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被发现的粉红色旧手机
    突然,他余光扫到几本书中间夹着一个似乎很眼熟的小玩意,便开口问佣人,“那是什么?”

    佣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就看到了一个小猪的水晶挂件头露在上面,她恭敬得回答,“少爷,是手机挂件。”

    随着佣人的话落,蒋建民脑子里又不受控的想起,大学的时候,史可可总是喜欢弄这些情侣挂件,挂在他们的手机上。

    所以,那个时候,他一个大男生的手机上,总是会挂着花花绿绿的小玩意,经常引得同学笑话。

    “少爷,那是挂在一个旧手机上的,手机你要拿走吗?”佣人一边询问着,一边从纸箱的缝隙里抽出了一个粉色带着挂件的手机,手机机身看起来很旧,款式也不太新潮。

    蒋建民脑海中刚又回忆起一些往事,听到佣人的声音,才回过神来,轻咳两声,抬眸然后就看到佣人手上的手机。

    他金丝眼镜下的眸子顿时微缩,这似乎不是他用过的手机,这个颜色明显是女生款,而且看着,莫名有种熟悉感。

    但他确定不是他母亲的,虽说是女款,但他母亲绝对不会用这么low的牌子,更不会幼稚的往上面挂这种小玩意。

    可是,他们家,又没有其他女性……

    蒋建民定定的看着那手机,以及手机上那熟悉的小猪挂件,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好像是……史可可以前用过的手机?

    可是怎么会在这里?

    “少爷,这个旧手机扔掉还是……”佣人看出蒋建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手上的这台陈旧的手机上,也不敢贸然处理,只得再次询问他。

    蒋建民顿了几秒,眸光流转,“给我吧。”他神色复杂的又接过佣人手上的手机。

    此时,看着这个旧手机,他脑子里突然冒出那次他跑去史可可公司门口堵住她,质问她时,她义愤填膺地嘶吼,“我的手机丢了,我根本不知道什么短信。”

    现在想起来,当时她的表情,那么复杂,失望,心痛,更像是嘲讽……

    他的心底在突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他拿着相框和手机快步出了客房,走进自己的房间。

    他找出一个充电器想给这个旧手机充电,怎奈他手上这个旧手机是几年前的款式,和他房间里的充电器根本不匹配。

    他想出门去手机专卖店买个匹配的充电器,可是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将近十点,可能很多店已经打烊了。

    他柔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强迫自己冷静。

    或许只是他多想了。

    他坐在床头,来回反复打量着这个手机,看了半天,他确定,这真的是史可可在大四那年用过的手机。

    当初的史可可特别节俭,经常勤工俭学,他刚认识她的时候,她看起来呆呆傻傻的,居然都没有手机,后来他为了方便和她联系,送了一台送她,她推辞了很久,最后手机是收下了,但是却是将打工赚的钱硬塞给了他。

    不得不说,那时候的史可可,在他面前,一直表现的很有自尊,就算在交往过程中,他若送了她什么礼物,她不管再节俭,都会回赠礼物给他。

    根本不会多花他一分钱。

    蒋建民换了个姿势,斜靠在床头,橘黄色的灯光印在他温文尔雅的脸上,仿佛给他整个人染上了一层雾气。

    他将眼镜从鼻梁上拿了下来,看起来眼眸更加深邃。

    他将手机缓缓的放到床头柜上,然后又拿起带进来的咖啡色相框,里面是一张青年男女的合影,照片里的男人穿着白体恤蓝色牛仔裤,褐色短发随意搭在额前,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给人一副阳光大男孩的即视感,旁边的女孩一袭粉红色连衣裙,头发编成一条蓬松的麻花辫,搭在右肩上,的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小鸟依人般依偎在男孩身旁,简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他盯着手中的照片,温和的俊脸上是说不清的情绪。

    这是他唯一留下来的一张和史可可的合影。

    大四那年寒假,史可可说是回老家。

    结果后来,他拨她的电话,居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那个男人语气粗鲁的警告他,史可可早就已经跟他好上了,让他不要再纠缠。

    紧接着,就收到了她决绝的分手短信。

    他根本不相信史可可会背叛她,收到她分手短信的第二天,就急切的买了火车票,根据以前史可可说的她老家的地址找去了她家。

    却发现,她根本没回老家……

    那一刻,他意识到她骗了他,心灰意冷!

    加上他母亲一直在他耳边唠叨,史可可那种小地方来的女人,看中的就是他的身份地位,一旦遇到比他更有钱的男人,肯定会甩掉他……

    当时的他,疯狂的联系她,可是换来的却是她发短信对他的侮辱谩骂,说什么他是靠父母的寄生虫,根本没本事,她根本看不上他之类的话……

    他气急败坏的烧了关于和史可可一切有关的东西,烧的只剩下这张照片时,他却怎么也下不了手,犹豫挣扎了半天,终究不忍心……

    当时他天真的想,她不是说他是靠父母的寄生虫吗,那他就证明给她看,他到底有没有本事。

    所以,他选择出国深造,一走就是三年。

    这三年,他在外面也交了很多女朋友,但绝不交付真心,因为他再也不相信女人

    他只走肾,不走心。

    直到沈婉心的出现,虽然他对她得爱并没有那么强烈,但是,沈婉心很喜欢他,俩人门当户对,他父母对沈婉心也是一万个满意,所以他便和她自然走到了一起。

    史可可这个名字,就是一道压在他心底深处的伤,这些年,他逃避着不从去触碰。

    直到她误打误撞出现在他的订婚宴上。

    恨她吗?当然恨。

    但,更多的是不甘心。

    那天在他的订婚礼上见到她,她对他的嘲讽和不屑一顾,让他内心更加的挫败和不甘心。

    ------题外话------

    内容一直被锁,抓狂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