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大恩既大仇
    头狼眼中闪过了一丝戏谑,向红衣女走了过去

    扑向黑衣男的两只白狼立刻一分为二,一头紧追黑衣男追去,还有一头向披发男走了过去

    再批发男这边,在一开始那头扑向自己的时候便大叫一声;“这么不把老放在眼里,今天我要剥了你们的皮”

    着便握着双拳扑了过去,对面那头狼明显一呆!在它的前半身可是很少有对自己主动进攻的事情发生,当即毫不犹豫的迎了过去,“嗷”一口就咬住了打箱的拳头。披发男一疼立刻另一只手就打到了白狼的头上。

    只听一声闷响,白狼感觉一阵眩晕。披发男趁机拔出自己被它咬住的手,立刻就是一顿痛击,每一下都瞄准的是白狼的脖。

    在白狼刚从眩晕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咔嚓!然后自己的身体就没有知觉了,接着双眼一黑。

    披发男得意的拍了拍双手;“狼的脑袋是“铜头铁脑”可是你的脖却是你最脆弱的地方。”

    正在此时,“刷”一对利爪已经从他的后背抓了下来,鲜血淋淋都后背少了一大块血肉。

    “畜生”披发男立刻打了过去,但是这一只白狼明显灵智要比要高,根本不给他抓住自己的机会!偶尔逮着时机不是咬下一块越柔就是增加几道血痕,不一会披发男已经满身是血了。

    在头狼几口就把红衣女撕扯的四分五裂后,转身看到正满身嗜血和第二头扑向自己的白狼打得难解难分,目光在披发男和李玉麟之间来回看几眼,明显在思考要先杀哪一个。

    “嗷”正在犹豫直接,远处传来了一声狼叫声。

    接着它不在犹豫快速扑向披发男,后退一蹬前爪就从他的大腿部位抓了下来,披发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深刻见过的伤口,眼中闪过了一丝疯狂。这是刚想有有所行动的时候,腿软摔在了地上。

    头狼有些蔑视的看了他一眼叼住撕下的一块血肉就远处跑去。

    刚要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披发男立刻被之前的白狼在自己的背上狠狠来了一口,立刻伤上加伤献血喷涌而出,刚刚还飘逸的长发此刻凌乱不堪,点点血珠从头发上滴到了地上。

    “罢了,想不到我孙传武今日会做畜生口中之食!”完便头一仰,闭上双目,等着那致命一击的到来。

    "嗷"白狼向前俯冲过去,又准又狠直奔脖一口咬了下去!

    “上当了”披发男一声暴喝,一只拳头一下打进了白狼的口中,因为冲击力的缘故这次拳头顺着打进了白狼的肚之中。

    手臂上的狼头眼中满色血色,瞬间爆发出了最后的疯狂,猛的一下咬了下去,身拼死的甩摆,伤口处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响,那是牙齿和骨头的摩擦声。

    一时之间看的叶浅张大了嘴巴,满脸的惊讶之色,眼前的画面实在太过疯狂!

    就在此时叶浅猛然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扔了出去,划破空间声音传了过来,千万不要看叶浅这全力一击,这个可是叶浅的杀手锏,又准又狠,叶浅曾经在河面上用着一招打出过十三个水花。

    “啪”白狼的眼珠瞬间红白之物飞溅了披发男一脸。

    叶浅飞身跑了过去,从地上捡起黑衣男的棍对着披发男胳膊上的白狼打了过去,一下、两下、三下、直到打得白狼没有动弹,披发男的胳膊没有知觉了,才停了下来。

    “你一直在看着?此时才过来?”披发男满眼怨毒之色,对着叶浅到。

    叶浅丢下木棍向李玉麟走了过去,背对着频发男到;“我应该等你死了,在过来。”

    叶浅拉起地上的李玉麟,向远处走去。

    披发男眼中的怨毒越来越深,猛的一下捡起面前的木棍对着叶浅就甩了过去:“死吧!贱人!哈哈!哈。”

    一道棍影在空中忽忽旋转数圈,带着残影重重的打在了叶浅的背部。

    叶浅只感觉到后背一阵巨力,把她向前推了一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噗”,叶浅喉咙一甜的吐出一口血来。

    “你没事吧?”李玉麟顿时大急的跑过去,脸焦急之色的把叶浅扶了起来。

    叶浅脸色苍白的站起神来:“没事,我们快走吧。”

    “要不要我去杀了他,这个恩将仇报的家伙!”

    李玉麟恶狠狠的盯着对方道。

    叶浅看了一眼虚脱的披发男,倒在地上喘着粗气:“不用了,一会那只头狼回来,自会收拾他的。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之后两人加快了步伐,一个时辰后在一座青石之上李玉麟扶着叶浅坐下后,自告奋勇的要去找一点吃的。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