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晓敏献血
    那是他们一辈子的心血,他父亲,从当初一个小包工头做到现在的房地产公司,不容易。

    他已不是当年冲动的毛头小子,那晚跟苏煜坤打架,纯属被逼,当时那种情况,他要是认怂,史可可会更看不起他。

    事后,还是有些后怕,生怕苏煜坤在背后真搞小动作,弄垮他家企业。

    事实证明,苏煜坤这个人,还是挺磊落的。

    望山别墅。

    雷倩看着手机上沈婉心被警察带走的视频,拧眉低咒了一声蠢货。

    史可可这个女人还真是命大。这次居然又让她躲过去了。

    上次雷倩在史可可的公寓楼下,见到蒋建明以后,暗中调查了他和史可可的关系,知道他是史可可的前男友。

    她将当时偷拍到的照片发给了苏煜坤,以为苏煜坤一定会发怒甩了史可可,没想到苏煜坤竟然无动于衷,可恶的是,她这段时间连他的面都见不着。

    无意间发现,蒋建民的现任未婚妻,她居然还认识!

    沈婉心,顾逸臣的表妹,高中时期因为在苏煜坤面前献殷勤,被她指使手下的那帮小太妹,剪坏了她的头发,撕烂她的校服,然后关进洗手间一整夜。

    雷倩想起当年自己为了苏煜坤,做过的那些疯狂事,脸上尽显苦涩,既然已经做了那么多,那她不介意再疯狂一点,不过,现在的她,不能再那么盲目出手,这会让苏煜坤更加讨厌她。

    她搞到了沈婉心的电话号码,将偷拍到的蒋建民和史可可的那些照片发给了她。并且注明是史可可水性杨花,勾引蒋建民。

    她相信沈婉心一定会有所行动。

    雷倩这些日子也是烦躁,从那天酒会上结束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苏煜坤,就连她让苏玲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家吃饭,他都没过来。

    不止雷倩,就连雷立天心中也是深感不安。

    ……

    停车场遇袭事件后。

    史可可和司翰都没有去上班,潘梦莹也被警察抓走了。

    一时之间,潘梦莹雇人绑架史可可,导致司翰受伤的消息在整个超越集团炸了锅。

    一早上,史可可的手机上都被同事们打爆了。公司群里所有人也都在议论这件事。

    史可可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给大家报平安。

    下午史可可想去医院再看一下司翰的伤势。

    然而,苏煜坤不同意,她只好给司翰打电话过去问候了一下。

    ……

    苏煜坤派了李奇代表他,前去医院对司翰表示感谢,同时也是宣布主权。

    李奇手上拿着一些营养品进了司翰病房,司翰除了胳膊缠着绷带,因为失血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倒也没其他问题。

    “司总,我代表我们苏总过来看看你,顺便对你表示感谢。”李奇语气很官方的说道。

    对于李奇的出现,司翰面上表现的颇为震惊,“李特助,这是?”虽然他知道苏煜坤和史可可的关系,倒是没想到苏煜坤会派李奇过来看他。

    “感谢你救了史可可小姐,你可能也知道,可可小姐正在和我们苏总交往,所以,对于昨夜司总的见义勇为,我们yh集团会记住的,但是话又说回来,可可小姐是在你们自己的停车场遇袭,甚至幕后主使也是你们超越内部的公关经理,看来,司总以后在用人方面和安保问题上都得有所改进才是。”

    被李奇这么说,司翰面上有些挂不住,这是慰问还是兴师问罪?

    一旁来医院让司翰在文件上签字的皮特赶紧出面,“李特助说的是,这次的确是我公司内部管理上的失误,不过,人心隔肚皮,很多事也不是我们司总能左右的,再说,我们司总作为公司总裁,在员工遇到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出手和歹徒搏斗,自己受伤,保护员工安然无恙,这足以说明司总的大无畏精神。”

    “关键时刻司总能挺身而出救我们可可小姐,的确很仁义,也很仗义,这个人情,我们苏总会记住的,司总好好养伤,我先告辞。”李奇说完便离开了病房。

    李奇走后,司翰眼底一片阴鹜。

    “呵,我这个伤当然不能白受,下个月政府将会对银水弯那块地进行公开招标,届时,yh集团将是我们超越最大的竞争对手。”他精明的在内心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司总的意思是想用这个人情让苏煜坤退出?”皮特问。

    “天真!”司翰睨了皮特一眼,“且不说史可可是我公司员工,又是在自家公司停车场遇袭,就算这两个因素都不存在,以苏煜坤的为人,怎么可能将工作和私事混为一谈?”

    “那司总的意思是……”皮特恍然大悟,“想利用史可可搞到他们的底标?”

    “嘘……此事不可声张。”司翰邪恶一笑。

    ……

    苏煜坤不让史可可去看司翰,她可以不去,但是她得去看晓敏,金泰勇假期结束,暂时回了老家,现在史晓敏在医院都是由护工照顾。

    史可可下午陪着史晓敏泡了药浴以后,推着她在医院的花园里转了一圈。

    “大家让一下。”

    “快,通知骨科医生立刻准备手术。”

    一个腿上全是血,看起来伤势很严重的中年妇女,被医生护士从救护车上抬下来,推在担架上进了门诊大楼。

    史可可推着史晓敏,看着刚才的那一幕,内心有些堵,当年,晓敏也是这样,浑身是血,生死未卜的被抬进了医院……

    而轮椅上的史晓敏当然也看到了刚才的场景,不知是想起了自己当时的受伤情况,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她看到那个满身是血的妇女时,心底莫名有种无法形容的刺痛感。

    “可可,我们回病房吧。”史晓敏的声音闷闷的。

    史可可听着史晓敏的声音不太对劲,知道是刚才的一幕让她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好,我们进去吧。”她没再说什么,推着史晓敏回了病房。

    史晓敏的情绪看起来有些失落,史可可也没在和她聊什么,照顾她躺下之后,便拿了史晓敏换下的病号服,拿去卫生间洗了,然后拿到外面的晾衣处挂了起来。

    史可可晾完衣服回来得时候,看到秦凯穿着蓝色的医生服,头上也戴着做手术时专用的帽子,嘴边也挂着没摘下来的口罩,急匆匆的向她这边跑来。

    “秦医生,出什么事了吗?”史可可问。

    秦凯神色焦急,“可可,正好你也在,我有事找晓敏。”

    “找晓敏?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史可可一看秦凯的神情,心底难免紧张。

    莫不是晓敏的病情又有什么变化?

    “先去病房再说,我时间紧急。”秦凯速度很快的走向史晓敏的病房,史可可也大步跟了上去。

    病房里,史晓敏见秦凯进来,还没来得及打招呼,秦凯就开口了,“晓敏,我记得你入院检查的时候,病历上写着你是ab型rh阴性血,之前可可也有特意跟我提过这件事,你确定自己是这个血型对吗?”

    “是啊,秦医生,我是ab型rh阴性血。”史晓敏如实回答。

    秦凯听闻似乎是松了口气,“是这样,晓敏,现在手术室里有一个因为出车祸正在做手术的伤者,她跟你一样也是ab型rh阴性血。你们也知道,这种熊猫血极其罕见,医院血库根本没有库存,医院已经联系了血站,但是得需要一些时间,现在伤者失血过多,情况紧急,随时有生命危险,所以,晓敏,我想求你暂时献一些血……”

    史晓敏几乎是没有犹豫,“好,那快带我去抽血吧。”

    “你不用过去,我让护士过来抽。”秦凯见史晓敏答应的如此爽快,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后他朝门口喊了声,“小杨,进来吧。”

    一个护士快速的走了进来,端着托盘,里面各种采血设备齐全,显然秦凯过来做史晓敏的思想工作之前就吩咐好了护士。

    秦凯看到一旁的史可可满脸担忧的看着史晓敏,他赶紧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可可,别担心,抽四百cc不会对晓敏身体造成任何伤害,今晚给她吃点好的,补一补,晓敏,回头我再谢你,我先走了。”

    秦凯说完,很快离开了病房,护士很麻利的采了血,也跟了上去。

    刚采完血,史晓敏脸色看起来苍白,史可可赶紧给她倒了杯水,又剥了根香蕉给她吃。

    “晓敏,以后再有这种情况,你不能那么爽快的答应了,自己身体要紧,你这个血型罕见,若是抽太多,伤了元气,怎么办?”史可可抱怨。

    史晓敏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我哪有那么矫情,人命关天的事,总不能见死不救,当年我在医院时,也输了血。”

    “道理我都懂,但是……唉,算了,今晚我给你炖点鸡汤,好好补补。”她也做不到见死不救,只是晓敏的身体特殊,血型又特殊,容不得一点闪失。

    史可可等史晓敏睡着了以后,离开了医院,她去菜市场买了只鸡,回家炖上,又做了一些营养价值比较高的素菜,晚上提着饭盒去了医院打算和史晓敏一起用餐。

    到了医院,她停好车,提着饭盒刚走到住院部门口,目光扫到一个肥胖的身影,史可可顿时黛眉微蹙。

    真特么倒霉,怎么在这里碰到了秦胖子!

    想起几个月前,秦明兽性大发,绑架她给她灌那种药,差点强了她的事,她就想冲上去废了这个色胆包天的纨绔。

    好在,那个时候苏煜坤从天而降,英雄救美,从让她躲过一劫。

    不然栽在这个死胖子手上,她得恶心一辈子。

    不过后来她才知道,那晚苏煜坤竟是指使李奇将秦明揍进了医院,狠狠地给她出了气。

    现在想起来,苏煜坤那个闷葫芦,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默默为她做了很多事,从秦明手上救她,再到后来的招商事件。

    她最近才从李奇口中得知,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朋友为她老家投资,一切都是苏煜坤自己做的,可他偏偏别扭的什么都不说。

    想到这些,史可可心底感觉暖暖的。

    她这次是真的遇到对的人了!

    史可可收回思绪,不想因为秦胖子影响自己的心情,她提着饭盒快步往住院部走。

    显然秦明也看到了她。

    秦明眼底闪过一抹狠厉,史可可这个臭女人,那一脚差点废了她,最可恶的是,她身后居然有苏煜坤撑腰,自己被揍的都住了院,这个仇到现在还没报,真特么窝囊。

    秦凯从手术室出来后,换下了手术服,然后疲惫的坐躺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休息。

    秦明走了进来,“哥,我妈没事吧?”他问秦凯。

    秦凯听到声音,掀了掀眼皮,语气凉凉,“哟,你还知道那是你妈?从二婶出车祸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时,你居然才出现,你这么忙,是不是又给公司谈了个几亿大单回来?”

    “我……我在城南,那边堵车,所以过来晚了。”秦明自知理亏,语气有些心虚。

    他的确是在城南,下午和一帮朋友去那边一个俱乐部玩嗨了,所以他父亲打电话便没接,谁想到后来他回过去,竟是他母亲出了车祸。

    “我妈到底怎么样了?你先告诉我她的情况再数落我。”秦明对秦凯这个堂哥平时也没好脸色,他可不会忘记那次苏煜坤的人揍他时,秦凯冷漠走掉的事。

    “放心吧,手术已经做完了,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身体多处骨折,需要住院。”秦凯虽然语气不善,作为医生还是很专业的给他说了情况,“现在麻药期还没过,人还没醒,还在观察室,明天情况稳定后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你自己过去看看吧。”

    “好,我先走了。”秦明也不想和他多待,便出了办公室。

    等到秦明的身影消失,秦凯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几个月前他这个不争气的堂弟,差点强了史可可的事。

    若是史可可和史晓敏知道,血是献给秦明母亲的,不知会不会后悔?

    秦凯坐在椅子上,脑海里又闪过一个画面。

    他第一次和史晓敏见面的时候,唐突的说了句我们好像在哪见过,搞得当时气氛特别尴尬,不过……

    现在,他终于想起史晓敏长的像谁了!

    ------题外话------

    继续求收藏新文,反正你们不收藏我就每天在这碎碎念,哈哈

    152741014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