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停车场遇袭
    史可可和苏煜坤的脖子上也挂了一样的花环,史可可头上的是兔耳朵发箍,苏煜坤头上的是狼耳朵发箍,还被史可可戴上了一只黑色眼罩。

    史可可拿出手机给“父女”俩一起拍了不少萌照,简直是绝品收藏!

    很快到了傍晚,开始花车游行,人群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拥挤,妞妞小小的一只,很快就被遮挡了所有的视线。

    苏煜坤朝着身旁的一大一小看了一眼,将手里零食递给史可可,“拿一下。”

    “啊?哦……”史可可将零食拎了过来。

    然后史可可就看到,苏煜坤突然弯腰,一只手将妞妞抱了起来,然后另一只手将叶绾绾揽在怀里,隔开了拥挤的人群……

    史可可眨了眨眼睛,瞬间心头小鹿乱撞。

    苏煜坤抱起妞妞时的样子,竟然比他任何时候都要帅。

    原本实在难以想象如果苏煜坤有了孩子会什么样子,现在竟突然觉得,如果苏煜坤当了爸爸的话,应该会挺温柔的……

    太阳缓缓落山,游乐园之行结束,游人们陆续离开。

    晚上,苏煜坤定了一家私房菜馆,‘一家三口’离开游乐园后便直接去往餐厅。

    ‘一家三口’依旧是刚从游乐园出来的装扮,手里拿着不少从游乐园买的发箍糖果还有纪念品。

    这家私房菜馆在b市非常有名,每天只做十桌,一般人想吃一顿,要提前几个月才能预定到。

    史可可和妞妞还有苏煜坤正往餐厅里走,不想迎面撞上了几个熟人。

    顾逸臣原本正在和一旁的秦凯谈笑风生,冷不丁看到进来的苏煜坤和史可可,他的视线落到他俩牵着的妞妞身上,目光不是一般的复杂。

    大人们还没打招呼,妞妞显然已经看到了顾逸臣,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阵发亮,声音清脆的喊道,“顾逸臣叔叔,我们又见面了。”说着妞妞挣开苏煜坤牵着的小手,朝顾逸臣招手示意。

    顾逸臣掩去脸上的复杂情绪,微笑着也朝妞妞招手,“嗨,妞妞,又见面啦,你干啥去了呀?”

    “可可阿姨和这位叔叔带我去游乐园了,我们还买了很多礼物哦。”妞妞将脖子上的花环拿下来,“顾逸臣叔叔,这个送给你。”

    一旁的苏煜坤:“……”他抱了妞妞一整天,都没这待遇。

    史可可眼看妞妞对顾逸臣表现的如此亲昵,她赶紧将孩子拉过来,“妞妞,这两位叔叔还有事,我们先不打扰了哈。”

    顾逸臣见史可可对他一副防备的模样,白了她一眼,“史可可,你至于这么避我如蛇蝎吗?我再不懂事也不可能对孩子怎么样。”

    秦凯并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他好奇,“这小女孩哪来的?别说,你俩牵着还真像那么回事,给人一家三口的即视感。”

    史可可尴尬的轻咳,什么一家三口,她可生不出来妞妞这么大的孩子,她无奈解释,“这是我朋友家的孩子,我帮忙带两天。”

    “原来是这样,既然碰到了,就拼桌吧,大家正好很久没一起聚了。”秦凯笑着提议。

    拼桌?史可可一万个不愿意!

    “对对对,拼桌,来,妞妞,到叔叔这边来。”顾逸臣招呼了一下妞妞,那傻姑娘还真就乐滋滋的跟了上去。

    一边走还不忘一边回头催后面的几人,“可可阿姨,两位叔叔,你们快点。”

    苏煜坤睿智的眸光在前面一大一小身上停留了一瞬,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

    他看向史可可,“那就一起吧。”

    史可可想拒绝,可妞妞已经热络的跟顾逸臣走进了包厢,她只能不情愿的跟上去。

    进了包厢,史可可将妞妞拉到自己身旁的椅子上坐下,一副教育的口吻,“妞妞,女孩子要矜持,不能那么爽快的跟陌生人走,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呢?”

    妞妞一脸认真,“顾逸臣叔叔不是陌生人,也不是坏人,他是我的好朋友。”

    史可可被噎的无话可说。

    顾逸臣得意的瞅了史可可一眼,“看吧,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

    他凤眸又扫向苏煜坤,一脸深意,“前两天不是还借酒消愁,这么快就和好了,从实招来,用几个包包哄好的?”

    苏煜坤一听顾逸臣的话,自然想到了他的‘包’治百病论,他冷哼,“我们会像你那么肤浅?”

    史可可听着他们的对话,懵逼道,“什么包包?”

    “哈哈,史可可,看你这反应,该不会木头真的什么成本都没付出,你就跟人和好了吧?”顾逸臣一脸看傻逼的表情看着史可可,“妹子,你也快天真了吧,这年头还有你这样傻的女人,木头都什么身价了,你居然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住,好好宰他一顿。”

    史可可,“……”她的确好傻。

    吃完饭,史可可赶紧带着妞妞上了苏煜坤的车,生怕慢一秒,妞妞就被顾逸臣忽悠走了。

    她真的有点怀疑,是顾逸臣魅力太大,还是血缘这玩意太奇妙,妞妞对顾逸臣的态度真是太不一般了。

    以后真不能让他们再见面了。

    史可可看着怀里的妞妞,突然感觉这样其实对孩子和顾逸臣都挺残忍的,明明是亲父女,却……

    她不是于佳,没办法完全了解于佳的处境和想法,所以她只能尊重她的一切决定。

    ……

    第二天周日,史可可将妞妞送回了于佳家,又在医院陪了一天史晓敏。

    泡了一个礼拜药浴,史晓敏的情况并无任何缓解,她的情绪有些低落,史可可虽然嘴上极力安抚着她,说慢慢一定会好起来,但她心底其实也没底,毕竟之前秦凯都说过情况不太乐观。

    不过秦凯说,下周会进行针灸,她们也只能期待针灸的效果了。

    ……

    最近几天,几个工地不同程度的都出现了一些问题,史可可的办公桌上更是堆满了需要解决的文件,她坐在电脑前,认真忙碌着。

    “史工,下班时间到了,你还不走啊?”张婷手上提着包包从她办公室门口经过,喊了一句。

    史可可抬首,无奈道,“还一大堆工作还处理,今天估计得加班了。”

    “工作做不完明天再做,史工,你也别太拼了,一会同事都走光了,你一个人待着不害怕啊。”

    和张婷打完招呼后,史可可开始忙,比预计的晚,直到晚上十二点钟才忙完。

    她关上办公室的灯,顿时所在的楼层十二楼一片漆黑。

    面对晚上空无一人的办公楼,史可可打了个冷颤。

    她快速地关上办公室门离开。

    走廊上的声控灯随着高跟鞋的响声亮了起来。

    高跟鞋的跺跺声踩在空旷的走廊上,有点回音,凭添几分恐怖的意蕴。

    忽然,声控灯灭了。

    她拍了几下掌,灯仍然没亮。

    掏出手机,准备用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功能照明,哪知,手机没电了。

    她只好摸黑走。

    按了电梯的向下按扭,等待。

    另一部电梯也在同时上升。

    她进了先到的电梯,按了负二楼,在关上门之际,发现隔壁的电梯里走出一个穿红衣服的长发女人!“被奸杀上吊死的是凶

    地下停车场的灯似乎也不亮。

    几千平方的停车场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今天她是开着苏煜坤的车来上班的,苏煜坤说她每天打车坐公交都不方便,强行塞给她一把车钥匙,她也没推辞,便收下了。

    史可可皱眉,黑暗中,人的视线还真是不好。

    只能摸黑前行了。

    高跟鞋踩过空旷的地下停车场,回声幽幽魅魅,凭添恐怖。

    要是一般人,非吓得飞跑。

    她快速地走着,快到车边时,按了一下车钥匙上的车门解锁。

    “嘀嘀……”两声,车门解锁的时候,车灯亮了一下光。

    她走到自己的车子旁边,刚要拉开车门,突然从后方窜出一个黑影,用布绢蒙住她的口鼻,她反射性地抬起胳膊向后狠狠一撞,身后的人肋骨中招,发出闷哼。

    那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那个男人粗壮的手臂一手紧紧箍着她的脖子,手上的布绢死命向她的口鼻摁。

    史可可运动力强,跆拳道黑带,又经常打篮球,体力比一般娇弱的女孩子强太多,她使劲梗着脖子,屏住了呼吸,不让男子手上的布绢碰向她,但时间一长,还是不慎吸了一丁点气进去。

    手肘撞击,后方的男人不放手。

    因是在车边,她索性踹了车一脚腾空向后方跃起,带着后方箍住她的男人一块摔倒在地。

    那个男人后脑勺猛地着地,痛得他手上的力道松了,她马上抢了捂住自己口鼻的绢布,翻身而起,照着男人的命根就踩了下去。“啊!”男人惨叫一声,抽出一只手,插在裤腿上的电击棒,按动开关,带电的大棒向她挥甩过来。

    她险险躲过,那个男人执着电击棒朝她紧追不舍。

    史可可看到这男的牛高马大,一身破旧的彩迷服,脸上戴着口罩。

    对方手上有武器,而且不光是蛮力,很能打。

    此时,电梯“叮……”地一声响,司翰居然从电梯里走出来,喝了几声,声控灯没亮,用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照了下停车场里的情况,马上跑了过来,大声喊她,“可可。”

    戴着口罩的男人见有人来了,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疯狂地攻击史可可。

    “住手,你想干什么!”司翰英勇地冲了过来,拳头朝口罩男挥了过去,嘴里还喊着,“可可,别怕,我会救你的!”

    一拳头打在对方脸上,口罩男手里的电击棒不慎滑落,紧接着司翰又是几拳挥过去,口罩男打了个趔趄,史可可得空赶紧去捡电击棒。

    然而,口罩男狗急跳墙,眼疾手快的使出全身力气爬过去抢先拿到了电击棒,照着司翰就是一棒下去,司翰手一挡,手都被打折了,同时电流激得他头发都竖了起来,他瞪圆了眼,一瞬间晕了过去。

    史可可嘴角了抽了抽,司翰特么的这么不经打。

    口罩男手里挥动的电击棒再次朝史可可袭来。

    然而经过史可可朝他命根那一脚,和司翰几个拳头,口罩男明显力道弱了很多,史可可一个闪身,躲开他手上的电击棒,然后一个扫堂腿下去,口罩男就摔趴了。

    她眼底骤现杀意。

    口罩男嘴里不断地冒血,接触到黑暗中她漆黑眸子里杀人嗜血的目光,他忽然不寒而怵。他还以为,以他一个大男人,能轻松将她拿下,没想到这女人如此彪悍,力气更不是一般的大,关键是还那么狠,她那一脚踩下去,他估计已经废了,她就像地狱里的恶魔,只不过以好看的外表伪装得无害。

    他忽然觉得他要在死扛下去,小命也保不住。

    “别杀我……”他开口求饶。

    “谁派你来的?”她冷着脸问。

    “司……司翰。”他颤声。

    史可可冷笑一声,指了一下几米开外躺着的男人,“派你来的boss,你都不认识,栽赃的技巧未免太拙劣了。”

    “他是司翰?”他惊讶了一下,马上说,“就是他让人派我来的。”

    史可可踩着他脖子的力道往下压,“你听清楚了,我不喜欢人撒谎。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再不说实话,等你见了阎王,那就没有张嘴说话的机会了。你死了,被你自己的电击棒给电死了。你强.奸未遂,我奋力反抗,正当防卫把你干掉,我连牢都不用坐。司翰还是我的目击证人。”

    他瞥了眼十几米外掉落的电击棒,盘算着她去捡时,他再突然袭击。

    她哪会看不出他的想法?

    高跟鞋直接照着他的胸口重重一脚,他立马吐血,肋骨断了好几根,连爬起来偷袭的力气也没了。

    她悠载悠载地走过去捡起电击棒,“我的耐心只有十秒。等你被电死了,我会擦掉棒柄上我的指纹,直接塞到你手里。然后你会光荣地成为史上第一个奸不到妞反被自己电死的yin魔。我给你个绰号,叫欲求不满窝囊残废死不瞑目第一头号淫.棍,怎么样?很动听吧?取名费就不用给我了。我向来这么擅长免费做好事。”

    他嚇嚇地直喘气。

    她好心地说,“我开始数了啊……一、二、三、七、八……”

    “四五六呢?”他不满。

    “被你数了啊。”她冲着他的脑门高高扬起电击棒,把开关调到最高伏数电压,整根棒身都在发抖,“九、屎!”

    他恐惧地暴瞪眼,一边吐血一边用力吼,“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