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重病的小姑娘
    转眼间,大半个月一晃而去。

    叶浅躺在床上,眼睛透过木窗上残破的洞,直直的望着月空中那轮清月,时而会有一朵乌云将它遮盖的严严实实,一亮一灭,好像人间生灵一茬接着一茬。

    听着身旁几个兄弟姐妹的阵阵鼾声,叶浅从被窝中伸出一条洁白的手臂,轻轻的推了推声旁之人,确定对方睡得正熟。

    心的从被窝偷偷的钻出来,摸着黑,穿上那双已经被磨出几个手指粗细的棉鞋,心的推开那扇沉重的木门走了出来。

    抬脚走在白蒙蒙的雪地上,发出一阵嘎吱、嘎吱的声响,叶浅深深的吸了几口有些清冷空气,有种不出来舒服。

    突然,父母的屋中亮起了一道微弱的烛光。

    吓得叶浅弯着腰,一溜跑的向着后院方向去了,如果被父母发现自己偷偷跑出来,后果不敢想象。

    “老头,这么晚了,你找什么呢?”屋中传出了叶浅母亲的声音。

    “今年的收成不好,明天我去城里看看,能不能将这些年积攒的兽皮、兽骨卖了,能弄回来多少粮食弄多少吧!”叶浅父亲透漏着精明回道。

    “你舍得将你那些兽皮卖了?”叶母有些诧异的问道。

    “嘿嘿,我平常不卖,是因为大家都在变着法的低价出售,前几天会看天象的陈巫婆告诉我,今天会有一场大的白灾,我要趁机冬季毛皮上涨,多换点粮食回来。”叶父解释道。

    “你换那么多粮食,心雨水多发霉了。”叶母有些担心的道。

    “嘿,你懂什么,一旦有白灾,肯定会饿死很多人,就是咱们村恐怕都得死上几个。”苦笑道。

    叶母突然想起了;“对了,那你明天去的时候带着浅儿,我看她这次病的不轻,也不知道唉”,着抽泣起来。

    “大人都要被饿死了!你还管得了她,听天由命吧。”叶父的声音立刻提高的几分,显然被触怒了。

    叶亲分辨道;“当年那个老和尚不是给了一张药方么,挺管用的,就找那个方在吃几服药就好了啊。”

    父亲猛然暴喝道;“你懂什么,那个方我看了,都是一些什么人中白、九龙根、山茱萸、这些药材价格虽然不是特别的名贵,但是无一不是十分罕见的东西,平常我们还可以托几个常年在山里找药的药农,帮着留意一下。自从去年咱们村孙老汉被老虎伤了腿之后,人家已经不再进山采药了,再那老和尚不是也她最多活到十六岁么!尽然老天爷安排的事情,就听天由命吧!”

    叶母显然有点害怕了,但仍然不放弃的温声劝着。

    此时的叶浅在后院玩的不亦乐乎哦,正在拿几把青草喂着自己和妹妹圈养的几只山兔,一边喂还一边声嘀咕道:“快点长,长大了就能拿你们给妹换一件新衣服啦。”

    次日,一早,当叶浅打开屋门的时候外面已经下了一指厚的积雪。冷冽刺骨的寒风不断吹来,急匆匆吃完早饭后父亲就去联络村西头张老汉的马车了,张老汉给附近的华阳县送了一辈的柴火,每隔半个月就要去一趟,本村包括附近经常有人搭车。

    吃过早饭穿上去年新做的棉衣,叶浅和母亲两人向村东头出发了。一路上听着母亲的叮嘱,叶浅只是不住的点头。

    在经过了一片长长的泥泞路后,俩人出现在了本村唯一的出口,没有让两人等多久,木头摩擦的嘎吱声就传过来了,左边坐着一个六余岁的老头右边坐着父亲,前面是一头满身青毛的老牛,身上的毛发有一个手指长,不知是天气的寒冷,还是马车上那足足有两人高的木柴太重,老牛鼻喷着滚滚白气的走了过了。

    母亲笑呵呵的伸手摸了摸牛头对张老汉:“这头青牛给拉了十几年了吧?也改换一头了!”“哪有钱啊,等着我俩干不动了就可歇歇了。”张老汉只顾低头摆弄着手中的皮鞭,声音冷淡的回道。

    母亲眼中闪过一抹犹豫之色,最后还是一咬牙的走到父亲身旁,拉着对方向远处走了几步。

    “不用给,给他做,去年我还帮过他的。”

    “人家每次,随便给两个铜板就好了。”

    “好、好、听你的。不过好了,最后再去给浅儿买一次药,之后如何听天由命吧。”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了过来,叶浅这时正忙着在柴火堆里腾出一个洞,自己也好躲进去暖和一点。

    父亲完,就自顾自的走到张老汉身旁声嘀咕一通,塞给了对方两枚铜钱,张老汉话才热情了几分。

    又简单含蓄几句,叶浅从马车后面的木柴中,撑开一个洞钻了进去,一牛三人上路了。

    叶浅在车上看着母亲那越来越模糊的身影,低头看了手心里的一枚红色豆。

    与此同时华阳县城,一家装饰精致的客栈房间之中,一名三十余岁的美貌夫人,正在温声的劝着什么,时不时还会帮着床上之人整理一下衣物,脸上透出了浓浓的慈爱神色。

    床上躺着一个十一二岁男孩,双手捂着耳朵,将脑袋塞进被里面以示抗议,偶尔还会伸出胖嘟嘟手,一把将夫人弄整齐的地方再次打乱。

    两日后,一座青砖铸成的高大城墙,城墙下之还有一条宽数丈的护城河,出现在了叶浅三人面前。

    身边的行人越来越多,都是一些进出县城的贩,也有威猛干练的士兵,在经过守城士兵的简单盘查后,一行jin ru了这个附近百里最繁华的地方。十横十竖的县城布局中,叶浅一行在第二条街口与张老汉分开,因为时间的不对,她们在回去的时候只能另想办法。

    自己紧紧追随着前面的父亲,频频好奇的左右张望。

    “卖字画、代写书信了”一名书生面有尴尬的叫喊道,好像生怕会丢了读书人的面。

    “哎哟,这位姑娘还这般就出落的如此漂亮,一看长大就是个美人胚。快来看看这些首饰,正和你的年龄喲!”一个可以把鬼吹得愿意提早投胎的妇人叫道。

    叶浅一路只是好奇观望,不曾落下多少步伐,叶浅洁白的鼻翼飞快煽动两下“好香呀”心中默默念到,抬头一看原来前面是一家占地颇大的客栈,名叫“同福客栈”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父亲不时会进出一些药店,每次都是一脸的失望。如此这样天越来越暗,直到天空中下起了毛毛细雨。

    冷风不时从叶浅宽大的衣领之中吹入,就在这时对面缓缓使来一辆紫色马车,在叶家妇女面前停住,青竹制成的车帘缓缓打开从中传出一位老妇人的声音;“你的女儿可愿来我附中做个使唤丫头?”就在叶父一愣,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

    车中的声音再次让叶父亲陷入恍惚“我家是最近刚搬来此县使唤的下人正好还缺几个,老身愿出十两银买了她,如何?”叶父这时才看到自己俩人,因为各有心事不知不觉已经被雨水打湿了衣物,本来就穿着寒酸的两人,此时更显狼狈。

    被人家当成穷困道卖儿卖女的境况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那,你那女儿我看着乖巧给你十五两,卖与老身如何!”车中的人显然已经有点生气。

    “妇人,看着这对父女呆头呆脑的,一定不适合在咱们这种人家。况且听今天冬天是个极寒的年景儿,到时候十五两买两三个丫头也不是什么难事。何况老爷正等我门回去呢。”在这个时候坐在赶车位置的一个厮模样的人略带谄媚劝道。

    “嗯,好吧。”老妇人想了想,也是这么个理儿,就不在坚持的答应了下来。

    马车立刻绝水而去,仿佛一刻也不愿耽误。

    从马车的出现到离开长不长,叶父眼中闪过了一开始的茫然与挣扎。看到马车马上就要消逝在眼前的时候,不自觉向前追了两步喊到“喂!喂!等等!”

    没有如叶父所想中停下,叶父这一瞬间心头闪过了一丝懊悔。在转过头看到叶浅那瘦瘦弱弱的样在雨水中瑟瑟发抖,脸之上正有一抹不正常的潮红。

    “又有点不舒服么?”叶父心中有点尴尬的上前道。

    “没有,很好啊”叶浅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听到的到。

    “都淋湿了,去那个屋檐下避一避吧!”完自古的走了过去,在找了一个地方蹲下后拿出旱烟袋抽了起来。叶浅走到房檐歇息起来,这一走就是大半天着实有些累了。

    两人在看着眼前的雨水从一开始的毛毛细雨变成一席水帘,叶父的眼神也从一开始的挣扎变成了坚定。啪、啪、啪、叶父把旱烟在地上狠狠磕了一磕,“叶儿,你这个病着实古怪,找了半天也没什办法。你在这等着,我再去找一找!”叶父扭头讲道,完便向着马车消失的方向跑了出去。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