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9除了离婚,她想怎样都行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电闪雷鸣,倾盆大雨砸落在大地上。

    舒紫姬披着一件单薄的外衣,站在卧房的阳台上,望着这漫天的雨景发呆。

    她神色幽静,目光清淡,平静的面色上毫无波澜。

    莫越琛站在她的身后不远处,幽深的目光,凝视着她纤瘦的背影,英俊立体的五官,让人看不出怎样的情绪。

    她醒来后,站在这里多久,他亦然。

    尽管公司里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他过去处理,他却因为不放心她,一直在家里陪着她。

    “雨下大了,我们回去吧,小心着凉!”莫越琛几步走上前,收敛起眸中的情绪,尽量用最低柔的嗓音对她说。

    舒紫姬半响都没有回应,目光淡漠地望着前方。

    直到莫越琛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想要将她带回屋,她才缓缓地出声:“我没事,你去上班吧。”

    “你这样子,让我如何能放心?”莫越琛眉间间浮现一丝的忧色,眸光倏然深沉如渊,低冷而富有磁性地嗓音。

    “……”舒紫姬没有说话,只是给了他一个清冷的侧脸。

    她从醒来后,就对他是这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脸上的表情冷淡而疏离,就连望着他的眼神都已经改变,好像他们是从未认识过的陌生人。

    莫越琛心里苍凉,有种莫名的恐慌,仿佛再也抓不住她的感觉。

    “紫姬,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你可以不理我,也可以冲我发脾气,但没必要拿你自己的身体赌气。”莫越琛深吸一口气,尽量压制住胸膛里的怒气,稍稍平复了一些后才沉声开口:“你怀了身孕,外面又下了大雨,你一直站在阳台上吹冷风,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舒紫姬本来已经极力说服自己,冷静下来了,一听他提起了孩子,她的胸口又燃起一道怒火。

    “我肚子里的孩子关你什么事?你去管好你的安朵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行了!我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舒紫姬厌恶地皱眉,声音冰冷,对他充满了强烈的抗议。

    莫越琛神色一僵,整张脸顿时就如同冷空气过境一般,瞬间让人不禁感到寒气逼人。

    他忍无可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低沉的嗓音,透着不容置喙的强势:“跟我回去!”

    “放开我,我说了,不要你管!”舒紫姬用力地挣扎,存心要跟他作对,就是不愿意和他回去。

    “舒紫姬,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不要我管要谁管?”莫越琛深邃的目光不禁微沉,薄凉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加重了手里的力道。

    “我要跟你离婚,以后我的事情都与你无关!”舒紫姬吃痛地喊道,胸腔起伏。

    “不可能,我不会同意!”莫越琛神色一紧,眼眸猩红。

    “你不同意我就起诉离婚,反正我已经没有办法跟你再生活在一起了。”舒紫姬面色清冷,语气冷淡又无力地说。

    莫越琛强忍住濒临失控的情绪,狠狠地瞪着面前的这个令他又爱又恨的女人。

    她总是有办法牵动他的情绪,只一句话就轻而易举的让他的心如同被挖了一道

    口子般钝痛。

    “舒紫姬,为了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和她的一面之词,你就要跟我离婚?”莫越琛目光紧逼向她,心脏像是被冰锥凿中,痛得一时间呼吸不上来,根本无法接受。

    舒紫姬的眼眸仿佛一潭死水,声音薄凉:“我要跟你离婚,当然不仅仅只是为了安朵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别忘了你当初是如何逼我嫁给你的?既然从一开始我们的婚姻就不是两厢情愿,走到今天破裂的一步,也在情理之中!”

    莫越琛心下一抽,眼底深邃愈发的幽暗,神色出现了裂痕:“你恨我当初逼你嫁给我?”

    “是!”舒紫姬十分肯定的点头,用没有起伏的声音说:“就算没有安朵儿和她所谓的孩子,我跟你也走不长!”

    莫越琛清冷而深邃的目光,散发着一股凄冷的光芒,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我不会放开你的,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不会放手,绝不可能!”

    “你,唔……”舒紫姬皱紧了秀眉,正想要说什么。

    莫越琛抓紧了她的手腕,将她扯进怀里,俯下身来,薄唇侵袭上她的唇瓣。

    他又想强吻她!

    意识到他的动作,舒紫姬本能地抬手,在这个吻还没有深入地时候,挥过去一个耳光。

    清脆的巴掌声,在这个寂静地阳台上,听起来格外的清晰。

    莫越琛只感觉到右脸传来一阵灼痛,五个鲜红的巴掌印,赫然醒目。

    舒紫姬顿住了动作,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莫越琛在怔了几秒钟后,反应过来,唇瓣溢出一抹苦笑:“你现在连我吻你,都不愿意了?”

    “是!”舒紫姬目光冷淡,声音清冷。

    莫越琛漆黑的眸光幽幽地看着她,心再次揪痛了一下,低沉地嗓音充满了无奈跟疲惫:“好,你打吧!只要能让你消气,你想怎么打我都行!”

    舒紫姬惊怔地看着他:“别以为你这样做,就会让我改变主意!”

    “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也知道自己让你讨厌了,只要不离婚,你想要怎么样都行!”莫越琛闭了闭眼,又睁开,俊脸不禁变的有些阴郁而忧伤起来,压低了声音,喉咙口像是有千把刀片在切割。

    他的心被深深扯痛,他心的女人仿佛一阵轻烟,他再是强大,也掌控不住她,仿佛她随时都会从他的指缝中溜走。

    舒紫姬沉默了半响,神色幽暗,心中涌动着各种复杂的情绪。

    她突然抬起头来,声音有些平板苍凉:“这可是你说的,只要不离婚,我想怎么样都行?”

    “是!”莫越琛眼眸浓黑,紧紧地盯住她,手不禁握起了拳头,手背上青筋尽显。

    “好!”舒紫姬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阳台,径直走回屋内。

    手不禁抚在了小腹的位置,那里有他们的孩子。

    而如今他们夫妻却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

    舒紫姬深叹了口气,上床闭上眼休息。

    莫越琛不久之后,也走进屋,默默地陪在她的床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