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爸!十八年来第一次叫他
    餐厅包厢里。

    几个人落座,此时菜还没上来,谁也没开口说话,空气中又是一阵诡异的静默。

    史可可早就料到会是这种情况,此时她真是如坐针毡,用眼神示意了好几次苏煜坤,让他说点什么,可是那货除了对他爷爷嘘寒问暖,对其他两位根本就好视而不见。

    史可可本就是活泼的人,再者,他们全家一坐到一起,就叽叽喳喳聊个不停,此刻这种死寂的气氛,她真是感觉尴尬癌都要犯了。

    斟酌片刻,她只能多嘴的找话题。

    “张叔,张婶,那个小磊是不是还没工作?”

    一听史可可问起儿子,王玉兰语气有些无奈,“是啊,我都愁死了,你说小磊也没啥文化,去年倒是跟着张玉强去工地干了一段时间,可这孩子身体从小就弱,工地上那些力气活他是真吃不消,没干多久就回来了,他性格又内向,不喜欢和人交流,其他工作还真不好找,二十出头的人了,整天窝在家里,最近啊,我感觉他性子是越来越孤僻了,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呢?”

    性子越来越孤僻,不喜欢和人交流~

    本来面无表情的苏煜坤听到王玉兰这句话,神色突然变得有些黯淡。

    他想起了他从小在雷家的生活。

    那么敏感,那么小心翼翼……

    史可可并没注意到苏煜坤神情变化,她开口对王玉兰和张得福说道,“叔,婶,咱县城里过段时间有个大卖场要开业,是大骏的朋友投资的,到时候你们可以让小磊过去应聘,刚开始招聘应该有很多岗位可以选择,县城离家近,回家也方便。”

    “真的?大骏果然是有出息了,有那么厉害的朋友,不过,小磊没什么工作经验,不知道人家肯要他不?”王玉兰担忧。

    一直沉默的苏煜坤开口,“让他过去应聘吧,我会打招呼,给他适合的岗位。”

    苏煜坤的以德报怨,让王玉兰很是惭愧,“真的是谢谢大骏,我……”王玉兰内心挣扎了一会,为难的开口,“当年的事,是我做的不对,大骏,你别跟阿姨计较。”

    史可可心底有些奇怪,张家婶子干嘛给苏煜坤道歉?

    她虽心底好奇,但没有八卦的多问。

    王玉兰道完歉,低着头,也没指望高冷的苏煜坤回应她。

    “没事。”苏煜坤神色淡漠的开口。

    他这一句没事,让餐桌上的几个人都有些震惊。

    王玉兰简直是受宠若惊,感动的都快哭了。

    张大爷也是很高兴,当年的事在他心底也是个疙瘩,他知道孙子这么多年不回来,就是因为十多年前他被王玉兰赶出去后伤了心。

    现在看着儿媳妇给孙子道歉,大骏也原谅了她,张大爷真的是感觉此生没遗憾了。

    很快丰盛的菜肴上桌,苏煜坤虽然话少,但他给爷爷倒酒的时候,给张得福和王玉兰也各自斟了一杯,气氛倒也没刚开始那么凝重。

    吃完饭后,史可可如释重负,打算回史悠悠的出租屋坐史君君的摩托车回家。

    苏煜坤叫住她,“把你的证件给我,我去网上订票。”

    史可可:“啊?我自己来就行,现在是淡季,当天去车站买票也可以的。”

    “我给自己订,给你顺带买一张。”苏煜坤说道。

    “你也要回去?”史可可惊愕的看着他。

    苏煜坤一副看白痴的眼神,“废话,不回去在这养老?”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要和我一起回去?这边度假村的工作你不管了?”

    苏煜坤眸光微闪,他根本就不是来工作的好吗?

    “你把规划图做出来后,资金到位这边开始施工就行了,会有专业人士负责的。”

    “哦,这样啊,我没拿证件,等回家给你拍照发过来。”史可可一边回答他,一边在心里吐槽,苏煜坤这货也太任性了,来清河这些天,根本就没怎么管工作上的事吧。

    说是协助那个胡瑞杰,可她怎么感觉胡瑞杰在他面前,就跟个马仔似的呢。

    ……

    史可可走了之后,苏煜坤一家也回了酒店房间。

    苏煜坤照顾爷爷泡了个澡,换上了今天新买的睡衣,老人今天确实是累了,一上床便睡着了。

    苏煜坤安排好老人,因为怕爷爷在陌生的环境半夜上厕所会不方便,他便打算去自己房间拿了睡衣过来和老人一起睡。

    他打开房门,就看到他那个老实巴交的父亲,神色纠结的在走廊徘徊。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张得福抬头,看到苏煜坤,他有些紧张的打招呼,“大骏,……你还没休息?”

    “嗯,睡觉还早。”苏煜坤回应了一句,便拿出房卡开了门打算进去。

    “大骏,我……”张得福手足无措的站在他身后,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又不好开口。

    苏煜坤侧首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他是有事,他顿了两秒,便开口道,“进来坐会吧。”

    “哦,好。”

    张得福跟着苏煜坤走进他的房间。苏煜坤给他倒了杯水,两人坐在那,相顾无言。

    过了良久,张得福打破了沉默,鼓起勇气问出他这两天一直想问又没机会问的问题,“那个,你妈她……这些年过的好吗?”

    苏煜坤没想到他居然会问起他母亲,“她很好。”

    “那我就放心了,我就知道,她进了城一定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张得福的语气是欣慰,又有些苦涩。

    “你呢?你……这些年过的好吗?我对你,也没尽到父亲的责任。”

    “我也很好。”苏煜坤面无表情的回答。

    听到了想要的答案,张得福心底总算是舒畅了一些,他也看出这个高冷俊逸的儿子,并不愿和他多聊。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张得福有些落寞的起身。

    “再坐会吧。”苏煜坤叫住他,“睡觉还早。”

    听到苏煜坤的挽留,张得福又坐了下来,“好,那我再坐会。”此刻,就算什么都不说,只要能让他多看儿子几眼,对他来讲,都是无比幸福的事。

    过了一会,苏煜坤起身进了一趟卧室,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张卡,递给张得福,“这张卡你拿着,把我爷爷的那间土屋拆掉吧,给他修一间新房。”

    “不……不用,我有钱,你爷爷的房子我早就要拆的,是你爷爷不同意,说屋子里有你的味道。现在他见到你了,就不会那么固执了,我们明天回去就把你爷爷接进新屋。”

    张得福连忙摆手拒绝,他并不是来要钱的。

    尽管王玉兰一直在他耳边唠叨,想让大骏帮衬一下他们,但他怎么可能开口,他有什么资格要儿子的钱,他连一天父亲的责任都没尽到过。

    “拿着吧。就当我孝敬我爷爷的。”苏煜坤握住张得福的手,将卡塞进他的手上。

    只是……

    在他宽厚的手掌触碰到那双满是老茧甚至有些干裂的手时,他的心突然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中,幽深的眼眸瞬间弥漫了一层雾气。

    到底是干了多少活,能将一双手摧残的如此面目全非!

    他目光不觉看向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脸。

    五十岁的人,可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至少老了十岁。

    他的身上再也没有他记忆中那个清秀干净的样子了。

    也对,年迈的老人,没有工作的继子,还在上学的女儿,现实刻薄的媳妇,那一大家子人的生活,都得靠他这老实巴交的父亲这双手撑着。

    辛苦,可想而知。

    此时此刻,苏煜坤的内心翻滚着一股难以言语的情绪。

    张得福推脱不得,只得将卡拿在手上,他此时也不知该说着什么。

    踌躇了片刻,见苏煜坤神色似乎比他刚进来时更加难看,他无措的开口,“那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说着张得福有些不舍的起身缓慢的走向房门口。

    就在当他抬手扶上门板扶手打算开门的时候……

    “爸!”

    身躯僵在那的男人,突然叫出了这个十八年来都不曾用过的称呼。

    他的声音近乎颤抖,“以后,我会每个月给这张卡里打钱,你,不要太辛苦了,年纪大了,地,就别种了。”

    听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儿子这一声爸,张得福搭在扶手上的手微微颤动,有两行热泪自沧桑的脸颊流下。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得站在门口。

    许久,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募地转身,两步跨到矗立在房间的人身边,张开双臂一把搂住了他……

    ------题外话------

    我今天写的有点感动,自己感动自己,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