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斩断红尘
    面前的木质牌坊左右站着各三十名闻道宗弟,其中男各一般,统一的穿着白衣,身背利剑,青色的靴,头发用一条白色丝绸紧紧的束着。

    稍远一些的是三十余名形态各异,但是普遍狼狈不堪参加试炼的弟,这些人大多脸上挂着胜利的喜悦,大多在窃窃私语根本看也不看叶谦这边,再下面一点的是这些人的家人有的面又嘚瑟的向旁别的人吹嘘着什么,都的则是面楼焦急之色。

    在这些人的面孔之中叶浅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想跑过来又有一点不敢的频频向叶浅使眼色。

    叶倩一看便明白是什么意思,立刻跑到白衣道姑哪里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弟叶浅,拜见”

    叶浅有点尴尬的不知道英爱怎么称呼了。

    白衣道姑面色带笑,对着旁边一名二十多岁,身形瘦弱的女弟到:“时间也差不多了,让试炼弟jin ru化仙池吧!”

    “是,师伯。”瘦弱的年轻女道士领着叶浅向众多参加试炼的弟走了过去。

    “是脸弟听着,从今日起你们便是我闻道宗第二十九届弟,先在你们要剃发、化仙、断红尘。”

    完一摆手,立刻走上五名年纪颇老的外门弟,走到五把事先准备好的凳旁边,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剃刀。

    瘦弱女道士对着叶浅道;“过去吧!发什么愣,你们的父母已经在生死文书上签字画押了,早一点梯度他们早一点拿到钱。”

    叶浅听到这一句身影一晃,接着走到准备好的凳上坐了下来,之后感到有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锋利的剃刀从叶浅的头皮一下一下的划过,每一次都会有一缕长发缓缓飘落,这一刻叶浅紧闭的双眼一阵晃动,她知道从此自己将和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山村、一切一切自己所熟悉的地方将越来越远

    等自己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一名年轻的女弟领到了一个冒着白色热气的地方,四面都是厚厚的木板,只有天空没有任何遮挡物。

    年轻女道士顺着叶浅的目光向上看了一眼,有点刻薄的到:“看什么看?还有会有从天上看你不成!快点把衣服脱掉,抓紧把身上洗刷干净,我闻道宗可不是藏污纳垢的地方。”

    完,女道士一把抓住叶浅的衣领,刺拉一声扯下了叶浅的衣服。

    “真实有点荷才露尖尖角的美呀!”女道士看到了那一抹不可描述的美。

    叶浅迅速转过身背对道姑冷冷的到:“我自己来,你可以出去了。”

    道姑冷笑一声边走了出去,水有点凉只是不冷而已,这是叶浅jin ru水中的第一感受。

    叶浅这几日真的是太累了,有点清凉的泉水冲走了几天的疲惫,不出的舒服。

    半个时辰之后叶浅身穿洗衣白色宫装,盈盈一握若无骨的细腰上是一条秀花纹的束带,脚上穿着一双不知名兽皮的白色靴,修长的玉颈下,一片凝滞白玉般的锁骨略显得有些清秀,身披一件纯白色的披风,将叶浅紧紧抱住。

    这一身穿着是在洗到一般的时候有人从门外扔进来的。

    叶浅刚一出门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立刻变得银装素裹我不禁想起一句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真美呀

    叶浅伸出玉臂,让一片雪花飘到了手心中,此时的她让远处刚准备跑过来的李玉麟看的一呆。

    “沐浴过后的弟到这边来!”年轻道姑的声音把叶浅拉了回来。

    年轻道姑看了叶浅:“谁是叶浅的父亲?过来这边了。”

    叶父不知从哪里一头大汗的跑过来:“是我,人在此。”着双眼已经冒出道道亮光。

    年轻道姑嫌弃的看了叶父一眼,正要对叶浅些什么忽然看到叶浅一只手上还提着换下来的旧衣服:“你还留这个东西做什么!立刻扔了。”着已经满脸的怒火。

    “给我,那回去还可以给比她的孩穿的。”叶父着已经一把抢下叶浅的旧衣物。

    年轻道姑不耐烦的道:“这个卖身契约是你签字画押的吧?”

    “对对,是人。”

    “拿去,这是给你的银,从此她和你在无关系了。”

    叶父脸色呆了一下,马上道:“是是,人知道。”

    在叶父接到白花花的银的时候激动的整个脸都涨红了,相对叶浅些什么,但是涨了几次嘴也没有出来。

    “走吧”女道姑完边向远处走去,叶浅闻声跟随,自始至终都没有在看叶父一眼。

    叶浅背带领着走到一处马车旁被吩咐和其他两名一样成功通过试炼的弟前往闻道宗。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