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身世之谜即将揭开
    “前两次见面,和你聊的真的很愉快,今天正好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似乎是那头的人给了肯定的回答,司翰嘴角微勾,“那晚上八点,钱柜俱乐部见。”

    ……

    史可可到医院的时候,史晓敏的病房里已经有好几个人,除了花婶和秦凯之外,谢兰也在保姆的陪同下过来了。

    应该是听说晓敏今天要尝试站立锻炼,特意过来给她加油的。

    只是,病房里的气氛似乎有些凝重,史晓敏穿着病号服侧躺在床上,被子也没盖,脸埋进了枕头里,史可可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秦医生,你们都在啊。”史可可走过去,跟床边的几个人打招呼。

    秦凯抬头,神色也是有些紧绷,“可可来了。”他朝病床上示意了一下,“你过去安慰安慰晓敏吧。”

    史可可看这情况,心里隐约明白了些什么,她的心也是忽地一沉。

    她坐到床边,抬手去拉史晓敏的手,只是,当她手刚触碰到史晓敏的胳膊时,史晓敏一躲,错开了她的触碰。

    史可可这才看到,她的整个手臂和手心都擦脱皮了,史可可心下一急,“晓敏,你的胳膊怎么了?快让我看看。”说着她又去着急的拉史晓敏的手臂。

    史晓敏不说话,只是整个人蜷缩的更紧了,隐约可以感受到她的瘦弱的身躯微颤。

    “晓敏胳膊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史晓敏不回应她,史可可只能转头问病房里的其他几个人。

    何赛花和谢兰闻言,都神色暗淡的低着头,似乎是很难说出那个另人不愿相信的答案。

    “秦医生,到底怎么回事?今天不是……”要晓敏尝试着站立吗?

    “来我办公室聊吧。”秦凯看了眼病床上的人,说完径直出了病房。

    史可可只得跟出去。

    “秦医生,到底发生了什么?”进了办公室,她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可可,对不起,我可能,让大家失望了。”秦凯颓败的垂着眸子,脸上尽显失落和歉意。

    史可可虽然已经猜出了答案,但她内心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和侥幸,可是,此时听秦凯这么亲口说出来,就像被判官判了刑一样,她身体哆嗦了一下,脚下差点没站稳。

    “所以,晓敏的治疗是失败了吗?那她胳膊上的伤?”史可可艰难的问道。

    秦凯说出了实情,“下午,我们去复健室尝试站立,可是试了很多遍,都没能成功,晓敏不放弃,一直在那练,结果摔了跤。”

    史可可听着这样的结果,也不知说什么,她沉默了一会,不死心的问,“那现在这情况,该怎么办?已经治疗了一个月,也不能就这样放弃啊,之前,你明明说过有希望的。”

    秦凯有些尴尬,他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现在搞的他跟不负责任的庸医一样。

    “我再研究一下治疗方案,明天和医院专家会诊商量讨论,可可,你安慰安慰晓敏,告诉她,别放弃,这个治疗方案失败了,我们还可以想其他办法。”

    当初,他在心里没底的情况下,执意接诊,恐怕现在去找其他专家,人家都避之不及,但让他直接给晓敏的腿定论无意义治疗,不管从哪方面,他都不忍心。

    所以只能他再研究一下治疗方案再说。

    也许是他们太心急了,应该再基础治疗一段时间后,尝试站立行走的。

    “好,我知道了。”

    史可可回到病房,秦凯也跟了过来,“二婶,走,我送你回家吧。”

    谢兰自从史晓敏在复健室摔了以后,就一直坐在晓敏的病床边抹眼泪。

    谢兰在病房,何赛花识趣的只能待在外面。

    对于这俩人角色互换似的相处方式,秦凯心底直纳闷。

    他二婶,这是有多喜欢史晓敏,搞得比人亲妈还关心她。

    听到秦凯要送她回家,谢兰看了眼病床上的女孩,很想说点什么,最终她只是说了句,“晓敏,你好好歇着,我先回去,明天再来看你。”

    然后就被秦凯搀扶着出了病房。

    何赛花本来已经在医院待了好长时间,史可可父母回老家的时候,她之所以不愿意回去,就是心里有个念想,想能和她儿子说上话。

    可是自从那次秦明医院接了谢兰以后。就再也没来过,当然他没事也不可能来医院。

    就算来了,见面了,秦明根本看不起她这种寒酸的农村妇女,更别提和她认识聊天。

    何赛花也曾旁敲侧击的在秦凯那打听过秦明的生活,可秦凯似乎和秦明关系不是很好,何赛花怕露馅,也不敢问的太直白,所以迄今为止,她和秦明就还是陌生人。

    其实这两天她已经死心了,现在,晓敏的腿,也治失败了。

    所以,她觉得自己已经没必要待在这每天担惊受怕的怕谢兰找她麻烦。

    史晓敏也没必要待在医院了。

    她打算让史晓敏出院回家。

    本来,何赛花上次听到谢兰和晓敏聊天的时候说,以后不管晓敏治到啥程度,她都愿意拿晓敏当亲闺女养。

    她当时还松了口气,说实话,让她一直养着晓敏,压力真的很大,尤其她儿子史晓亮对晓敏也不是很待见,家里情况又那样,她实在是负担够重。

    可是,另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晓敏写的那什么小说,被顾逸臣看重,合约一签,给的钱居然比她从史可可手里骗来的还多。

    她实在意料不到,晓敏还有这样的能力。

    何赛花将晓敏赚钱的消息打电话告诉史晓亮后,史晓亮当即兴奋的给史晓敏打了她来b市这么多天的第一个电话,并且史晓亮再三嘱咐何赛花,让她把晓敏手上的钱管好,等她回家,就给他当彩礼娶媳妇。

    所以,现在何赛花心里一下就敞亮了,就算晓敏的腿治不好,要她伺候一辈子,也无所谓,因为她能挣钱。

    而且,这挣钱的速度,根本不是是晓亮那边工资能比的。

    此时,何赛花已经想好了,让晓敏出院,反正来这么一次医院,治了这么多日子,她也该死心了。

    以后就让她安心在家写她的小说赚钱。

    她相信,只要晓敏能赚钱,以后史晓亮的媳妇进了门,也会对晓敏有好脸色的。

    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何赛花打定主意,就打算进病房和史可可还有晓敏商量出院的事。

    不过,临走前,她心里到底还是有个遗憾……

    她知道,这次离开b市,以后恐怕就不会再来了,若是再能见一次,她的小儿子,她这辈子便无憾了。

    思及此,何赛花打算赌一把,她想,同样作为母亲,谢兰见到了她的女儿,并且已经认成了干女儿,那她,要求见一面儿子,只是见一面,也许是这辈子的最后一面。

    谢兰就算再恨她,只要她求她,她应该能满足她这个请求。

    史可可陪在史晓敏身边坐了很久,无论她说什么,史晓敏都没有一丝反应,这让她心里担忧不已。

    晓敏一向坚强,这么多年也熬过来了。但是越坚强的人,一旦内心的那份信念被击溃,那么她整个世界都会崩塌。

    这对一个人来讲,是致命的。

    史可可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史晓敏的精神世界崩塌,一蹶不振。

    史可可看到何赛花进来,起身说道,“花婶,你还没吃饭吧?这样吧,今晚你去我家住,好好休息一下,我在医院陪晓敏。”

    “我也不饿,晓敏这个样子,我哪吃的下。”何赛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本来想说让史晓敏出院的事,但看到晓敏还跟她出去之前一样缩在床上保持着那一个姿势,史可可也脸色凝重,到嘴的话终是没说出去。

    “花婶,你听我的,去吃饭吧,然后我送你去我那边住。”史可可坚持。

    何赛花顿了几秒,“不用去你那住了,我在医院门口的招待所住一晚吧,正好你好好开导开导晓敏,已经这样了,我们就面对现实,人不能跟命争。”

    “花婶,你告诉去吃饭吧。”史可可打断她的话。

    什么人不能跟命争?

    意思晓敏就这命呗?

    这话不是给晓敏伤口撒盐么!

    何赛花心里有事,正好史可可照看晓敏,她可以脱身出去办她的事,等她了了她一桩心愿,就给史晓敏办出院。

    她刚要出门,想到什么,又折了回来。

    她找了个合理的借口,“晓敏,你手机上有你干妈的电话号码吧?你给说一下,我给她打个电话问一下,她到家了没?她腿也没好利落,来看你,人家安全到家我们才好放心。”

    史晓敏没说话,只是将自己的手机拿过来放到床边。

    何赛花拿了手机点开通讯录,找了备注“干妈”的号码,记在了自己的老年机上,然后放下晓敏的手机就出了门。

    “花婶你一个人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史可可不放心叮嘱。

    “知道了。”何赛花走的很急,声音在走廊里传进来。

    何赛花走后,史可可在手机app上点了两份外卖。

    她想等一会晓敏冷静下来后,再和她吃饭。

    何赛花出了医院后,也没顾上吃饭,心里装着事,根本就感觉不到饿,她先去医院门口的招待所登记了一间房,打算在安静的环境里给谢兰打电话。

    ……

    秦家。

    谢兰从医院回来后,就躺到了床上,同样晚饭也没吃。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也许会这辈子都无法站起来,她就心如刀绞,感觉自己罪孽深重。

    本来因为晓敏治疗有希望,她心里的愧疚也慢慢减轻了,她都想好,好好陪她治病,以后说服她生活在b市,她尽自己所能,给她找一个好婆家,以后自己也好好去弥补她。

    可是,今天这样的结果,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

    连秦凯都束手无策,怕是真的希望渺茫。

    她已经在轮椅上坐了六年,难道下半辈子,还要在轮椅上度过吗?

    她这个母亲,到底能帮她做什么?

    越想,谢兰的心就越痛的无法呼吸。

    秦等下班后回到家,看到空荡荡的客厅,问佣人,“太太呢?”

    平时这个点,谢兰都会在客厅等他回家,今天一进门,整个家里气氛都不对劲。

    “先生,太太在卧室,晚饭也没吃。”保姆忐忑的说道。

    秦峰剑眉微凝,“怎么回事?是不是腿又不舒服?”

    保姆回道,“太太今天下午去医院看望晓敏小姐了,回来就心情不好……”

    又是史晓敏。

    “我知道了,把饭菜给我,我端上去吧。”

    秦峰虽然在外面强势威严,但回到家,对待妻子,还是很体贴的。

    儿子指望不上,随着渐渐上了年纪,他们夫妻俩彼此之间倒是都很关心对方。

    佣人将饭菜放在托盘里,秦峰端着往卧室方向走。

    他走到门口,刚要抬手推门。里面传出来的咆哮声,让他生生停下了开门的动作。

    “你把我女儿养成这样,还妄想见儿子?看在晓敏的面子上我不跟你算账就已经够仁慈了,你还得寸进尺!”谢兰情绪激动,怒气十足。

    门口的秦峰疑惑,儿子?女儿?晓敏!

    他刚想进去劝谢兰火气别那么大,对身体不好。

    然后,里面歇斯底里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我见到了女儿?哼,还好老天有眼,让我和晓敏重逢了,不然我做梦都想不到,我的女儿被你抱回去,竟然祸害成了这样。你居然还有脸提要见你儿子?”

    “别跟我说什么意外,我把秦明养这么大,他怎么没出意外呢?你儿子在我秦家当少爷,我女儿被你养的做了六年轮椅,我真想扒了你的皮……”

    随着“你儿子在我家当少爷,我女儿被你养的做了六年轮椅”等话传进秦峰的耳朵,他的周身瞬间弥漫上一层冷气,锐利的眸子微眯,端着托盘的手都有些微颤。

    可见这些话,对他的冲击之大。

    但秦峰是何等沉稳睿智之人,他在门口顿了两秒,很快强迫自己稳住心神,然后缓缓的从卧室门口退了回来。

    然后将托盘放回餐厅,便进了书房。

    谢兰明显是在和人打电话,电话那头是何人,她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都需要他慢慢消化。

    因为那些话,信息量太大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hello,傲娇总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