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断了念想
    她应该喊他粑粑,或是爹地才对!

    不过,他听出了另一个重点,昨天玩冒险游戏?

    顾逸臣不解的看向于佳,果然看到她正紧张的看着他,视线对上,于佳示意顾逸臣别说漏嘴。

    顾逸臣会意,“对,昨天玩游戏的时候,叔叔……”他别扭的说出了这个称呼,“是突然肚子疼了。”

    妞妞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说的有板有眼,“那是不是顾叔叔的肚子里有虫虫?妈咪说,肚子里有虫虫的话,就会肚子疼哦。”

    “嗯,应该是有虫虫。”

    史可可识趣的拉着苏煜坤俩人默默地退出了病房。

    走廊里,苏煜坤看着史可可的熊猫眼,抬手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昨晚不是叫你们回去休息,黑眼圈怎么这么重?”

    “佳佳担心孩子,不敢睡,我也没什么困意,就跟着她一起熬了。”她看着他疲惫的俊脸,以及和自己一样重的黑眼圈,“你是怎么回事?也一夜没合眼?”

    说起这个,苏煜坤脸色立马变的哀怨,“别提了,那货半夜打完吊瓶后醒来了,然后开始向我炫耀他的女儿,一会嘚瑟,一会傻笑直到天快亮他才睡着……”

    史可可嘴角微抽,看来这顾逸臣是个十足的女儿控啊。

    不过,经过这次事件,于佳会让妞妞认他吗?

    病房里。

    于佳盛了碗汤,端到顾逸臣面前。

    “喝点汤吧,这是我家阿姨早上熬的。”

    妞妞在一旁看着她妈咪似乎没有喂顾叔叔的意思,立马站出来抗议,“妈咪,顾叔叔肚子疼,你喂他喝,以前我肚子疼的时候都是你喝我喝的。”

    顾逸臣简直感动的泪流满面,果然是他的贴心小棉袄,太体贴了有木有!

    顾逸臣也是相当配合,立马化身戏精,整个人变的虚弱无比,仿佛一个汤勺都拿不动。

    “可以自己喝吗?”于佳问。

    “应……应该可以吧。”顾逸臣虚弱的缓缓抬起有些微颤的手臂,“艰难”的去拿汤勺。

    于佳看他那副样子,终是不忍心,毕竟他是为了救妞妞受的伤,“你躺好,我来吧。”

    顾逸臣立刻乖巧的躺好,依旧一副无比虚弱的模样,心底美滋滋的等待于佳投喂。

    喝了一碗,本来已经饱了,而且他这种情况,医生也不建议多吃,可他硬是又喝了一碗,以至于,后面可苦了苏煜坤,一直扶着人上卫生间,最后还把伤口给折腾开了。

    顾逸臣喝完汤,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这才想起了正事,“于馨那边怎么样?她的同伙都落网了吗?”

    “嗯,不用担心,早上公安局传来消息,章宏涛父子也被抓了。”于佳说道。

    闻言,顾逸臣心底的石头落了地,那些人若是跑掉,迟早是后患。

    ……

    看守所里。

    于绍鸿去见了于馨,于馨因为昨晚的是受了刺激,警察录口供的时候,她一直沉默不言。

    说实话,她没想要伤害孩子,或是伤害任何人,她只是想拿回于家的公司而已。

    只是,那种情况下,顾逸臣突然冲上去,她什么都没想,几乎是出于可能,就将刀捅进了他的身体。

    她也不知道那一刀下去,对方伤成了啥样。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完了!

    她的人生完了!

    于绍鸿到了看守所,见到了目光呆滞的于馨,他的内心很是难过,同时更多的是对这个从小宠到大的女儿的失望。

    “于馨,我今天过来,想和你聊聊。”虽然已经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但于绍鸿,还是想把当年的事件的真相告诉她。

    他不想再遗留一个祸端,等于馨以后再报复他和家人。

    于馨表情木木的,没说话。

    于绍鸿从小窗口处将一个文件袋递进去,“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没有害过你父亲,我和他是兄弟,曾经一起拼搏,一起创业,一起畅想过美好的未来,可是很遗憾,他后来在章宏涛的诱导下,走上了歧途,最后搞的家破人亡。如果不是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是打算将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的,之所以我和你妈把你抱回来就对外宣布是我们的孩子,一方面是,我希望给你一个美好的人生,让你无忧无虑的过一生,更重要的,就是防止你父亲的那些所谓的家人找到你,利用你。如今这样的结果,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于绍鸿顿了一会,见于馨似乎一直木讷的坐在对面,并没有打开文件袋的意思。

    他叹了口气,“你好好冷静一下吧。这份文件,我希望你能好好看看。对了,章宏涛父子昨夜也落网了。但是他们拒绝招供,并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你身上,这样的话。这个案件对你会很不利,如果你手上有关于他们父子参与此次事件的证据,我希望你积极交给警方,好好配合调查,你以后得路还很长……”

    说完这些,于绍鸿起身,打算离开看守所。

    对于这个女儿,他已做到仁至义尽!

    于绍鸿怀着沉重的心情,刚迈出两步。就听于馨突然咚的一声跪下,“爸,对不起,对不起……”

    她的声音充满悔恨与自责,似乎是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于绍鸿听着于馨的哽咽声,眼底也是染上了一层雾气,他没有说话,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了看守所。

    ……

    顾逸臣在c市这边的医院养了三天,在他明示暗示下,苏煜坤和史可可这俩电灯泡终于回过神来,以工作为由,回了b市。

    本来他还打算就这样住下去,每天妞妞都会拉着于佳来看他,还会给他喂汤,妞妞陪他聊天,在外人看来,俨然一副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画面。

    他也相信,若一直这样下去,她们母女接受他是迟早的事。

    可是顾夫人知道儿子受了伤,心疼的直接雇了家直升飞机就来接人了。

    顾逸臣死活不想走,但是根本拗不过他母亲,虽然平时顾夫人在家一副傻白甜的样子,但那都是被他父亲给宠的。所以她一旦强势起来,顾家没人敢反抗,因为人家有老公撑腰。

    “儿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听说是见义勇为受的伤?你这死孩子,救人的事有警察,你逞什么能?你要出点啥意外?叫我怎么活?”顾夫人一进病房,就对着他一通抱怨。

    顾逸臣知道他母亲是关心他,“妈,我这不没事吗?再说我救的可是……”话到嘴边,顾逸臣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闭了嘴,差点就说出是你们孙女这个真相了。

    这件事,暂时还不能让他们知道,以免弄巧成拙。

    顾夫人疑惑,“你救的是谁?”

    顾逸臣眸光流转,赶紧换了个说法,“就是妞妞啊,那次被我带回咱家的妞妞,那么可爱的孩子,被坏人抓走,我能不出手相救吗?再说,我这不是没事?”

    “原来是那个孩子,行了。废话少说,我雇了直升机,马上出院。回b市休养。”

    顾逸臣没法,只得被他父母以及同行来的医生弄上了直升机,直飞b市。

    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和于佳还有妞妞都没告别。若是明天她们来医院没看到他,得有多着急。

    直升机没用二十分钟,就飞到了b市,然后,他就被送往了提前安排好的医院vip病房,接着又是一帮医生给他进行各类检查。

    折腾了快俩小时,医生终于得出了结论,“顾先生,顾夫人,顾少爷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伤口也愈合的很好,在医院安心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然后,医生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病房。

    终于消停了,顾逸臣有气无力的看着他父母,“爸,妈,我现在可以休息一会吗?”

    “可以,可以,儿子,我和你爸包了隔壁一间空着的vip病房,我们就住在那边,你有事就叫我们。”

    顾逸臣,“……”这特么算什么事!

    他来不及吐槽他母亲奇葩的行事风格,他心里还惦记着他的一大一小俩美女呢。

    等他们出去,他赶紧拿出了手机。

    他给于佳赶紧发了短信,告诉她自己被家里人开来的直升机接走了,然后等于佳和妞妞回了b市,让她们过来看他。

    于佳收到顾逸臣短信的时候,吓了一跳。

    顾家人居然这么壕气,从c市到b市,开车也就俩小时,顾逸臣的伤口其实也不深,也不在致命位置,经过这三天的休养,其实坐俩小时车完全没问题。

    若是他们开个房车什么的,她还觉得无可厚非。

    可人家直接直升机就开来了!

    他们于家跟人相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于佳这个时候突然害怕起来,以顾家的实力和财力,若是跟她抢妞妞,他们于家根本不是对手。

    通过昨天的绑架事件,她深知女儿在她心里的位置,一想到妞妞很有可能和她分别,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她的心就一阵哆嗦。

    不,离开妞妞,她活不下去。

    虽然顾逸臣没有明说人孩子什么的,但这两天的相处,她完全能看出来,他的心思。

    她必须段了他的念想。

    心下一想,于佳给顾逸臣回了信息,{这次的事,很感谢你,以后我和妞妞可能就不回b市了,马上要开学了,我会给妞妞在这边安排幼儿园,我爸妈年纪大了,他们很稀罕孩子。而且,这次事件已经在她心里留下了一些阴影,以后我希望给她制造安静的成长环境。所以,我想,请你以后尽量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顾逸臣看着这条信息,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我和妞妞不回b市了!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孩子面前!

    所以,于佳的意思,是根本没有和他进一步发展的意思?

    而且,也不让他和妞妞相认?

    那么,这三天在医院“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其实都是在演戏?

    顾逸臣一把将手机扔到地上,一拳砸在床上,因为太大力,震的伤口一阵钝痛。

    当然,比伤口更痛的,是他的心!

    苏煜坤这边最近在忙竞标的事,这是yh集团总部迁回国内后,公司第一次参与政府的公开招标。

    银水弯那块地,地理位置极佳,如若竞标到手,不管是开发楼盘,还是建造写字楼,利润都相当可观。

    所以,b市很多有实力的企业都盯着这块肥肉。

    当然,对于yh集团来说,超越算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他打算等这件事结束后,就向史可可求婚,然后去老家订婚。

    史可可因为一系列的私事,最近对公司的事也不怎么上心,除了做好她负责的一项工程之外,对公司其他事几乎是一无所知。

    司翰约了她n次,除了她为了答谢停车场遇袭请他吃了一次饭外,后面就再没有和他一起吃过饭,就连公司聚餐,她都很少参加。

    因为她的下班时间排的特别满,不是去医院照顾晓敏。就是被苏煜坤拖回家,亦或者帮于佳看妞妞。

    今天是史晓敏推拿疗程的最后一天,接下来,就要开始试着站立,复健,这段时间的治疗有没有效果,就看今天了。

    所以,史可可一下班就开车前往医院。

    超越总裁办公室。

    “司总,下周一就是政府公开招标的日子了,yh那边的底价,我们到现在还没摸清楚,史可可这个棋子怕是根本没法利用……”皮特站在办公桌,面露担忧之色。

    司总为了拉拢史可可,这几个月以来,又是送早餐,又是见义勇为,甚至故意在公司员工年前表现出对史可可的爱慕之意。

    可是不管司翰怎么明示暗示,那个女人就是无动于衷。

    司翰面上一片阴鹜,“这个女人,不识好歹,算了,不用再在她身上下功夫了。”

    “那竞标的事……”皮特疑惑的看向他。

    “放心,这个世界上,多的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的人。”司翰眸底闪着寒光,“这一次,我不但要拿下银水弯那块地,也要给史可可那个女人,一点教训。”

    皮特作为秘书,识趣的没再多问,恭敬的退了出去。

    皮特出去后,司翰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喂,倩倩小姐,晚上一起吃饭吧。”

    “前两次见面,和你聊的真的很愉快,今天正好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题外话------

    有人又要开始作妖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hello,傲娇总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