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他太了解那种感觉
    张玉强语气有些遗憾,“那好吧,下次再约。”临走前他又对着苏煜坤道,“大骏,你爷爷很想你,你有时间回去看看他吧。”

    苏煜坤微笑着开口,“已经去过了。”

    这一刻,苏煜坤其实有些感动,这么多年过去,原来老家有这么多人惦记着他,那种真挚朴实的情感,在他以往的生活圈子里,是从来不会遇到的。

    张玉强挠挠头,“已经回去过了啊?看来这段时间我错过了很多事啊,哪天有时间一定约出来我们一起叙叙旧。”

    史可可:“等忙完了我给你打电话,我们先走了。”

    告别张玉强,两个人坐着工地的车子下了山,然后上了苏煜坤停在山脚下的跑车。

    坐进车里,史可可笑着看向苏煜坤,“见到张玉强什么感觉?”

    苏煜坤没回答她,他高大威猛的身躯挺到她眼前,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圈住她的身体,幽深的眸子锁着她,性感的声音透着危险的气息,“张大骏长残了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嗯?”

    史可可被她灼灼的视线盯的有些心虚,“你别听张玉强胡说,你这颜值要算长残的话,我们还怎么混?”

    这货至于这么计较么,那都是她没见到他之前的胡乱猜测好吗?

    “赶紧回去吧,我都快累晕古去了。”史可可嘟着嘴极力撒娇,并在他脸颊亲了一口,她自己都被自己恶心到了,一大把年纪了,还做这么小女生的行为,可是偏偏苏煜坤就吃这一套。

    果然。男人心情颇好的放开了她,发动车子。

    汽车疾驰在回家的路上,史可可坐在副驾驶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苏煜坤侧首看了熟睡的女孩,眼底满是心疼。

    他的女人,何需如此辛苦。

    车子停到了景鸿苑,史可可睡的很沉,苏煜坤没有叫醒她,而是轻轻将她抱回了公寓。

    回到家将她轻柔的放到床上,给她脱了外衣,然后他自己也脱了衣服,躺到了她身边,就这样,两个人都没有吃早餐便进入了梦乡。

    史可可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了,这一觉睡的通体舒畅,就是肚子……好饿。

    她起身走到客厅,苏煜坤正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看到睡眼惺忪的女孩从卧室出来,他将笔记本从腿上拿下来放到茶几上。

    边起身边开口,“睡醒了?快去洗漱,我给你热饭。”

    史可可看着他姿态娴熟的走进厨房,心底又是一股淡淡的感动,一个人生活久了,就像此刻这样被人平淡的关心都会触动她心底的柔软。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像现在这样,互相取暖吧。

    史可可洗漱完,苏煜坤已经将外卖重新热好,和碗筷一起摆在了餐桌上。

    看他摆看看两副碗筷,她意外,“你还没吃。”

    苏煜坤落座,“等你一起。”

    史可可失笑,“你傻哦,都这个点了,你不饿?”

    “饿,但是两个人一起吃才有味道。”

    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现在就连一个人吃

    史可可心底一暖,她夹了一块红烧茄子放进他的碗里,“快吃吧,你个傻瓜。”

    苏煜坤看着碗里的红烧茄子,优雅的夹起,心满意足的放进了嘴里。

    “这个工作太辛苦的话,就辞了吧,我说过,我能养活得了你。”从早上在工地看着她娇小的身影混在一帮男人堆里,累成狗的样子,他心里就有这个想法了。

    史可可嘴里塞的一嘴的菜,听他突然说出这种话,惊愕的两下将满嘴的饭菜吞下去,“你说啥?辞职?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好不容易做到如今的位置,怎么可能辞职。再说,我也没觉得辛苦啊,平常不都这样吗?”

    苏煜坤瞟她一眼,气定神闲的说道,“一个女孩子,老是这样跑工地,我会心疼的。”他的女人,负责貌美如花就够了。

    史可可不以为然,“也没有经常去工地啦,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室的啊。”

    苏煜坤沉默了几秒,然后神色略有些迟疑的问道,“我上次跟你说过,我会成为像yh总裁那样的人,你还记得吗?”

    她当然记得他在清河的时候,说过这话,当时只当是他开玩笑,也没当真,她随口回答,“记得啊,我相信你的能力。你看你都这么有上进心,我更得努力工作才行啊,这样才能跟上你的步伐,才配站在你身边。”

    经过上一段感情之后,她始终相信,女人任何时候,都得靠自己,自己给自己的安全感,才最可靠。

    苏煜坤知道她有主见,他其实也没指望说服她放弃工作,她不辞职他可以不强求,但他心底最大的顾虑是,如果以后她知道了他的身份,发现两个人地位比较悬殊,还会不会留在他身边?

    他必须给自己要个免死金牌,“可可,不管以后我变成什么身份,都不要嫌弃我,不要离开我,好吗?”

    史可可豪爽的拍拍胸脯,特别善解人意,“放心,就算你以后只做一个小职员,我也绝不会嫌弃你。”

    苏煜坤,“……”小职员?

    她就不能把他往高处想想。

    他嘴角上扬,眸子微闪,“你说的,绝不嫌弃,绝不离开,拉勾。”说着苏煜坤拿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将手机立在餐桌上,然后伸出了小拇指。

    史可可满脸黑线,拉勾?

    她莫不是有了一个假的男朋友。

    她认识的苏煜坤不是这样的啊。

    她无语的白了他一眼,“别闹了,赶紧吃饭。”

    苏煜坤的小拇指一动不动的伸在那,“小时候你不是动不动就要我拉勾?”

    “你都说了是小时候了,现在做这个动作,幼不幼稚?”

    “别废话,让你做就做。”苏煜坤一把抓过她的手,她没法,只得配合着她伸出小拇指配合着他拉勾,然后又伸出大拇指……盖章。

    完成了这个动作,苏煜坤的心情明显变的舒畅,似乎还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好了,我已经录视频了,以后不许反悔。”

    苏煜坤心情愉悦的收好手机。

    “你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史可可目光幽幽的盯着他,这货今天不对劲啊,怎么感觉在给她下套呢?

    苏煜坤掩去眸底的心虚,镇定自若的回答,“能有什么阴谋?还不是怕你这个女人以后嫌弃我,女人向来都是善变的动物。”

    他喝了口水,赶紧转移话题,“秦凯今天从国外回来了,你不是要咨询你朋友的病情?晚上我约了他一起吃饭,下午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在家待着,晚上我过来接你。”

    史可可一听秦凯回来,便顾不得其他,“秦凯回来了?太好了,我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这事呢,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我一会就回自己家,晚上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自己过去。”

    刚回b市那天,她就让苏煜坤约秦凯见面,他说秦凯去国外参加一个学术交流会议,人不在b市,这次她是将所有希望都压在秦凯身上了,她知道,自从苏煜坤在清河说了秦凯也许有办法治疗晓敏后,泰勇和晓敏心里也燃起了希望。

    晚上见秦凯,她突然有些紧张,忐忑,如果她得不到预想中的答案,她如何向晓敏交代?

    史可可神情有些凝重,水润的眸子盈着担忧,“苏煜坤,你说,秦凯真的有办法治好晓敏吗?”

    “不知道,她对你是不是很重要?”

    其实他早就想问了,他们到底什么关系?史可可如此拼命的挣钱想要给那个女孩治病。

    她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如果当年,我中毒后没有及时治疗,留下永久呢后遗症,你知道后会怎么样?”

    苏煜坤语气低沉,“会一辈子活在自责与愧疚中。”

    史可可苦笑,“没错,对于晓敏,我现在就是这种心情。”她小脸一片黯淡,“虽然当年晓敏受伤,不是我和泰勇哥直接造成的,但说到底,我们还是有责任,毕竟我们一起出去玩,我俩完好无损的回来了,晓敏却成了那个样子。”

    苏煜坤伸出手臂,将女孩搂进怀里,他太了解这种心情了,那种内疚的感觉甚至比灾难发生在自己身上还要令人痛苦。

    “放心吧,一定有办法的,如果秦凯没把握治,我们可以想办法找他师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