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假装互相有好感
    逸臣到了秦凯公寓门口,熟络的按了门上的密码,悠哉的走进客厅。

    一进门,就见秦凯坐在沙发上专注的盯着手上的爱派,连他都没察觉,“看什么呢?一脸淫荡的样子。”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秦凯将手上的爱派放到了身侧,“你进来怎么不敲门,鬼一样,吓死我了。”

    “知道密码还敲什么门,多此一举!”桃花眼扫向秦凯身侧的爱派,“刚才色眯眯的在看什么东西?”

    “没……没什么,谁色眯眯,你能不能别乱用词语。”

    顾逸臣大刺刺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雷倩回来了,知道吗?”

    秦凯面上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是吗?不是听说过段时间才回来,怎么提前了?”

    “应该是知道了木头辞职的事,提前回来了,今天都杀到我公司去了。”

    “要说这个女人还特么痴情,这都多少年了,本来以为在国外待几年,心气高了对木头的感情也就淡了,现在看来,她比以前更疯狂了。”

    随着顾逸臣的话,秦凯金框眼镜下的眸子一片暗色,“木头确实有让女人疯狂的资本。”

    顾逸臣并没注意到秦凯的表情,继续侃侃而谈,“关键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雷倩她这是在作死,我真有点后悔答应让她签进我公司,这以后要是疯起来,传出她恋上哥哥,**之类的新闻,到时候不是砸我公司的招牌吗?

    四眼,你给出出主意啊,木头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在意的女人,这要是被雷倩给破坏了,多可惜。”

    “那你说怎么办?”秦凯问。

    “要是搁以前,为了兄弟我可以牺牲我的色相,可是现在我……”他不能再有任何绯闻出现。

    顾逸臣凤眸微转,突然一脸邪恶的看向秦凯,“要不,你上!”

    秦凯一脸呆滞,“……”

    顾逸臣以为秦凯不乐意,继续诱哄他,“放心,也不是让你真追,就是拖住她,别让她坏木头的好事,再一方面,你就拿出自己的强项,使劲对她好,让她感受到被男人呵护的滋味,让她知道女人是用来疼的,像木头那种冷冰冰的榆木疙瘩,有什么好。”

    秦凯,“……”可是他想真追怎么办?

    ……

    史悠悠放学回来,看到客厅里的史可可,差点惊喜的晕倒,“哇,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想死你了。”

    史悠悠穿着一身红白相间的宽容校服,鼻梁上挂着一副黑框眼镜,乌黑的香菇头看起来特别可爱。

    史可可打量着面前的史悠悠,眼里满是嫌弃,“悠悠,几个月没见你,你咋胖这样了?你看你脸上那肉,还有,这校服怎么这么旧呢?不会管学校买身新的啊。”

    “哎呀姐,一见着我你就数落我。”史悠悠撇了撇嘴,不满的看着史可可。

    “好好好,我不说你了,吃饭没?”

    “我在学校食堂吃完回来的,最近妈没时间过来给我做饭,我学习又紧张,就顺便在学校吃了,对了,姐,你怎么突然过来了?”史悠悠问。

    “来相亲。”

    ……

    不知是如今社会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原因,还是史可可条件太好,林秀芬给张婶打完电话,并将史可可的的照片发给张婶不到一天功夫,张婶那边就回话了,通知史可可周六下午和对方见面,若是相不中,后面还有公务员备选。

    ……

    “可可,明天下午两点,地址我给你发到手机上了,果园里活多,我过不去,你给我重视点,对方是中学老师,人家可是知识分子,你给我打扮漂亮一点去见面,知道吗?”林秀芬在电话那头义正词严的嘱咐她。

    “知道了,知道了,你都说三遍了。我还要给悠悠辅导功课,先挂了。”史可可神色不耐的摁了电话。

    史可可水润的眼眸闪过一抹狡黠,老师是么?

    那她一定……好好打扮!

    第二天,史悠悠去了学校,史可可十一点左右便出了门,下午两点相亲,她要好好“准备准备”。

    先去买衣服。

    对于县城史可可还是比较熟悉,她知道广场那边有几家卖潮牌的服装店。她出门以后直奔那条街道。

    搞定穿着,她又走进一家理发店,做了个一次性玉米卷,其实做一次性烫染,真的是很伤头发,史可可平时染发都很少,发质一直不错,自然柔顺,看着乌黑亮丽的秀发被祸害成如此雷人的造型,史可可心都再滴血。

    但是为了破坏相亲,不让对方相中她,只能忍痛下血本。

    破洞乞丐裤,胸前印有骷髅头的宽大t恤衫。

    满是尖锐柳钉如同两只移动钉板的靴子,搭配哥特式的妆容,效果拔群。

    从她走进一家拉面馆后,周围的人那异常的目光可以看出,她的变装相当成功。

    在拉面馆解决了午饭,已是下午一点半,史可可溜达着到了昨晚她母亲发给她的相亲地咖啡馆。

    此时还早,对方还没到,她找到六号桌坐下,点了杯咖啡。

    折腾了几个小时,又是大热天,真是累够呛。

    ……

    一点五十分,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戴着金丝眼镜,温文尔雅的男人走进咖啡馆。

    他目光在咖啡馆内扫了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六号桌上。

    看到椅子上坐着个造型雷人的女孩,男子拿出手机,从相册里调出一张照片看了看,眉头微皱。

    他犹豫片刻,迈步走到六号桌前,试探性的开口,“请问,是史可可小姐吗?”

    史可可抬头,就看到一个斯文儒雅的男人站在她面前,一脸探究的看着他。

    “我是史可可,你请坐。”史可可比了比对面的椅子说道。

    “你好,我叫吴玉彬,是张婶介绍来的。”吴玉彬推了推眼镜,一边介绍自己,一边打量着对面的女孩。

    虽然女孩穿着一身非主流,脸上化着厚重的妆容,但那双灿若骄阳般的眸子却是非常明亮,应该就是媒婆发给他的照片上的女孩是同一个人没错,作为一名资深的人民教师,看人是最基本技能。

    吴玉彬叫了服务员点了杯咖啡,随后目光在史可可身上再次打量了一瞬,笑着开口,“你是家里人逼着来相亲的吧?”

    史可可错愕,“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是。”吴玉彬实话实说。

    本来他是不想来的,只是母亲催的紧,并且媒婆发过来的女孩的照片他父母都非常满意,非逼着他出来见面。

    照片里的女孩明眸皓齿,美丽动人,看着让人很舒服,索性周末没事,他便过来见见。

    没想到,眼前的女孩竟是将自己打扮的如此面目全非。

    史可可一听对方也是被家长胁迫来的,顿时感觉找到了知音,她眨了眨水润的眸子,“既然这样,那就好办多了,要不我们结成同盟,你告诉张婶,就说没看上我,同样我也说没看上你,这事就算拉倒,怎么样?”

    吴玉彬思考了一下,眸光流转,“我觉得这样不妥,治标不治本,咱俩相不成,他们还会物色其他人选让我们见面,如此下去,没完没了,不如……我们假装互相有好感,相处一段时间,这样也能暂时安抚父母,让他们消停消停。”

    史可可觉得对方这个提议似乎很可行,不管怎样先稳住她老妈,等她回了b市,她也就管不着了,“那就按你的建议,反正过几天我就走了。”

    “那我们互相留个联系方式。”

    史可可拿出手机,和吴玉彬互留了手机号,又加了微信。

    骤然,手机铃声响起。

    史可可看了吴玉斌一眼,表示歉意,然后接起电话。

    “你好,是史可可吗?我这边是县人民医院,你朋友受了伤,请你过来一下。”

    听到那边传来的话语,史可可皱眉,本能的嘣出一句,“你丫骗子吧,我哪个朋友在医院?”

    “一个叫苏煜坤的,抓小偷胳膊被捅了一刀,现在正在包扎,他说你是她朋友我们才通知你的,麻烦你过来一趟。”那边的态度依旧恭敬,并没有因为被当成是骗子而恼怒。

    ------题外话------

    苏煜坤:这就是所谓的很拉风的出场方式?

    作者君: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苏煜坤:……(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且向你扔了一坨shi!)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