婉心内心已经发觉,蒋建民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对她了。

    可是她不想承认。

    她是真的喜欢蒋建民,要不然也不会刚才就急急忙忙的开口和他说结婚的事情。

    为了保住她和蒋建民的感情,她已经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

    她绝不能失去他。

    上了车,沈婉心没忍不住泪眼汪汪的望着他。

    给他解释,“建民,你相信我,我真的跟那件事没关系,都是潘梦莹疯狗乱咬人,给我身上泼脏水,试图减轻她的罪行,你看,她也提供不出任何证据,被放了。所以,我真的是冤枉的,建民,你不要对我有任何误会好不好?”

    蒋建民现在心思根本不在沈婉心身上,看她一直纠缠不休,压下心底的燥意,他一把拽过她,在她额头亲了下,“好了乖,我最近很忙,为了让你出来我们找了多少关系,我也很累,你的事情还没彻底处理好,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们的事,不急。”

    果然。

    这样一来,沈婉心心底一软,被他安慰了,以为他是真的累了,为她操碎了心,顿时凑上去小女人那般的靠在他肩膀上依偎,“建民,真是辛苦你了,今天晚上……”

    她这次出来,一定要更加牢固的拴住蒋建民的心。

    “不行!”

    蒋建民立刻回复,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他说完,自己都是一愣,随即解释道,“我晚上有个重要的会议,很忙,过两天吧,好么?”

    沈婉心心思也是敏感,她咬着唇瓣,脸色苍白,“建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蒋建民被灼灼的视线盯着,他内心低咒了声,面上却皮笑肉不笑的道,“宝贝儿,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你还担心什么呢?”

    沈婉心见蒋建民终于肯承认他们结婚的事情了,唇角微微一勾,故作乖巧柔顺的点头说好。

    蒋建民则是暗暗骂了声不妙!

    他还想推一推,现在的自己心乱如麻,怎么可能在这种心情下结婚?

    ……

    而雷倩,也的确是联系过蒋建民,她现在已经有点病急乱投医,苏煜坤那边她根本就接触不到他,而史可可的战斗力也是那么强,她实在没法将她怎么样。

    所以,她想到了那次在史可可的破小区里见到的那个对史可可深情款款的男人,蒋建民。

    如果她和蒋建民合作,让他重新追回史可可,亦或者,俩人之间发生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事到如今,她只能用点非常手段了。

    史可可下午搞突然袭击去酒店逮史君君。

    史君君听到有人敲门,只当是送餐的服务生之类的。

    结果一开门,看到史可可一脸怒气的杵在门口,给他吓的够呛。

    他结巴着开口,“姐,你……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史可可径直走进套房。一边打量着房间,一边凉凉的开口,“我不能来吗?”

    她在豪华的套房里转了一圈,不由啧啧咂舌,“苏煜坤还真舍得给你花钱,居然让你住这么豪华的房间,怪不得你特么来了b市鸟都不鸟我。”

    史君君自动忽略掉史可可凉凉的语气,认同的点头,“嗯,我姐夫的确很够意思,我跟你说,这个床,可是我长这么大,睡的最舒服的床了。还有这儿的菜品,也特别好吃,你看,我都胖了。”史君君撩起衣服给史可可展示他身上的小肥肉。

    史可可恶狠狠的朝他胳膊掐了一把,“你特么长能耐了?谁叫你一声不吭就去参加比赛的?来b市为什么不告诉我?”

    史君君疼的直咧嘴,但他自知理亏,再疼也只能忍着不敢发怒,“我不是怕你把我遣送回家吗?谁让你一直不支持我唱歌的,我只能先斩后奏了……”

    “以后有事和家里人多商量,别擅作主张,一意孤行,虽然你已经成年,但这个社会很复杂,处处都得小心,你不要总是横冲直撞的想干嘛就干嘛。”史可可教训道。

    “这不是有我姐夫吗?”

    史可可简直无语,“我们还没结婚,请不要叫那么亲昵,谢谢。”

    “那不是迟早的事嘛。”

    史可可推搡着他,“行了,快去换件衣服,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晓敏,然后一起吃个饭。”

    “哦,对晓敏姐也在b市。”

    俩人到了医院,史晓敏并不在病房,史可可便和史君君去护士站询问。

    “史晓敏去治疗室做针灸了,半个小时以后结束。”护士看了眼手上的病人治疗表。认真的回答。

    史可可笑道,“哦,这样啊,那我们等等吧,谢谢小张啊。”

    自从史君君一站在那,护士站的一个小护士眼睛就不停的扫着他,然后,她暗搓搓的拿出手机点了几下,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再抬头看向史君君,最后,似乎是确认了什么一样,试探着问道,“你……你是不是史君君?”

    “是的啊。”史君君纳闷,他第一次来这啊,护士怎么认识他?

    “天哪,你真是的史君君?”听到肯定的了答案,小护士一脸兴奋加花痴,“昨天的比赛,你表现的真是太棒了,那首英文歌唱的真是太好听了,我几乎是瞬间被圈粉呢。”

    史君君听护士这么夸张,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脸害羞,“谢谢。”原来他的比赛居然有人在关注呢。

    小护士目光像雷达一样在史可可和史君君身上扫描着,“史可可,史君君,你们该不会是姐弟吧?”史可可经常来医院,和这帮护士倒是混的相当熟了。

    史可可笑道,“对,他是我弟弟。”

    “哇塞,他居然是你弟弟,不过你弟弟参加比赛你都不告诉我们,太不够意思了。”

    史可可,“……”她也刚知道好吗?

    “你们姐弟的颜值太高了,我可以和你们合个影吗?”小护士热情的拿着手机凑到了他们跟前。

    史可可想说你和史君君照吧,我就不凑热闹了。

    可她看到护士凑到史君君身旁后,自家纯情的老弟害羞的脸都红了,她只好和他们站到一起。

    “当然可以。”

    小护士打开前置摄像头,举着手机,三人自拍了好多张照片,才满意的收起手机。

    这一刻史可可丝毫没想到,这几张照片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并给史君君的比赛之路带来多大的麻烦。

    姐弟俩回了病房,等史晓敏针灸结束,史可可找秦凯给史晓敏请了假,然后推着她一起去外面吃饭。

    她找了一家普通的小餐馆,三个人坐在一起,说着清河方言,聊着老家的趣事,特别开心。

    史君君见他姐似乎是不生气了,便开始膨胀起来,“姐,你看我都进前二十名了,你这下不反对我搞音乐了吧?现在是不是从心底特别服气我?”

    史可可白了他一眼,“臭美什么?后面不是还有几场呢,等你进了总决赛再炫耀。”

    史可可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其实现在心里确实对史君君刮目相看,她以前只当是史君君好吃懒做,吃了苦,所以不愿找工作,故意打着喜欢音乐的幌子啃老。

    没想到,他还真有两把刷子,今天她仔细看了史君君的比赛视频,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她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更是从来都没认真的听过他唱歌。

    这小子,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甚至经常挤兑他的情况下,能坚持音乐这条道路,看来是真的喜欢,热爱音乐。

    她又有什么理由再反对呢?

    “那你能不能给爸妈打电话,好好夸夸我,让爸那个老古董不要再对我存有偏见,下场比赛,我很希望你们都能去现场为我加油,这种偷偷摸摸,朋友圈都不敢发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说到最后,史君君耷拉着脑袋,语气透着委屈。

    史可可赶紧给他吃了颗定心丸,“行了,你安心准备比赛,爸妈那边我会说的。”史可可看向史晓敏,“对了,晓敏,花婶哪天过来?”

    “可能下周吧,她说等给果树打完药,就过来。”

    “嗯,那如果我爸妈过来的话,可以让他们结伴同来,车上也好有个照应。”

    几个人聊的不亦乐乎,可联系不到媳妇的苏总这会确实相当烦躁,莫不是因为他瞒了小舅子的事,媳妇还在和他生气?

    苏煜坤给史可可打电话打不通,便给史君君发了微信,问他们在哪。

    史君君赶紧给他分享了位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