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神助攻小舅子上线
    史可可开着于佳的车,去特长班接到妞妞,拉着她的小手一起步行前往停车处。

    妞妞穿着粉色的公主裙,扎着两个小辫子,乖巧的任史可可牵着向前走,一大一小俩美女走在街上,超级养眼。

    “可可阿姨,我想吃肯德基。”走到停车处,妞妞看到对面的肯德基店,停住脚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乞求似的看着史可可。

    “妞妞,那些食品不健康,可可阿姨回去给你做好吃的行不行?”

    “不嘛,我就想吃肯德基,在国外的时候,幼儿园的小朋友爹地妈咪经常带他们去吃的,每次王姨接我放学路过那里,我都看到好多小朋友牵着他们爹地妈咪的手从肯德基的门里进去,我没有爹地,妈咪也好久都没带我去了。”妞妞说到最后,声音轻轻的,委屈的低着头,那模样,让史可可一阵心酸。

    妞妞的心底,其实,一直都很渴望父爱的吧。

    可是,她的父亲,偏偏是那样一个流连于花丛中的花心大少。

    “妞妞,你不是有祁瑞爸爸吗?怎么说没有爹地呢?” 听于佳说,祁瑞在国外的时候对孩子很照顾,而且名义上,祁瑞也是妞妞的爸爸。

    “祁瑞爸爸不是我的亲爹地哦。对了,可可阿姨,我可以见见那位顾逸臣叔叔吗?他可是我回国后交的第一位好朋友呢。”妞妞眼睛亮晶晶的,宛如天上璀璨的星辰。

    史可可眼底闪过一抹意外,五岁的孩子居然什么都知道。

    不过要见顾逸臣是闹哪样?

    距离上次在医院见面都过去这么多天了,妞妞居然还记着他。史可可脸色真是有些难以形容。

    血缘果真如此奇妙吗?

    “妞妞啊,哪位叔叔工作很忙的,而且可可阿姨和他并不熟,也不知道他住哪里哦。”她要是让妞妞见了顾逸臣,那于佳还不得撕了她。

    史可可带着妞妞吃了肯德基,然后牵着她的小手漫步在街上。

    外面天色快暗下来,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陆续亮起。把整个城市渲染的异常的漂亮。

    商城前面的广场上,一大群阿姨在跳舞,边上,孩子们在练习直排,或是在飞竹蜻蜓。格外的热闹!

    ……

    b市车站。

    史君君穿着一件胸前印有骷髅头的白色体恤衫,哈伦裤,后背背着一把木吉它,一手拉着一个黑色小皮箱从出站口悠哉悠哉的走了出来。

    从车站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某个斜倚在拉风跑车车门上的男人。

    史君君兴奋的向他走过来。

    “大骏哥,你果然讲义气,真来接我了。”

    “我说话算话,上车。”苏煜坤打开后备箱,将史君君手上的小皮箱放进去,然后绕过去上了驾驶室。

    “大骏哥,我饿了,想吃好吃的。”史君君一点不客气,一上车就提要求。

    车子在帝豪酒店门前停下,苏煜坤下车将行李箱从后备箱拿出,招呼史君君跟上。

    进了酒店大厅,苏煜坤径直走到前台,对着前台接待说了什么,前台美女便恭敬的双手递给他一张房卡。

    “what?大骏哥,不是吧?住……这里?”史君君嘴巴张的能塞下鸡蛋,眼睛四处张望着,被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所震撼。

    虽然他生在农村,但是这些年一个人其实去过很多地方,背着一把破吉它,走哪唱哪,也算见过世面的,可他没几个钱,全靠老姐接济,所以,这么高档的酒店,还真没住过。

    电梯一路向上,苏煜坤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房卡,轻车熟路开了套房的门。

    “你暂时就先住这里。”进了酒店房间,他将行李箱放下,说道。

    史君君此刻已经完全惊呆了,这套房也太豪华了,这一晚得多少钱?

    张大骏难道这么有钱?

    还是为了讨好他这个未来小舅子特意装大款?

    “大骏哥,其实没必要这么破费,我随便住个经济酒店就可以了,这里我住不起。”史君君难耐的咽了下口水,讪讪地说道。

    苏煜坤面色平静,“又没让你掏钱,怕什么,安心住着吧,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一会去吃饭。”

    史君君还是有点忐忑,背上的吉它都没有拿下来,站在原地没动,“大……大骏哥,那个,你是不是很有钱?”

    开那么豪的跑车,又带他住这么豪华的酒店,一般工薪阶层哪能这么造?

    “这家酒店是我集团旗下的产业。”他的语气随意的就好像说在这件衣服是我的一样。

    “什么?不是大骏哥你……”史君君惊愕过后一下子就兴奋了,这么豪华的七星级大酒店,居然是他姐夫的?

    他激动的一拍大腿,两眼冒光,“哎哟我去,我就说嘛,我姐看上的人能差到哪去?握艹,这就是传说的土豪么?能找你这么个姐夫,我上辈子绝对积德了……”史君君激动的口水都溅出来了。

    “纠正一下,不是土豪,是高富帅,还有,找我这么个姐夫,积德的是你姐,不是你。”某个闷骚男被一声姐夫叫的美上了天,内心简直乐开了花,手插裤兜一本正经的说着,完全忘了他和史可可出现感情危机,已经冷战快一个礼拜的烦心事。

    “得得得,你有钱你说啥都是对的,我先去洗个澡,呵护呵护我娇嫩的小肌肤,长途跋涉的,脸上好油,影响形象。”史君君兴奋的跟中了大奖似的,利落的拿掉背上的吉它,打开行李箱找了两件替换衣服,钻进了卫生间。

    苏煜坤坐到沙发上,拿出手机翻了一遍。突然就有些苦涩。

    已经五天,他们没有联系了。

    他去国外出差,登机前关了手机,一下机习惯性的打开手机,看看她有没有给他发短信。或是打电话什么的。

    很失望,没有,什么都没有。

    果然是,他不主动联系她,她就永远不会想起他是不是?

    狭长的眼眸幽深晦暗。

    现在让他收回这份感情,已经来不及,他的心底已被史可可这个女人填满。

    目光瞟了一眼浴室。

    他开了一下午的会,很是疲惫,还是亲自过来接史君君,就因为他的一句,我保证让你和我姐感情升温甜蜜蜜。

    他的确,需要助攻。

    ……

    苏煜坤在帝豪酒店餐厅订了丰盛的一桌,为史君君接风。

    史君君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知道苏煜坤是大佬中大佬以后,也就不客气了。坐下就开始大吃大喝。

    “大骏哥,我来b市的事你真的没有告诉我姐吧?”

    “没有。”苏煜坤俊脸黯淡,“我们吵架了,好几天没联系了。”

    史君君正吃的津津有味,漫不经心道,“好几天没联系?那你干嘛不联系她?”

    苏煜坤瞪了史君君一眼,轻嗤,“干嘛非得是我联系她?”她就不能主动一回?

    史君君将一口菜咽下,继续说,“大骏哥,我跟你讲,史可可那人吧,脾气死犟死犟的,不管跟她吵架谁对谁错,她都肯定死磕到底,绝对不会先低头,典型的死鸭子嘴硬,我记得有一回,我俩吵架,她愣是一个月没理我,最后,我实在憋不住了,缠着我妈学做了两道菜,端到她面前赔礼道歉,她才跟我和好。”史君君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所以,大骏哥,你还是主动点吧。”

    苏煜坤明显不愿接受史君君的提议,语气略带失望,“我会像你那么没出息?”事实是就算他主动了她都未必理他。

    他是在隐瞒身份这件事上有错,但他已经道歉了。

    他现在是在等待她主动坦白她和蒋建民私下见面的事。

    他停顿一下,意味深长的看着史君君,“要不,我拿你来b市参加歌手选拔的事作为由头,联系她?”

    史君君一听,急了,“别介,你要给我姐通风报信,我这比赛还参加的成么?你这不是摧毁一个未来歌星吗?做人不能这样不厚道啊!”史君君吐槽道,“我算是看出来了,大骏哥,你跟史可可真是臭味相投,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让我再想想,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你体面的跟她和好。”

    半饷,他打了个响指,“有了。”史君君微眯着眼,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你不就拉不下面子主动示好么,这样吧,一会你喝点酒,然后装作不省人事,让服务员给我姐打电话,让她来把酒醉的你弄回家。”

    苏煜坤优雅的吃着饭,扫了史君君一眼,轻飘飘的扔出一句,“估计行不通,她不会上当。”

    在清河的时候,他用这个方法骗过她两次。

    事不过三,史可可何等精明,b市是他的地盘,家人,朋友,下属,都在这里,让她带醉酒的他回家,太刻意了,那个狡猾的女人,绝对不会上当,还会嘲笑他没出息。

    “要我说啊,感情的事哪有那么复杂,你俩这样死磕着不和好,说白了就是爱的没那么深,面子比人重要,要真爱的死去活来,管他谁对谁错,早就不管不顾扑上去了。”

    苏煜坤听着这话,身躯微僵,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爱的没那么深么?

    是。

    他承认,也许一开始,知道她是小时候那个爱哭的小伙伴时,他只是带着好奇,和征服欲去接近她,招惹她。

    可是相处中,他是真的渐渐沉沦于这份感情中。

    她工作干练,聪明伶俐。

    最重要的,是活的那么阳光,自信。她就像一束光,照亮了他的世界。

    他贪恋她带给他的那份温暖。

    他惧怕失去她,惧怕自己再回到以前那种如一潭死水般的生活。

    如果他不曾遇见阳光,就不会渴求温暖。

    史君君见苏煜坤抿唇不语,神色幽暗的不知道在沉思什么,他放下手上的筷子,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义气的说道,“别着急,让我再想想,我这聪明的大脑有的是让你们和好如初的计谋。”

    为了讨好苏煜坤,史君君也是拼了,他一手摩擦着下巴,脑瓜子飞快运转着,眼珠子转动了几下,似是想到了什么,帅气的俊脸闪过一抹狡黠。嘴巴凑到苏煜坤耳边,“大骏哥,你这样……”

    ……

    夜凉如水。

    公寓里,史可可给妞妞洗完澡,给她讲故事哄睡着后,出来自己又洗了澡,穿着一件性感的真丝睡衣,正坐在沙发上擦拭着湿漉漉的秀发。

    手机响了起来,她停下手上的动作,似有些迫不及待的看向手机。

    结果,看到来电显示不是期待的那个人,而是史君君。

    潋滟的眸子暗了暗,失望的撇了撇嘴。

    她放下手中的毛巾,拿起手机接起。

    “姐,干嘛呢?你最近还好吧?”史君君的清朗的声音传过来。

    “刚洗完澡,打算睡觉,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没事,就是想你了,问候一下你而已,你是在家对吧?”

    “废话,我不在家在哪?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到底什么事?”她才不信史君君会这么好心,突然关心起她来了。

    “真没事,你在家我就放心了,那就挂了,有时间去看你哈。拜拜。”

    挂掉电话,史可可瞅了一眼时间,晚上九十点钟了,她拿着手机,翻出那个熟悉的号码,内心两个小人儿在打架,纠结着,犹豫着,要不要拨出去……

    五天了,他都没联系她,他不可能到现在出差都没回来,刚开始她是愤愤的骂他狠心,想着就算他死乞白脸的找她和好,她都不带理他的。

    可是,随着时间这么过去,他依旧没有动静,她心里突然就忐忑了。

    莫不是,他出什么事了?

    分开的这几天,她的心里并没有表面那么淡定,他在她心里的位置,远比她想象的要重要。

    史可可唇瓣微抿,眼眸闪了闪,似是做了什么决定。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两辆急刹车的声音在夜里惊起了树上歇息的鸟儿。?

    格外突兀。??

    随即响起吵闹的声音。??

    夜里这么静,这突如其来的喧闹真的很吵人,史可可不由得放下手机,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往下去看什么人那么晚如此喧吵。不过她刚打开窗户,已经看见一帮人吵吵闹闹的进了她所在的这个公寓楼洞。??

    ------题外话------

    今天提前写完了,两章放到一起了。

    猜猜史君君出了什么好主意?

    苏总和可可能否和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