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0她要搬出去,跟他分居
    接下来的几天,舒紫姬跟莫越琛几乎零交流。

    莫越琛担心她会出事,除了去公司,在家里的时候都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舒紫姬面色清冷,几乎不理会他,更不拿正眼瞧他。

    而她的肚子也越来越大,越来越临近预产期了。

    这天莫越琛正在公司里忙碌,突然佣人打来电话说,太太想跟他一起共进晚餐。

    莫越琛恍惚了几秒,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舒紫姬这段时间一直生他的气,不给他好脸色看,今天怎么突然主动提出要跟他共进晚餐?

    难道她已经消气了?决定跟他重修于好?

    想到这里,莫越琛心里掠过一抹欣喜,嘴角弯起一抹由衷地笑弧。

    看来他们的夫妻关系,终于要雨过天晴了。

    莫越琛立即退掉了所有的应酬,下了班准时让司机将他送回了家。

    心急火燎地进了家门后,他果然看到舒紫姬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安静地等着他。

    这段时间以来,她就连吃饭也不愿意跟他同坐一桌,都是让佣人送上房间。

    今天竟然下来了,还特意在客厅里等他,莫越琛顿时就有一种受宠若惊地感觉。

    “回来了?”舒紫姬放下手边的杂志,抬起头来,迎上他的目光。

    “嗯,我回来了。”莫越琛紧绷的俊脸变得柔和起来,看她的眼神也是极其的深情温柔。

    舒紫姬反应淡淡的:“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进去用餐吧。”

    说完径直起身,朝餐厅走去。

    “好!”莫越琛心下激动,连忙将外套跟公文包丢给佣人,大步地跟了上去。

    他走到舒紫姬的身侧,大掌揽住了她的纤腰,与她一同迈向餐厅。

    舒紫姬怔了一下,眼睛扫了一下他握着自己腰身的手掌,却也没有挣开他。

    莫越琛心情更加愉悦了,老婆已经愿意给他触碰了,看来这次的事情真的已经过去了。

    “没事了,对不对?”莫越琛搂着舒紫姬在餐桌旁边坐下,双唇微微扯动,眉眼间蕴含着温柔的笑意。

    “吃饭吧。”舒紫姬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

    “粉粉呢?”莫越琛下意识找寻粉粉,疑惑地问。

    以前他们一家三口吃饭,都少不了粉粉的身影,今天怎么没有看见她?

    “不用管她,我们先吃。”舒紫姬淡淡地口吻。

    “那怎么行?你去把小小姐叫下来,一块吃饭。”莫越琛转头,低沉的嗓音,吩咐旁边伺候的佣人。

    佣人脸色一僵:“主人,小小姐不在楼上啊……”

    “她还没有放学吗?这都几点了,没有人去接她吗?”莫越琛看了看时间,沉着嗓音问。

    “这……”佣人瞄了一眼舒紫姬,欲言又止。

    “这什么?还不派人去接小小姐?”莫越琛板着脸,不悦地命令。

    “不用了!”舒紫姬突然出声,脸色清冷:“我已经让人将粉粉送走了。”

    “你说什么?”莫越琛神

    

    色一怔,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舒紫姬坐直了身体,眼底没有任何的情绪。

    她本想平静地吃完这顿告别晚餐,再告诉他自己的决定的,既然他已经问起来了,不如现在就说清楚好了。

    “我让德嫂收拾了粉粉跟她的行李,她们今天下午的时候已经搬回我们原来的房子去了。”舒紫姬扯了扯嗓子,说道。

    “什么?”莫越琛脸部表情顿时一下子僵硬了,漆黑深邃的眼眸幽幽地看着她。

    舒紫姬平静的面色,缓缓开口:“我打算带女儿回我们原来的房子,住一段时间。”

    “你要跟我分居?”莫越琛英俊的五官,顿时覆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霾,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而低压的气息,不禁有些局促地问道。

    “是!”舒紫姬毫不避讳地点头。

    “为什么?”莫越琛心里起伏不平,连忙紧张地问。

    “你不觉得我们现在的状态,彼此都需要冷静一段时间?”舒紫姬挑起嘴角,目光沉静。

    “你可以待在家里,我不会打扰你,没必要分居。”莫越琛漆黑如渊的狭长眸子,覆盖着担忧之色,“何况你也快生了,一个人搬出去住,我不放心。”

    “没什么不放心的,我会照顾好自己。”舒紫姬抿了抿唇,神色坚决。

    “可是……”莫越琛蹙紧眉头,还想再说些什么。

    舒紫姬却打断他:“我已经决定了。”

    莫越琛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幽幽地看着她,脸色也十分不好看:“如果你是不喜欢这栋别墅,我们可以重新再买一套,或者……”

    “莫越琛!”舒紫姬低唤他的名字,一字一顿地提醒:“你说过,只要不离婚,我想怎么样都行!”

    “……”莫越琛整个人怔住,冷峻刀削般分明的五官,像是被一片阴霾覆盖住了。

    静默了半响,他低迷地嗓音问道:“你要搬出去多久?”

    “一段时间,具体多久不确定!”舒紫姬淡淡地说道。

    “一个月!”莫越琛幽深的眸子里划过一道隐忍,低沉磁性地嗓音:“我最多允许你离开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的预产期差不多到了,我必须陪在你身边,到时候我会去你家接你回来。”

    “一个月太短了……”舒紫姬眉心轻蹙,不满地抗议。

    她的计划是,至少要等到那个安朵儿生下孩子,确定是不是莫越琛的,她才能决定要不要原谅他。

    他们只分居一个月,安朵儿根本不可能生完孩子,那他们之间的矛盾就不可能解决。

    如果安朵儿生下的孩子是莫越琛的,她是决心到时候直接跟他离婚的。

    “紫姬,一个月已经是我容忍你离开我的最长期限了!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只能将你困在这里,不让你有机会离开半步。”莫越琛英俊疏朗的五官,绷的紧紧的,低沉地声音,染着一抹冷凝。

    舒紫姬心中一紧,自然知道莫越琛这句话绝不仅仅只是威胁。

    他若是不同意她走,便有千百种办法,逼迫她留下来。

    何必闹的鱼死网破呢?

    她先离开了他,再说!

    “好,一个月就一个月!”舒紫姬哼了一声,勉强答应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