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跟着前男友跑了
    可是,她居然听到了苏煜坤的名字!

    她本能的以为是巧合的同名同姓。

    可是,她接着看到了什么?从后台缓缓走出来的那个矜贵霸气的英俊男人,分明就是被她一直当作失业青年的男朋友,苏煜坤!

    这个爆炸性的玄幻一幕,她真的无论如何,也消化不了。

    史可可怔怔的站在那,神情恍惚的盯着台上从容优雅,讲着发家史的男人。

    顾逸臣凑到她身边,语气满是自豪感,“可可,怎么样,你男人是不是帅爆了?我告诉你,你可的长点心,现在他的真实身份已经揭晓,以前对他死心的那些女人,一定会死灰复燃,再次疯了一样扑上来,以后你可有的忙了,光掐桃花就得累死,哈哈。”顾逸臣其实并不清楚史可可不知道真相这件事,因为他最近很烦恼,没空理会其他人的事。

    但是秦凯知道啊,所以苏煜坤才拉着他俩守在史可可身边,怕的就是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情绪会失控。

    秦凯推了一把顾逸臣,然后轻咳两声,对着史可可说道,“可可,其实,木头之前没告诉你真相,也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你应该会理解他的是吧?”

    “什么?可可之前不知道木头就是yh总裁这事?卧槽!这恋爱谈的,也太特么烧脑了。”顾逸臣不理解苏煜坤所为,口无遮拦的吐槽。

    苏煜坤在台上讲了很久,随着一阵阵热烈掌声响起,他的演讲终于结束。

    他从台上下来,眸光捕捉到那抹娇小的身影,他内心有些忐忑的顿了两秒,准备走向她。

    然而,刚从台下下来,他就被蜂拥而上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有记者提问,有来宾敬酒。现场的气氛热闹无比。所有人都在竭尽全力的靠近他。

    顾逸臣和秦凯俩人斜靠在一旁的金碧辉煌的墙壁上喝着香槟。

    史可可呆呆地注视着不远处被团团围住的男人,确切的说,她根本看不到他,他们之间隔了重重阻碍。

    是啊,他可是yh集团总裁呢,而她,只是一个苦逼兮兮每天跑工地的工程师。

    她更没有什么显赫的家世,相反,她只是一个一路靠着知识改变命运的农村女孩。

    其实他也很在乎他们之间的身份距离吧,不然为何交往这么久,都不告诉她他的真实身份?

    这才是此刻她最无法理解和接受的,在他心里,她到底算什么?

    史可可趁着顾逸臣和秦凯不注意,快速的出了会场。

    她此刻脑袋真的有些发晕,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好好清醒一下头脑。

    夜风袭袭,吹得人刺骨的冷。?

    她一个人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影子在地上拖得老长,高跟鞋踩过地面的声音格外清脆。??

    一种莫名的孤寂感侵蚀着她的胸腔,一缕苦涩自她唇角漾起。??

    掏出手机,她正准备打电话叫出租车,身后开出来一辆宾利驶到她身边停开,车窗缓缓摇下,将建民在驾驶室一脸担忧地道:“可可,你没事吧?”?

    她睨了他一眼,瞥了眼他车子开出来的方向,诧异道,“你怎么在这?”大半夜的,蒋建民出现在这,绝对不是巧合。?

    蒋建民实话实说,“今晚的酒会我也去了,只不过你没注意到我。”他黑亮的眸子里盈着担心,“我看你一个人跑出来,心里担心,所以也就跟出来了。”?

    其实像他们家那样的小企业,是收不到这种级别的酒会邀请函的,但是他的准岳父,沈婉心的父亲沈越山不知通过什么渠道,弄到了一张邀请函,本来以后他和沈婉心结婚后沈氏企业也是迟早交给他打理,所以为了多让他结交一些商场上的朋友,沈越山寄予厚望的将邀请函给了他这个准女婿。

    只是,他也没想到,神秘的yh总裁居然会是苏煜坤,史可可的男朋友。

    会场内,顾逸臣和秦凯发现史可可出了会场,一个出去追她,另一个赶紧过去叫苏煜坤,顾逸臣好不容易才穿进水泄不通的人群,到了苏煜坤身边,轻声说了什么,苏煜坤脸色顿变,他沉声道,“各位,我有事先失陪,麻烦让让。”他看向一旁的李奇,“照顾好各位贵宾,不可怠慢。”

    语毕,快速的挤出人群,出了会场。

    “苏总,等一下,请再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苏总……”

    记者见苏煜坤离开,作势就要追上去,被现场保镖拦住。

    ……

    史可可不太想理他,“你没必要跟着我,回去吧。”

    蒋建民?阳光俊朗的面颊浮现落没,“我知道你跟苏煜坤在交往,虽然我并不知道你为何心情不好的跑出来,但是这个点打车不太容易,我看你很累了,我送你回去吧,如果你实在不想和我扯上关系,你可以按计程车的价格付我车费。”蒋建民语气甚至有些低声下气,他想,她是不想欠他人情的,那么,他甘愿当一个陌生的司机,只为了能再送她回家一次。

    他把车停稳,下车把副驾驶座的车门为她拉开。?

    她此时确实很累,想回家,既然蒋建民这么说了,她也不再推辞,她实在不想真等个很久的出租车。

    他回到驾驶座,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她想拿掉,他按住她的手,“后半夜冷,你穿得少,别感冒了。”??

    “不用了,我不冷,啊嚏……”话还没说完,她就不争气的打了一个喷嚏。

    看着他金丝眼镜下真诚黑灿的双眼,忽然觉得他是真的关心她,她没在拒绝。

    西装外套还留有他的体温,干净阳光的男人味,好闻,但却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味道。

    他默默发动车子,车速六十码,向史可可家的方向行驶。

    秦凯追出来,顺着马路小跑了几步,远远看到史可可好像上了一辆宾利。

    苏煜坤从会场跑出来的时候,外面根本没有史可可的人影,秦凯很快开了车过来,交给苏煜坤,指了史可可离开的方向,并告诉他史可可上了一两宾利,让他快追。

    苏煜坤二话没说,急促的上了车,追她。

    苏煜坤的速度很快,没几分钟工夫,就追上了前面的宾利。

    他不停地在后方按喇叭

    “可可,后面有人在追我们,也许是苏总。”蒋建民从后视镜瞄了眼后方的保时捷。神色有些担忧,追这么紧,一定是冲着史可可来的。?

    “不理他。”史可可面无表情。

    “好。”蒋建民勉强轻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