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精疲力尽
    “这个地方这么荒凉,没有找到吃的还容易遇到危险。”“你去找一点这种草,这是鱼腥草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道,但是可直接食用。”叶浅指着一片形状如同柳叶的草道。

    “好嘞!你等着吧。”之后李玉麟在附近找了起来,一刻钟后已经找了足足四五十根。

    “好了,别找了快吃吧,我们马上要出发了”叶浅感觉身体恢复了一点。

    叶浅勉强吃了两根,李玉麟在一开始抗拒了几下,接着边因为实在太饿了就尝一个,谁知这尝不要紧也许是又惊又吓的缘故。胃口大开的李玉麟立马吃了一个精光。

    “没有想到这个草可以生吃的啊,在这个没有火的地方真实方便。你之前就是吃这个的么?”

    “当然不是,我们几个可以追到闻道宗弟的,都领到了他们给的干粮,有桃、苹果、鸡蛋、烤鸡、还有酸枣!”

    李玉麟一呆的哑然道:“为什么我们没有?难道我们这些名次靠后的就要被饿死!”

    叶浅没有话,甩开一点距离接着往前走去。

    在傍晚十分,两人终于来到了一座悬崖下方。两人想上望去隐约可以看到一架红色的牌楼。

    “快走!胜利就在眼前。”李玉麟兴奋的对叶浅到。

    叶浅确眉头紧皱:“你看看这个悬崖,这么陡峭对你来可是一个大难题呀。”

    “这个你不会不带我了吧?”李玉麟面带乞色的望着他。

    “你去给我…………。”

    “可行么?”

    “我只给你一晚的时间,明天我可就不管你了!”

    “好”李玉麟重重的答应了一声,就朝着旁边的刘树林跑去,叶浅找了一块平整一些的地方,闭目打坐修养精神。

    第二日天还未亮,叶浅已经背着一个和自己腰一般粗细柳枝编成的绳向高处爬去。

    一阵如同笔直的平面,叶浅就拉着上面吹下的藤条。

    一阵是手掌宽的石梯,叶浅只有手脚并用的缓缓的往上爬。

    数次叶浅都是靠着在深山生活的经验,才用了足足一个时辰爬上来了,叶浅顾不得休息往悬崖下望了一眼,视线中又出现了两个身影,这两人从穿着看不是山里人的样。但是人家没有像李玉麟一般只知道等着叶浅,已经有一个身穿劲装的男爬到了半山腰。

    另一名上衣已经扔在了一边,浑身疙瘩肉发着光泽,但是爬了几次都摔了下来。

    叶浅仔细看了一下,便把自己腰上的**藤条打开扔了下,绳刚要触地的时候,那名光着膀的少年几步跑了过去。

    “滚开”猛地推开李玉麟爪向绳,在他脸上露出喜色的时候,绳突然向上收回去了。

    原来是叶浅发现情况不妙,暂时收回了。

    叶浅迈着步手扶下巴,这可怎么办?突然大叫一声“有了”完就放下绳左右找寻了一下,双目一亮跑出去了。等叶浅回来的时候,手中举着一块大石头对着**上身的男当头扔下。

    “卧槽”**男顿时大叫着向后跑去。

    “你这贱人在干什么!这样你会要了他的命的难道不知道吗?”

    一个身高八尺,虎背熊腰,一脸络腮胡,肌肉鼓胀的将衣服高高撑起,一脸络腮胡脏兮兮的,眼睛如同幼儿拳头般大,咕咕的大肚几乎垂到了膝盖,看样几位彪悍。

    就在彪悍男如同蒲扇的大手抓向叶浅的时候,半空中一把戴鞘的结结实实的打在的他的膝盖处。

    “想在我闻道宗动手,请问阁下可考虑清楚了?”一名身穿白衣,腰间有一条紫色的玉制腰带,四十余岁年纪的道姑冷冷地道。

    彪悍男身体只是被打的向前一个趔趄,并没有摔倒,脸色有点难看道;“在下救心切,冒犯贵门之处,还请师太海涵。”

    “哼”白衣道姑理也不理的走回原处,与其擦身而过的还有李玉麟的父母急匆匆的跑到也欠面前。

    “接下来,我们会把玉麟拉上来的,多谢这位姑娘了。”李父语气温和的对叶浅到,叶浅将绳交到李父手中,向前看了一眼。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