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故人见面
    何赛花坐在豪车里,神情有些恍惚。

    没想到时隔多年,她又来了b市。

    想当年,她第一次来b市,是和史晓亮他爹出来打工。

    现如今,晓亮他爹都已经去世快十年了。

    史可可开着车,和何赛花聊天,“花婶,家里现在不忙了吧?我听晓敏说我晓亮哥在卖场工作也挺好的?”

    史可可的话打断了何赛花的思绪,她掩去脸上的情绪,笑着开口,“嗯,家里这段时间都闲着,现在就等中秋节卖苹果了。晓亮在县里的大卖场做保安,工资也挺高的,最近他还交了个女朋友,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说起来,这还的感谢你和泰勇他们呢,听说这个招商引资项目还是你招来的,可可,你真的是越来越出息了,找的对象看起来也很英俊。”

    史可可笑笑,“花婶,你过奖了,我也是运气好而已。”

    何赛花看了眼专心开车的史可可,内心挣扎了一会,有些愧疚的向她道歉,“可可,我……我一直想和你说句对不起,之前的事,是我的错,不该管你要钱,我当时,也是没办法,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你晓亮哥也老大不小了,所以……”

    史可可这个时候也不想提那些不愉快的事,“都过去了,花婶,以后晓亮哥有了对象,你也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他也该自己学会独立了。”史晓亮的好吃懒做,纯粹就是被花婶给惯的。

    俩人一路聊着天,车子很快就到开了医院。

    下车后,史可可提着花婶的行李,带着她往住院部走去。

    此时,史晓敏早就在病房走廊里等着了,她看到史可可和她母亲从电梯出来,欣喜的喊道,“妈,你来了,我好想你啊。”

    花婶快步奔到晓敏面前,蹲下,“晓敏,妈也想你,你说你的腿有反应了,是不是?”说着她着急的去摸晓敏的腿。

    史晓敏抓住她母亲的手,“妈,我们进去病房里再说吧,在这影响别人。”

    史可可提着行李站在一旁,“是啊,花婶,先进去吧,你也累了一路了。”

    花婶起身,有些不好意思,“好好,看我一着急,就忘了这是公共场合了。”

    她推着史晓敏一起进了病房。

    母女俩好久没见,还真有很多话要说。

    “晓敏,你电话里说,你还在这边认了一个干妈?你这孩子,之前也没出过远门,怎么胆子这么大,干妈是随便能认的吗?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

    史晓敏无奈的向她解释,“妈,哪有那么多坏人啊,再说,就我这个样子,人家能骗我什么?”

    何赛花一想也对,不过,她又想到晓敏给对方献血的事,“说不定人家就是因为你血型特殊,想用干女儿这个身份套牢你呢。”何赛花可精明着呢,晓敏可是医生口中说的熊猫血,万一对方有什么特殊疾病,需要长期输血之类的。

    经何赛花这么一说,史可可突然如梦初醒,对哦,那个谢阿姨对晓敏好的实在有点过分,她们认识也就两周而已。

    居然能亲昵到那个份上,还迫不及待认晓敏做干女儿,她该不会真如花婶所说,有什么企图?

    “晓敏,你记住,以后不管谁再用任何理由让她输血,你都不可以答应,你自己的身体还没好,这个时候马虎不得。”史可可不放心叮嘱她。

    “你们想多了,干妈她不是那种人。”听着她母亲和可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史晓敏有些不高兴。

    史可可见史晓敏脸色不太好,也识趣的没再说下去,她看向何赛花,问她,“花婶,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下车后你还什么都没吃呢?”

    “我不吃了,我们在车上吃过了,等晚饭的时候我和晓敏一起吃吧。”

    “可可,你回去陪你爸妈吧,晓敏这边有我照顾,你不用担心。有事我们会给你打电话的。”

    史可可也觉得自己在这也没什么用,正好让晓敏和她妈妈好好聊聊。于是她点头,“那好吧,那我先回去,晚上再过来,我们一起去吃饭。”

    史可可刚要开门出去,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原来是保姆推着谢兰过来了。

    “谢阿姨,你又来看晓敏啊?”史可可跟她打招呼,因为刚才花婶的提醒,这会史可可看到谢兰,不由多看了两眼,不过,看她除了腿上打这石膏,脸色什么的都很好。倒不像是有病之人。

    谢兰笑道,“早上我听晓敏说她母亲下午过来,索性这会待在病房里也无聊,所以过来看看,顺便认识一下晓敏的妈妈,毕竟我都认了她的女儿做干女儿呢。”

    “这样啊,花婶刚过来,就在病房里呢,谢阿姨你进去吧。”

    史可可让到一边,将谢兰的轮椅让了进来,“晓敏,谢阿姨来了。”她侧首对着晓敏说了一声,便离开了。

    “干妈,你过来了?快进来吧。”史晓敏躺在床上,热情的招呼,“妈,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我在医院认的干妈。”

    何赛花此时正提着行李包打算往储存柜里放。

    听到晓敏的声音,她微笑着转身,“你好,我是……”

    砰!

    行李包突然扔在地上的声音突然突兀的传进病房里每个人的耳朵里。

    花婶自我介绍的话就那么卡在了嗓子眼。

    她脸上瞬间满是惊恐之色。

    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呆呆的站在那。

    轮椅上的谢兰,在看清和她打招呼的人的脸后,同样神色微变,她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如同见鬼。

    虽然过去这么多年,这张脸已经衰老了很多,而且满是皱纹,但是,她还是准确无误的认出了她。

    当然,看对方的神情,也一定是认出了她。

    所以……

    谢兰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这个轮椅上坐了六年的被她认成干女儿的孩子,原本就是……

    因为这个认知,谢兰搭在轮椅上的双手颤抖着,她的内心此刻已经翻起了海浪波涛。

    史晓敏看到呆呆地互相望着对方不说话的两个人,疑惑道,“妈,干妈,你们怎么了?”

    花婶这才回过神来,她支吾道,“没事,没事,我就是刚才手滑了一下。我……我去打点水,给客人喝。”

    说着何赛花像是极力掩饰什么似的,逃也似的提着水壶出了病房。

    谢兰木木的坐在轮椅上,看着床上躺着的面容清瘦女孩,她的眼睛里已经涌上了酸涩的泪水,胸口仿佛被人揉进了一把碎沙子,疼的她喘不过气来。

    良久,她才用尽全力,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晓敏,你好好歇着,我突然腿有些不舒服,先回病房了。”说完就让保姆推着她离开。

    史晓敏纳闷的看着谢兰轮椅从门口消失,很是不解,她妈妈和她干妈这是怎么了?

    感觉好像之前认识一样。

    不过,就算认识,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啊。

    回到病房,谢兰整个人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保姆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小心翼翼的问道,“太太,您怎么了?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给您看看。”

    “不用,扶我去床上休息吧。”

    保姆将她扶到了床上,谢兰摆摆手,“你先回家吧,晚点再过来,我想睡会。”

    “哦。”保姆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样子,很不放心,“太太,您真没事吗?我看您脸色不太好。”

    “没事。出去把门带上。”谢兰有气无力。

    听到病房门被关上的声音。谢兰再也忍不住,蜷缩在病床上嚎啕大哭。

    这都是报应啊。

    可是老天,为什么不报应在她自己身上?而要让她的孩子受这么大的罪!

    她本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她本应该有美好的未来,会有一大堆优秀的男孩子追求她……

    可是她却在轮椅上坐了六年,甚至如今千里迢迢来治病,都得靠朋友。

    都怪她!

    怪她一时鬼迷心窍,怪她贪图富贵,被猪油蒙了心。

    谢兰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才慢慢平复下来。

    她想起那个女人,她的眼睛里带着恨意。

    当年,她明明保证过,会好好对待她的孩子,可是,为什么,却让她的女儿过成了这样?

    她到底是怎么照顾孩子的?

    而何赛花,以打水为由急促的逃出病房后,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看到了谁?

    居然是她!

    她一来b市竟然就看到了她,可怕的是,晓敏居然认了她做干妈!

    难道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吗?

    可是,她的女儿,她给人家养成了这样!

    如今,再见面,她该如何向她交代?

    不过,何赛花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她的儿子呢?如今又变成了什么样?说起来,从一生下孩子,她就再也没见过他。

    以前是断了念头,从不往这方面想,可是现在,她见到了谢兰……

    花婶不知在水房里待了多久,才魂不守舍的去了病房。

    史晓敏越看越感觉她妈妈不对劲,她打量着她,担忧的问道,“妈,你怎么了?这么半天去哪了?”

    何赛花搪塞,“没去哪,可能有点晕车,所以出去透了透气。”

    “哦,这样啊,那你赶快过来躺会吧。”

    “不用了,晓敏,那个……”何赛花欲言又止,顿了片刻,又试探着问史晓敏,“你那个干妈,你们俩相处的好吗?”

    “妈,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吗?干妈她对我特别好,每天都给我送吃的。”说起和谢兰的相处,史晓敏明显很开心。

    何赛花又忍不住问道,“那他们家其他人呢?你都见过吗?他们对你态度怎么样?你干妈她,自己应该也有孩子吧?”

    “嗯,她有一个儿子,不过,不怎么来看她,倒是她老公对她特别好。”

    “那你有见过她儿子吗?”

    “见过,不过,看着凶巴巴的不太好相处。”史晓敏想起秦明那次来她病房找谢兰时那拽拽的样子,就不太舒服,她知道,干妈的儿子,根本看不起她这种从村里来的人。

    何赛花听着史晓敏的话,神情木木的。

    凶巴巴的,不太好相处?

    那他若是看到她,对用什么样的表情和态度对她说话呢?

    “妈,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史晓敏不解。

    “妈,妈,你怎么了?”

    “啊,我没事。没事。”何赛花眼神闪烁着,不知该如何面对史晓敏。

    这时,谢兰的保姆突然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晓敏,太太说,她明天就要出院了,那边有很多东西用不上,拿回家也多余,想让你母亲过去,帮你拿过来。”

    保姆看着何赛花,笑着邀请,“晓敏妈妈,走吧,我带你过去。”

    何赛花一听谢兰要见她,内心一万个拒绝。

    她现在怎么敢见她?

    “张姨,不用了吧,我们怎么好意思一直拿我干妈的东西?”之前她就已经够麻烦人家了。

    保姆很礼貌,“没事的,晓敏,都是一些生活用品,反正太太也用不上,正好你母亲过来了,可以拿过来用。”

    “妈,既然我干妈让你去拿,你就过去吧,她这段时间对我挺照顾,正好她明天要出院了,你过去感谢一下她。”史晓敏觉得,她母亲既然来了,出于礼貌,的确应该过去对谢兰道声谢。

    虽然他们是村里人,但也不想让城里人觉得他们不懂礼数。

    史晓敏都这么说了,何赛花推脱不得,只能跟着保姆步履维艰的出了门。

    何赛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了谢兰的病房。

    谢兰躺在床上,脸色极不好看,“小张,你先出去吧,去晓敏那边看看她,我和晓敏妈妈聊会天。”

    保姆应了一声,便识趣的出了病房。

    何赛花战战兢兢的站在那,浑身都在发抖,她根本不敢去看谢兰的眼睛,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俩字,“太太……”

    “住嘴,别让我太太。”谢兰面目狰狞,抄起床头柜上的一个杯子,就朝何赛花砸了过去。

    幸亏何赛花站的远,谢兰又刚受过伤,没有多大力道,所以杯子并没有扔到何赛花身上,而是砰一声碎在了地上。

    看着谢兰怒气冲冲的样子,何赛花吓的腿软,一下就跪了下去,“太太,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办法……晓敏她从山上摔了下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