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命运的改写
    叶浅长长的叹息一声,拿出背上的包裹,从中找出一块灰色馒头状的东西啃食起来。突然叶浅伸出脖迎着房檐上流下的雨水喝了两口,才有点羞涩的嘟囔到“这才完美嘛”。

    雨还在时大时的下着,叶浅把包袱抱在怀中,缓缓蹲了下去,脑袋搭在腿上,双臂环膝的睡着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有的商铺把各色灯笼打了出来,而更多的选择闭门打烊了。

    黑暗缓缓笼罩大地,世界安静了下来,只有偶尔的犬吠之声传来。黎明之前总是格外寒冷的,一阵冷风吹过,叶浅睁开了眼睛。

    叶浅很美,最少在她的村是最美的,而且也是全村最聪明的孩。

    全村仅有的几本书籍她都会背诵,跟着一个嫁到村里的女人学会了识字,这在村里可是了不得了,男人识字的都很少情况下叶浅还得到村里送给的一个外号“女秀才”。

    叶浅紧了紧衣服,雨水贱湿了的衣袖。回想昨日与母亲的分别,与想要买自己的老妇人,叶浅的双目慢慢笼罩起了一层薄雾。

    从怀里取出几颗红通通的豆,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仿佛再次出现在了叶浅的耳边;“四姐,这是几颗hong豆。你不是hong豆也叫相思豆么,我在家里想你哟。”

    这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家中排行最的五妹妹,交到手中的。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了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叶浅的视线中。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叶浅的父亲,叶父走到叶浅旁边,从身上拿下了不知从那弄来的一块栈布对着叶浅道;“准备一下我们要回去了”。

    从父亲的口气中,叶浅听出昨晚要去办的事情没有成功。

    因为这个时候还很早,路上的只有寥寥几个摊铺正在摆放着东西。

    因为昨天刚刚下了一场雨,路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偶尔还会出现几个水洼。

    叶浅父女两人一出城就很少话,只顾闷头赶路,不大一会叶浅的裤腿上面就沾满了带起来的泥水。

    一口气两人走出了七八里路,就在这时一辆马车呼啸直奔两人而来,就在父亲拉着自己向一旁躲去的时候,因为靠的太近,一段话语清晰的传进了两人的耳中。

    “孽畜!老生了你,你就要听老的!在磨叽老夫只有当没生过你了!”一个愤怒的训斥道。

    这时从马车中传出一个少妇的声音“麟儿呀!华山的闻道宗,有一个你父亲早年的师傅,要不是托着这层关系,你以为谁都可以去?况且,闻道宗可不是你想的那般差的,而是出来过三名囯师呀!”

    “跟他啰嗦什么!管住你的嘴……。”

    对方到这里,父亲一把拉住了正准备在退开几步,躲掉车轮溅起的大片泥水的自己。

    叶浅感觉肩头一紧,接着身形就腾空而起,这时才看到父亲正把自己夹杂肋下,快速地想着马车跑去。

    脚步轻巧的一踩一蹬,已经拉着叶浅偷偷坐在了马车后面的一步宽的车底板。马车微微一震,车夫伸出回头望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等着马车驶了好一会后,父亲确定没有被热发现之后才声的解释了一下,原来这个华山必经自己的村庄而过,这样自己就可以搭一路的顺风车了。

    到了晚上人家,人家要安营扎寨的时候父亲就会带着自己提前跳下车提前藏好,第二天上午,正在两人被点的昏昏欲睡之时,车上的一段话迅速吸引了两人。

    “麟儿,你要知道这个门派可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在朝廷曾有传言此派背后可是有修仙者的背景”完,车上一阵的沉默。

    之后又了一些什么叶浅就再也听不进去了,之后经过商议,父女两人一致决定,暂时先不回家,更着对方去看看那个闻道宗。

    旁晚时分,当马车从一条长满野草的路驶过的是时候。

    叶父推了推叶浅向一个方向指出,叶浅顺着父亲指出的方向看去。只见透过雾气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村庄的模糊影,那里便是自己出生的村庄。

    马车又在磕磕绊绊行驶了大半天,终于看到了一座一眼往不到头的巨型山脉,这个时候逐渐遇到的行人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顺着一条路慢慢的钻进的巨山的肚之中,从外面看山峰包裹在一团浓浓的雾气之中,进到里面才发现别有洞天。

    山路两边是数不尽的一人多高的各种树木有,桃树、梨树、还有很多叶浅也叫不出名字的奇花异木,给这座山增加了几分飘渺之感。

    在往山中走去,逐渐游玩赏景之人渐渐稀少起来,而应为逐渐爬高的缘故天气也如同孩的脸一会三变,一会冷风萧萧,一会暴雨如柱、甚至还遇上了一阵冰雹。

    叶家父女可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因为马车之中,那个名叫麟儿的少年正在车窗上探头探脑,吓得车后的两人需要左右闪避。

    这一天,他们一行没有如同前几天,到夜晚就安营扎寨,而是人歇马不歇的昼夜赶路,甚至有越走越快的架势。

    终于在第二日清晨时分,泥泞的土路突然变成了青石铺成的宽约十丈的好路,马车的速度也提高了一倍。

    在拉车的马乎着白白的雾气,显然已经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一行人的面前出现了一座气势宏伟的青石山门。

    在门的两侧是两座磨的发亮的石狮,四名身穿白衣的持剑武者,站在门前互相笑着。

    这个时候门前已经稀稀落落的有二三十人在声嘀咕着什么,这些三五成群的人中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孩,有穿着华丽者,亦有和叶浅一般者。

    叶浅父女早在马车刚刚停下的瞬间就已偷偷跑开,这时负责赶车的家丁跳了下来,甩了甩因为长时间不活动有些发麻的双腿,顾不得再做休息马上从车顶取下一个木制踏板放在马车旁边,“老爷我们到地方了!”

    一息之后从马车走下的是一位身材魁梧,四四方方的脸颊上爬着一道几乎可以不见的疤痕。

    从马车下来后首先环顾了一圈才回身对车内叫道:“夫人,下来吧!快看看这里的景色还是如我当初离去时的样。”着,眼中露出了回忆的神色。

    车中问言走出一名身穿一袭青衫,披肩的长发被用一抹白色的丝绸紧紧束住,一张脸仿佛用那么一点粉饰都嫌多余,乍一看有三十岁少妇的妩媚,细一看也有二八芳龄的俏皮。

    一时间就算抱经风霜,已经练成宠辱不惊的大老爷,也是看的一时失神,在这名少妇匆匆瞪了一眼后,这才赶忙递上手:“夫人,我扶你下来。”

    这么少妇却根本不理他,而是对车内一伸手拉出来还在不情愿少年来。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