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不敢面对真相
    直到她误打误撞出现在他的订婚宴上。

    恨她吗?当然恨。

    但,更多的是不甘心。

    那天在他的订婚礼上见到她,她对他的嘲讽和不屑一顾,让他内心更加的挫败和不甘心。

    明明当初背叛爱情的人是她。

    她凭什么对他那种态度?

    所以,他忍不住跑去她公司堵她,质问她,可她的反应却是那么出乎意料…。

    她说,她手机丟了!根本不知道什么短信……

    说的那么理直气壮。

    这一夜。

    蒋建民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史可可的身影。

    初遇时,她在学校餐厅帮厨时小心翼翼的样子。

    她在快餐店服兼职时一脸疲惫的样子……

    她跟着他一起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时英姿飒爽的样子……

    还有当她拿到奖学金时,那欣喜若狂,仿佛拥有全世界的样子……

    深夜里,她的每个神情,动作在他脑海里都是那么灵动,干净。

    想着想着,蒋建民不由嘴角上扬。原来他和她之间,竟是有那么多美好难忘的回忆。

    这一刻,他突然就不确定了,不确定史可可真的会是为了金钱和地位攀附老男人的那种女人。

    意识到自己内心的想法,蒋建民使劲摇了摇头。

    那些残忍的分手短信,还有电话里那个男人霸道的说他是史可可的新男朋友,那些怎么可能都是假的?

    不,绝对不是假的。

    她给他的伤害,他不能忘记。

    蒋建民的内心复杂难言,与其说他不愿承认史可可是被误会,其实心里更加不愿承认的是因为他的不信任而使彼此错过。

    ……

    翌日清晨,苏煜坤一脸魇足的从睡梦中醒来,感受着怀里软绵的触感,看着她近在咫尺的恬静睡颜,长长的睫毛,樱红的嘴唇,细扪的肌肤,每一处都是上帝的杰作。

    他轻轻在她眉间一吻。

    史可可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苏煜坤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他这种极具侵略性的眼神,加上昨晚的种种,让她莫名想从他身边逃离。

    想也没想,她就要翻身起床。

    想越过他直接下床,他长臂一捞,把她直接抱进怀里。

    强壮有力的身体一翻身,压着她来个霸道的法式热吻。

    她的气息幽如芬芳,樱嫩的小嘴真的好软舌头鼎进她的贝齿间,唇很甜。

    几乎是立即,他来了反应,本来早晨就是欲盛的高峰,现在更是胀得难受。

    “唔……”她推着他平坦结实的胸膛,他强壮的体魄像山一样压着她,纹丝不动。

    他的吻霸蛮的索向她洁白的脖颈,高耸的……她才喘口气,“大清早的,别禽兽,快放开我!”

    她越是抗拒,他越是急切的想要,“就和昨晚一样,帮我好不好?”

    “老娘月经来的正多……”她火大,“你再压着我,等一下漏在床单上,你特么洗啊?”

    做生意的都迷信,认为帮女人洗沾了月经的衣物晦气。

    他邪邪一笑,“好啊,我洗。”沉冷带欲的男性嗓音有几分沙哑,“所以,你先帮我……”

    “你这个变态,滚蛋。”她黑了俏脸,又想起这货兜里喘着她的落红,满世界招摇,洗床单什么的,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事。

    苏煜坤也看出她是真的有点恼怒,识趣的翻身而下,没再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史可可身体得了自由,赶忙利落的起身下床,她从包包里找了一块卫生巾,又拿了自己的衣服,头也不回的钻进了卫生间。

    苏煜坤想到自己好像在哪看到过,说是女人那几天情绪都会比较烦躁易怒,所以他识趣的没再去招惹她。

    等史可可换好衣服,收拾妥当从卫生间出来后,苏煜坤问起了她史晓敏的情况,“你那个朋友什么时候来b市接受治疗?”

    史可可随口回答,“就这几天吧,本来我要回去接她,泰勇哥说他招商的事告一段落,就带晓敏上来。”

    “他们怎么过来?坐火车还是汽车?”清河到b市也就这两种交通工具。

    “应该会做火车吧,泰勇哥自己没车。”想到这个,史可可有些不是滋味,晓敏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乘坐这些交通工具。可是……泰勇哥也没车啊。

    苏煜坤像是看出了她的顾虑,“胡秘书过几天正好回来述职,要不让他顺道载他们回来,他自己开车,就那辆宝马suv。”

    “胡秘书?你是说胡总监?”他怎么又变成秘书了?

    他眸光微闪,“咳,对,就是他,你给金泰勇说一声,坐胡瑞杰的车过来吧,史晓敏那个样子,其他交通工具不方便。”

    史可可听着苏煜坤如此细心的安排,顿时有着感动,晓敏坐车的确是很不方便,如果私家车的话,能好很多。

    “会不会太麻烦?”毕竟她们和人胡总监也不熟。

    苏煜坤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没事,举手之劳,我给他说。”

    “谢谢。”史可可看了眼腕表,已经快八点了,“我来不及了,先走了,早餐到外面买吧。”

    “走吧,我送你。”他和她一起出了门。

    ……

    蒋建民顶着重重的黑眼圈从床上爬起来,昨夜他基本没怎么睡着,以前的很多事都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越想越感觉史可可的手机出现在他家这件事相当蹊跷。

    他将床头柜上的粉色旧手机揣进衣兜,早餐都没吃,便开车匆匆出了门。

    他没有急着去公司,而是在一家手机专卖店门口停下了车,营业员没想到刚一开店门就迎来了第一位顾客,赶紧礼貌热情的招呼,“先生,你是需要买手机吗?请这边看看。”

    蒋建民将衣兜的手机拿出来递到美女营业员面前,“请帮我配一个这款手机的充电器,谢谢。”

    “好的,先生,请稍等。”营业员接过手机,走进了柜台后面,她翻找了一会,又在专用插座上面试充了一下,才将手机和匹配的充电器拿给他。

    “谢谢。”

    蒋建民付了钱,便飞快的出了手机专卖店,开车去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后,他迫不及待的将手机充上电,因为长时间不用,电池有些亏电,所以充了好一会,手机才开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