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情敌正面对抗
    “不理他。”史可可面无表情。

    “好。”蒋建民勉强轻笑。??

    苏煜坤见前方的车没反应,驾车与对方平行,摇下车窗,继续按喇叭。?

    没有回应,宾利反而加速。??

    他一轰油门超车上去,宾利变道再次加速。

    苏煜坤再一次超车,蒋建民也不甘示弱,两辆车不停地超车、加速、变道,别车。??

    车速从六十码加到八十码,再到一百二十码、一百八十码……??那么快的速度,这可不是高速公路,还好深夜这条路几乎没有别的车。?

    史可可瞅了眼驾驶座仪表盘,二百二十码的车速,这速度飞一样的,又不是在赛车,出车祸还真得见阎王去了。

    高速始终保持着几乎车贴车的距离。??

    眼看要到市区了,哪怕大半夜,路上偶尔也有车,再不减速,肯定要出事故。

    苏煜坤的耐心也到了极限,他加速超前,侧打方向盘,哧……刺耳的轮胎滑地急刹声,整辆车横在了路中央。?

    蒋建民不得不紧急刹车,又一道惊破天际的轮胎搓地声,还差不到五公分就撞上了。

    车上的人惯性地向前弹出去,被安全带拉了回来。

    蒋建民脸色发白地低斥,“这家伙不要命了!”连忙看副驾驶座的史可可,“可可,你没事吧?”??

    她也受了惊吓,很快缓过神,下车气冲冲地往苏煜坤的车走去,苏煜坤也正好一脸阴沉地下车。

    “你颠了?”她瞪着苏煜坤的目光几乎喷火,“你想死,老娘可不想陪你死!刚才要是蒋建民刹车慢一秒,那么高速撞上去,全都得驾鹤升天!”??

    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寒森的眸子冷盯着她,语气充满妒意,也忘了隐瞒身份的愧疚,“你怎么会在蒋建民车上?他早就等在那了吧,你一声不吭跑出来,就是为了他?”

    她本来想堵气说是的,不想连累蒋建民,“怎么?不跑出来难道还得跟个傻逼一样杵在那看苏总裁精彩的表演吗?很抱歉,我没兴趣。”?

    ?苏煜坤解释,“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我是怕……”

    “怕我提早知道你的身份,你吃不准我是看上你的人还是看上你的财富和地位?”

    “我……”苏煜坤语塞,不知该如何反驳,说实话,他一开始是有这种顾虑的。

    只是到后来,彻底了解了她的价值观后,他反而怕,一旦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也许他会失去她。

    苏煜坤的反应另史可可无比失望,她冷笑,“还真特么被我猜中了,”

    “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

    “外人?到底谁才是外人?苏总裁可能还不知道,我跟他可是谈了三年呢!”被人当成傻逼耍,史可可已经恼怒的理智全无。

    “你再说一句!”他咬牙,几乎是牙缝里迸出的话。

    极强的压迫感自他周身散发,似乎她敢再逆他意,会被活生生刮了。

    “蒋建民,告诉苏总,我和你在一起多久?我们是不是有三年的感情基础?”

    她的嗓音充满了寒意,他既然想听,随意胡乱揣测她与蒋建民的关系,她就把他‘想听的’说给他听!?

    蒋建民眼底闪过一抹光芒,不可置信,“可可,你真的承认我们是有感情基础的?那你能否考虑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少做梦!”苏煜坤猛地甩开史可可的手,一把揪起蒋建民的衣襟,“我的女人你敢打主意,活得不耐烦?”??

    两个视线在空中交汇,交织出浓浓火药味——?

    苏煜坤一拳头砸在蒋建民脸上,蒋建民被揍了个正着,那记重拳,他脸骨都差点碎了。

    虽然对方身份强大,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他不能丢脸的只挨揍不还手,加上之前在酒会上还喝了点酒,此时蒋建民也是特爷们,“苏煜坤,别以为你是yh集团总裁我就怕你,有种咱们抛开身份地位,公平竞争!”同样挥出铁拳往对方面部袭击,苏煜坤侧首闪开,长腿一扫,蒋建民腾身而起,转瞬两人就拆了十来招。??

    “你有资格跟我公平竞争?回去问问沈家人同不同意!”苏煜坤面色冷森,“废话少说,今天要你满地找牙!”??

    “看谁找牙!”??

    史可可站在一边,哪怕不时的有人用怪异复杂的眼光看她,可是她的视线,却一直都盯在他们激烈打斗的身影上。

    唇瓣微抿,一双又长又潋滟的眼眸,陷入莫名的复杂漩涡中。

    蒋建民这是做什么?

    他以什么立场,为了她和苏煜坤公然对抗?

    没错,刚才她是故意那么说的,在她眼里,这两个男人都不是什么好鸟。

    没想到苏煜坤如此冲动,居然毫不客气的动起了手,他这么暴怒,她还是头一遭见。

    “你们给我停下来,别打了。”她对着打斗的俩人冷呵一声。

    打红了眼的两个男人并不理会她。

    苏煜坤一拳再次揍向蒋建民的帅脸,“你要再敢纠缠史可可,信不信我让蒋家企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苏煜坤,你也不就这点能耐,动不动拿生意说事,威胁谁啊,有种我们只比感情,你敢么?”蒋建民一个扫堂腿过去,恶狠狠的挑衅。

    他们可是有着三年的感情基础呢。

    史可可烦躁的扶额,眼珠子一转,招手打了一辆出租,离开!

    正在打得你死我活的两个男人见史可可坐的士跑了,虽然是晚上,还是有车辆停下围观,他们不约而同地住了手,各自开车扬长而去。??

    史可可坐的出租车停在不远处的角落,看了一眼各自离开的两辆拉风跑车,嘴角一勾,说了句师傅开车。

    出租车消失在夜色中。

    回到公寓,本来心力交瘁,一头扎到床上,想好好睡一觉,想起苏煜坤咬牙切齿放狠话要搞死蒋建民,他现在的确有这个能力,不想蒋建民因为她的原因受牵连。她也不愿为了这事再和蒋建民有瓜葛。

    拿起手机给苏煜坤发过去一条讯息:〔我和蒋建民早已没任何关系,咱俩的事不要伤及无辜,我想一个人静一段时间,不要来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