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我要见我女儿也
    「你今天去见我爸妈,提起我的时候,他们什么反应,以你之见,他们相信那些文件内容的可能性大吗?」

    顾逸臣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是因为怕自己的父母不愿认她,所以担心的睡不着,他看着于佳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忐忑与不安,眸底满是心疼。

    她看起来总是一副坚不可摧的样子,其实,内心是很脆弱的,她也需要肩膀依靠,她也渴望家庭给予的温暖。

    此时顾逸臣更加好奇于佳这几年的生活状态到底是怎样的?妞妞的父亲又在哪?他们为什么离婚?甚至他都自责的想,是不是因为当年他和她那件荒唐的事,被对方知道,所以嫌弃她,才跟她离婚?

    想到这中可能性,顾逸臣更加坚定了以后他一定会拿妞妞当亲闺女对待的想法。

    他给于佳回了信息,「别担心,我相信他们一定会联系我的,我们要给老人时间。毕竟于馨的事得让他们慢慢消化。」

    反正他都想好了,如果明天他们还没动静,那他就再跑一趟医院,再去说服于紹鸿,总之,不管用多少办法,付出多少代价,他一定会让于佳堂堂正正的回到于家,不仅如此,本该属于她的一切,他都会帮她夺回来。

    于佳看到顾逸臣的信息,忐忑的心这才渐渐平复了下来,她给他发了句「谢谢,晚安。」就关了机。

    顾逸臣也回了晚安,嘴角噙着甜蜜的微笑进入了梦乡。

    弟二天,一直到快中午,顾逸臣都没有接到于紹鸿的电话,这让本来就信心不足的于佳更加失落,她早上什么都没吃,一直在酒店坐立不安,顾逸臣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思量着该找时间再过去一趟医院。

    而医院那边,从顾逸臣昨晚离开后,于紹鸿就陷入了沉默。于母,则是一直坐在一旁抹眼泪。

    于紹鸿从一开始的震惊,不可置信,到后来,他回忆起这些年于馨的表现。

    虽说她乖巧懂事,善解人意。但细想下来,还是有很多让认无法理解的情况。

    比如,五年前那个叫小萍的保姆。就是于馨亲自去劳务市场领回来的。之后在家里。那个叫小萍的经常鬼鬼祟祟从于馨房里出来,有时候两个人总是嘀嘀咕咕不知在聊着什么。当时的他,作为一个日理万机的生意人,根本不会去在意这些小事。

    那个时候,于馨虽然表面上看似和于佳姐妹情深,当其实经常会有意无意的在他面前告状,说于佳的不是,加上于佳性格总是像个男孩,又不怎么和他这个父亲亲昵,所以就算有时候知道是于馨故意告状。但他总算自然而然的会教训于佳。

    于紹鸿又想到从于馨大学毕业后。不止一次提出要管理公司,让他退休享天伦。

    因着于馨的身世,从小他一向偏袒她,所以,于佳不争气做了那种伤风败俗的事被他赶出去后,他本就打算让于馨将来继承他的公司。

    但是,才五十岁就被逼着退位让贤,这让于紹鸿心里极度不舒服,但是身体抱恙,再怎么不服输,还是得将公司大小事物交给于馨打理。而于馨也的确努力,大学毕业也就一年多,已经能游刃有余的解决很多工作上的事,这让他倍感欣慰。只是,想到她从不知什么时候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还偷偷和章家那边的人一直保持联络,甚至暗中给他们又是汇款,又是往公司安插人手,还在他们面前装作一副若无其事,乖巧可人的样子。于紹鸿心底突然升起一股凉意,这个孩子,心思太缜密,太可怕,这一切。应该是章家人暗自指点,当年于馨的父亲出事后,于馨的叔叔就曾带着一帮人来闹过事,当时有警方介入,他们也没掀起什么风浪。

    此时,于紹鸿心里突然庆幸,庆幸昨晚那个叫顾逸臣的出现,不然。若是再晚一段时间,也许他真就将手上的股份转到于馨名下了。

    于佳的母亲并没有老伴想的那么多,但她从看到那个文件上的内容后,就坚定不移的相信自己的女儿当年是被陷害的。

    自己生的孩子自己最清楚,虽然于佳青春期的时候比较顽劣,不像于馨那么乖巧懂事,可她绝对不是那种不知检点乱来的孩子,当年发生那件事后,她想去顾家找顾逸臣的父母,希望他们能让两个孩子试着相处看看。

    可是,于馨跟保姆小萍说,他们顾家根本不给开门,还骂他们于家的女儿不知羞耻,勾引他们儿子。

    当时的她身心都遭受重创,任由于馨帮忙处理这事。

    那个时候,她最欣慰的是有懂事的小女儿陪在她身侧,开导她,照顾她。

    现在想想,这一切真的是破绽重重,自己当时却根本没有怀疑过于馨。

    那么乖巧的懂事的女儿,当时才十七岁的女儿,怎么可能,有那样的心计?

    早上,于母顶着哭肿的双眼,看向老伴,“你把昨晚那个叫顾逸臣的电话号码给我,我要见我女儿,我那可怜的孩子,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面,不知吃了多少苦,是我对不起她,是我瞎了眼,我养了一只白眼狼,害我自己的女儿被赶出家门。”

    于紹鸿沉着脸没说话,半晌,他问道,“当年,于佳刚从家里出去的时候。你不是偷偷联系她,给她打生活费,后来为什么斷了联系?”

    于母惊讶的看着他,似是没想到他居然知道这件事,眼神有些闪烁,“你怎么知道我偷偷给她生活费的事?”这件事她做的很隐蔽。生怕被他发现阻止她,因为当时他赶于佳出去的时候,说过让她自生自灭,谁也不许管她。

    于紹鸿哼了一声,“你真以为我铁石心肠?”

    于母抹了把泪,回忆起当时的情况,眼里满是愤恨,“还不是于馨,有一次我俩去逛街,她不小心弄丢了我的手机,后来我打算补办号码,结果她非我那个号不号,数字不吉利,买了新手机后就给我另换了号码,于佳那个时候刚到国外,她给我的号码我没记住,一直是存在手机里的。手机一丢。就无从联系了,现在想想,她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弄丢我的手机,这个人太可怕了。这么多年,我们到底养了个什么蛇蝎心肠的东西在身边。我现在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你把那个号码给我,我要联系顾逸臣,我一定要见我女儿,我真是一刻都等不了了。”于母催促。

    于紹鸿眼底透着幽暗的光,“急什么?”他想到今天公司有个重要项目要签,到时候一定需要他这个董事长的亲笔签名,“一会于馨可能会过来,你给我放机灵点,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要让她有所察觉。”

    于母急了,“凭什么要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拿她当宝贝女儿养?”

    “愚蠢,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你给我听清楚了,一会她过来你最好隐藏好自己的情绪,表现的跟平时一样,你要哭哭啼啼或者提了于佳,让她对我们有所防备,怕是以后

    事情就不好办了。”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我女儿?”于母着急。

    “我都说了要沉住气,这件事等我派人核实清楚再说。晚点见她,对大家都有好处。”虽然他已经相信,于馨的确有问题,但很多事情,他还是要自己弄清楚才踏实。

    以前被个小女娃牵着鼻子走,现在,是时候让她见识一下,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