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另类的和好方式
    不过她刚打开窗户,已经看见一帮人吵吵闹闹的进了她所在的这个公寓楼洞。

    史可可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了。

    那一帮是什么人?

    门外,电梯缓缓上行,到达五楼。

    史可可刚打算厚着脸皮豁出去联系那个狠心可恶的家伙。

    就听见门外电梯似乎是开了,哄闹的声音传来,骂骂咧咧,紧接着便是急促的敲门声。“砰砰砰——!”

    “可可小姐,快开门!我是李奇!”李奇大喊的声音传来。

    史可可站在房间里,听到李奇急促的声音,内心一惊,该不会是苏煜坤怎么了?

    史可可急忙过去打开门板,门一开,就听见苏煜坤的声音,含含糊糊的,像是喝的酩酊大醉了似的,史可可看见他的模样,眉头一凝。

    只见苏煜坤被俩人架着,他一边甩着,挣扎着,一边满面潮红的嚷嚷着,“我还要喝,要喝……你们反了!放开老子,你们带老子去哪?”

    李奇连忙挤进来,对着那其他几个手下说,“快,快你们快把老大弄进来!”?

    随即回头一边抹汗一边气喘吁吁的对史可可道,“可可小姐,实在是对不住了,我们boos今晚和国外一个大佬谈生意,被对方灌醉了,本来boos最近心情就不好,喝大了撒酒疯,控制不住了,我今天有事不能照顾他,只能先带他来找你了。”?

    说着,他们就把一个高大醉醺醺的黑影架了进来,随即那身影便冲自己扑了过来——?

    苏煜坤重重的身影压在她身上,还泛着酒气,嘴里还嘟囔着醉醺醺的话,史可可紧皱着眉,屏住呼吸想要推开他沉重的身躯,眼看李奇赶紧头也不回遁地的身影,她低咒了声,“他喝醉你们给他弄他自己家去啊。”

    “不好意思了可可小姐,我家里还有事,没办法照顾boos,只能麻烦你了。!”

    再见不到你,他就要疯了。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某男人高大的身影栽歪着,摇摇晃晃的,史可可赶紧抬手摁住他,竭力的把他高大修长的身躯抻在墙上,不让他摔下去。

    “滚开,老子是有媳妇的人,看不上你们这些妖艳贱货。”说着作势要甩开她的手臂。

    史可可嘴角抽搐着。

    嘴角一勾,神色戏谑的开口,“你媳妇是谁呢?”

    “我媳妇,我媳妇是个狠心的女人,她不要我了。”苏煜坤嘴里含含糊糊的嘟囔着,微眯的双眸偷偷打量着她。

    她纤细的身影就站在他面前,穿着白色的睡袍,下面还光裸着白皙柔嫩的小腿,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随意的披散着。

    因为撑着他的两个肩膀不让他倒下,她前面睡衣领口下浮现诱人的沟壑,随着她呼吸的起伏,也起伏着,多么曼妙迷人的弧度。

    她清冷美艳又性感。

    哦,他迷恋的,长发,大波,浪啊。

    苏煜坤精致俊朗的容颜浮着酒醉的绯红之色,他就那么看似视线迷离的看着她,修长的身躯被她固定是不再动了,他却猛的抓住了她的手。

    史可可抬头,诧异看他。

    下秒——

    “啊——!”

    手臂被拉开,他高大身躯没了支撑力,他整个人就那么直直冲她倒了下去,二人一起摔在小公寓内的地毯上,史可可被压的生疼,这货整个衬衣胸口都是湿漉漉的,味道也冲鼻的厉害,不知道是被酒弄湿还是怎么的,她皱了皱眉头使劲去推桑他。

    史可可本就只穿着一件勉强遮住大腿的吊带睡衣,苏煜坤这么压着她,头正好埋在光滑细腻她的脖颈,鼻息间都是她脖子,青丝上泛着的沐浴清香,干净好闻。

    苏煜坤的头就埋在她的脖子那,史可可想要去推他,可是怎么能推得动,他好似醉醺醺的嘴里含糊了什么,下秒几乎就是不受控制的借着酒意死皮赖脸的吻着她的脖子。

    像个小狗一样,嗅着吻着,又像个野兽,想将她拆骨入腹。

    他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扯掉了那细细的肩带,瞬间丝质睡衣下滑,连带着那极致美好景色露了出来……

    时间不知怎么就静止了似的。

    在拉扯下她的睡衣后,他身躯好像僵住了那么一刻,随即他的喉咙间像是发出一声低吼,然后整个人就疯了,仿佛一秒化成丛林间疯狂的饿狼。

    史可可本来还想着怎么将这个烂醉的庞然大物弄到浴室去清理干净,此时被他流氓的动作这么一弄,眼眸闪烁了一下,脑子一个机灵,瞬间真相了!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货是在装醉。

    绝对的装醉!

    先不说那句「老子有媳妇,看不上你们这么妖艳贱货」并不是他原创,而是网上很早以前的一个梗,她早就看过的。

    就他那么明显的将酒弄在衬衣上,使之散发出浓烈的酒味,其实本身并没喝多少。

    早前刚认识他时,顾逸臣就说过,苏煜坤千杯不醉,有时真喝多便安静的睡了,酒品很好的。

    哪会像今晚这样,耍酒疯耍的下属都没治了,给她送来?

    所以……

    她看穿了他的伎俩。

    就在苏煜坤以为自己得逞,饿狼一样要将可口美味的食物拆吞入腹时,身下的妖媚女人戏谑的说了一句话,他肆意的动作一僵,

    史可可想到他停下来的原因,不由轻轻笑出声,那笑声,很好听,像是在戏谑,在嘲笑,可是她笑的也很纯真。

    身上闷趴着不动的男人,身躯越来越僵硬,拳头都握紧了,可是仍就一动不敢动,那喝了酒导致俊颜绯红的脸,现在好像比之前还更红了几分。

    本来史君君给他出的主意,就是让他装醉,然后找几个人给他抬回来,并给他备了几句关键性台词。

    只是刚才,他那么压着她,情不自禁**上来,便想借着酒劲给她办了。

    大不了第二天装作什么都不记得,都是酒精惹的祸,是酒后乱性。

    但是她在他刚才肆虐的时候,故意喘息着说了句:“苏煜坤,我记得顾逸臣说过你是海量啊,一般人根本灌不醉你,而且你要是真的喝多了,就睡死过去了,哪能趁机吃我豆腐?你现在这样,就是故意的吧?”

    就是故意找个借口回来,故意用喝醉酒来找她,死皮赖脸的缠着她,还想和她趁机来一炮,然后第二天依旧拽拽的,酷酷的,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是李奇那帮人硬把他弄来的。

    史可可在这个时候,赤果果的剖析来他的内心,让他整个人好像被剥光了衣服一样,荡然无存的展示在她面前。

    苏煜坤本来就是想借着酒,最后把什么都赖在酒上,此时被完全解剖了内心,他浑身的血液都好像凝话,还有那个思维去思考?所以不论怎么样,都不得不承认,他是装的了。

    而且本质上,还是非常清醒的知道自己在装。

    苏煜坤这回是真没脸了。

    比之前还要觉得丢人。

    以为借着酒可以蒙混过关,谁能想到还是栽在了她这里,尼玛的,这个女人就不知道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

    这样揭穿他,他真的很丢人啊!被她嘲笑,嘲笑的他相当羞恼了,在她身上趴了一会儿,最后实在是没忍住,闷闷的在地毯上砸了一下,脸深深的埋在她的脖颈间,那声音果真不再故作醉醺醺了,反而是几分羞恼,伴随着沙哑,他开口,“你就不能,不欺负我?”

    那哀怨的声音,还有着几分说不出的小委屈。

    她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行吗?

    史可可看着他驼鸟样,可算是不像往常拽的二五八万的大爷了,她没忍住,继续笑,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样装傻装喝醉来找她的苏煜坤,好像……好像很傻,很可爱。

    是真的可爱。

    明明是那么拉不下脸来,又想见她。

    史可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还伸出了一个手臂垫在头下,玩味的笑。

    苏煜坤见没动静了,悄悄抬了一下头,结果正和她对上了视线,看着她眼中的不明笑意,他刷的一下,脸色又爆红了,再次埋在了她的脖颈里,片刻后他咬牙羞恼的声音再次传来:“史可可,你就是个混蛋。!”

    史可可终于止住了笑声,“好了,赶紧起来,我都快被你压成肉饼了。”她推桑身上的男人。

    这样的姿势她真是很难受好么!

    然而身上的男人却是不动如山,就那么趴着,随即又开始继续刚才未完的事。

    史可可撇了一眼卧室,生怕客厅的动静给妞妞吵醒,出来看到辣眼睛的画面,她打了个机灵,夹着腿死活不配合,咬牙切齿,“苏煜坤,你赶紧起来回家去。”

    苏煜坤神色一顿,充满**的迷离眼神顿时清明一片。

    回家去?

    他好不容易佯装酒醉厚着脸皮回来找她,跟她和好,这个时候她怎么赶他走?

    他怎么可能走?

    难不成……

    他的担心应验了,她真的不要他了,要跟蒋建民那个小白脸旧情复燃?

    “我今晚要和你睡。”他忽略心中冒出来的另他担忧的念头,声音沙哑着呢喃。

    “今晚不行,我这边不太方便。”他要是再次看到妞妞,刨根问底孩子的身世,保不齐会跟顾逸臣说,到时候妞妞身份的秘密恐怕会瞒不住。

    苏煜坤听着这话,神情稍稍缓和,她说是今晚不行,也就是说,并不是以后也不行。

    “媳妇,你是不是还不肯原谅我?想要离开我?”

    不然为什么要赶他?

    他想知道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这么折磨下去,简直是凌迟。

    太煎熬了。

    “你怎么会这么问?”史可可听着那透着委屈和担忧的语气,只觉得心底似乎有些闷闷的,她抬起纤细的手臂,扶上他的脸颊,轻轻出声,“我并没有多怪你,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的新身份,我不知道身份相差如此悬殊的两个人,以后在一起会面对多少问题,而那些问题出现的时候,我们的感情能不能接受住考验,我不想在同一个问题上栽两次。”

    苏煜坤抬手握住她扶在他脸颊上的纤纤小手,双眸灼灼的看着她问,“你爱我吗?可可,我要听实话。”

    史可可被他犹如深潭般的眸子盯着,感觉整个人似乎都要被吸进去,她本能的点头道,“嗯。”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苏煜坤激动的将脸埋进了她的脖颈间,语气沙哑又认真,“这就足够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面对任何你不喜欢的事,也不会强迫你见不愿见的人,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我还是我,等过几天我约我母亲出来,郑重的介绍你们认识,她一定会喜欢你的,就算不喜欢也没关系,以后我们不会回雷家,也不用面对婆媳关系,我希望你知道,我只是张大骏,你小时候就嚷嚷着要嫁的张大骏。”

    他将头抬起来,视线和她对上,“所以,不要再胡思乱想,好好待在我身边,不许有其他想法,听到了吗?”

    就算你离开我,老子也会把你抓回来,史可可,你这辈子只属于我苏煜坤一个人男人。

    “好了好了,赶紧起来,衣服上全是酒,熏死我了。”史可可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她嫌弃的捏着鼻子,实在受不了冲鼻的气味,搞不懂这样的衣服他怎么能忍受穿在身上。

    “你先回答我,我说的都听到了吗?”

    “以后看你表现。”史可可算是妥协,她爱他,所以会试着走进他的圈子。

    他从她身上起来,“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苏煜坤被推搡着进了卫生间洗漱,史可可推开卧室门,看着床上睡的正香的妞妞,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怎么办呢!

    她不确定苏煜坤是否还记得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孩子。

    潋滟的眸子微微闪烁,要不别让他进卧室,让他睡客厅或小次卧。

    拿了条毯子出去放在客厅沙发上,等待卫生间里的男人出来。

    苏煜坤没几分钟就裹着个勉强遮住重要部位的浴巾出来了,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格外性感。

    史可可看着那撩人的健美身躯,不争气的咽了下口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