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张醉酒
    “你没事了,你终于醒了,呜呜。”

    “叶浅伸处手,从她的脸颊把把泪水擦拭了一下,吓到你了吧!”叶浅出声安慰了一下,就坐了起来。

    红玉看不到叶浅没事人一样,高兴着道;“都是我不好,出手太快了!”着便低下了头,一副做错事的孩模样。

    “不怪你,这是我的老毛病了!以前也是经常有的。”叶浅有些心仍的抱住了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

    “真的没事了么?这是怎么回事?你没有去看代付么?”红玉挣脱开来,双手抓住她的双肩,连珠炮一样的问了三个问题。

    “没有事,看过大夫,是时候的病了!又不会死!”看着红玉那焦急的眼神,叶浅不自觉的隐瞒了自己的病情,着还对她盘了一个鬼脸。

    “那就好,那就好,刚才真真是吓死我了。”红儿一边还是一边抽泣一下,显然被叶浅吓得不轻。

    之后的一段时间叶浅不再被允许练功,在百般无聊的时候她再次开始联系那一本“轻功”,还别这本功法别的作用没有,在宁心静气这一方面还是不错的。

    这一日,现在再次站在了屋顶,准备练习那本“气功”,就在这个时候叶浅记起来自己手中有一瓶可以配合使用丹药,等叶浅反身拿回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陶瓷圆肚的瓶,把红布封好的的盖打开,倒出来一颗定睛一看,是一枚红果山楂)一样的药丸,粉红粉红的,将药丸放入口中有一种甜甜的、凉凉的感觉,叶浅没有嚼而是整颗直接咽了下去。

    之后开始了那套已经背会的功法,只是今日不同的是叶浅闭目练功之时引导出来的亮光要比平时多出三分之一,可是在其收功,睁开眼睛之前,这些亮光又从她的身体各只散发了出来,重新消失在茫茫夜空之中,这些东西叶浅自然是不知道的。

    就这样,时光如同一日三餐一般,平淡的从身边溜走了。

    这一日,叶浅和红玉一大早就收拾停当,准备整齐,经过这两个月的时间,她们两人锃亮锃亮头顶再次长出了新发,虽然还很短,她们两人不得不躲在披风之内,可是精神面貌要比来的时候好处太多了。

    今日对他们来是个重要的日,应为从今日起,两人就要去完成宗门交给的任务了,这天来领取任务的人还真不少,几乎所有新入门的弟都来了,新弟,老弟混在一块,还有一些热情蛰在给新人讲解领取任务需要住的一些问题。

    万事堂便是叶浅二人需要领取、交付任务的地方,这里是一座四四方方的石头房,只有一层但是占地面积颇大,以至于大家都站在园中也不觉拥挤,所有jin ru之人站在左面排成一列,而出来就要从右面一排行出,然而这些出来之人并不是直接离开这个院,大多适合正在排队之人盼复交流起来,整个院都是乱哄哄的好不发恼。

    “是叶浅么?”叶浅回身一看,正是当日在传功房给大家讲解规则,鉴定宝物的那名男。

    “师兄别来无恙”红玉二人行礼道。

    “两位师妹今日也是来领取任务的吧!我是刚刚来此交付完成任务,如果有什么了解的地方可以尽管问我?”男点头示意一下,随后道。

    “那就麻烦师兄了,我们也正好不知道这里的规矩,还请师兄讲解一二”叶浅也不在客套当即询问起来一些疑惑之处。

    “这里太过繁杂,两位师妹请随我来。”这边带头往外走去。

    三人走出这个院先是左拐走了一段距离后找到一个茅草建成的凉亭,叶浅环顾一周,这个地方倒是颇为僻静,不是很熟悉的话还真不易找到。

    三人座下之后男笑着开口了;“在下姓萧,单名一个何字,是没可以叫我萧何,当然叫一声萧师兄更好不过了。”

    “萧师兄”叶浅二人立刻称呼了一声。

    萧何好像很是高兴,立刻口若悬河的了起来;“本门所有外门弟,每月需要接取二十件事,或者五件中等事物,还可以是一件大事!”

    “先着二十件事,里面一般是一些采药,砍伐巨木,种植药材,等等!但是每一件事平均起来都要花费三五天的时间,中等事物和大事都是一样的!只是难度更大,大多新入门的弟都是接取采药和种植药材这两件事物,但是他们完全无聊了这个难度,在闻道宗放完几十里的大山上,药材几乎已经被采绝了,就连野草也不知被翻过多少遍了。”

    到这里萧何自嘲的笑了两声,接着有点回忆的道;

    “这列弟大多盘算着一次领取二十件采药任务,这样完成的时间将会大大加快,但是他们不记得这么多种类的药物,那里是自己仅有的那点见识可以分清楚的!”

    到这里萧何已经皱着眉头,拍着桌有点生气对叶浅二人道,也有点对着当年的那个“自己”讲着。

    “而选择种植药材或者照看药园的人也大多会犯同样的错误!要知道本门对没有按时完成任务的人惩罚那是相当严重的!你们还记得那一份卖身契么?”

    萧何对着她们两人大有深意的道。

    完抬头看到红儿那个害怕的神色,双手已经因为紧张、害怕紧紧握成了拳拳,手指都有一些发白的样,萧何兴忠一阵舒服,转头看到叶浅,虽然也有一些紧张,但是并没有害怕的样,萧何心中有一些惊讶!他可是用同样的话,成功吓哭过新人的,自己很是享受那种抱着自己大腿,哭着问应该怎么躲过去。

    “萧师兄,一定有办法可以化解吧?宗门不会设置这么不合理的规定的!”叶浅相信,萧何知道应该怎么办。

    “那我就不卖关,师妹现在应该去接那种帮助宗门驯养异兽的任务。”

    “异兽?那是什么东西?”

    “是尊们一些大人物的坐骑,当然!你们也有可能根本接触不到那么珍贵的东西,而去照顾一些马匹。师妹我再告诉你一点,如果去晚了,可就抢不到了哟!”萧何越越慢,最后更是一字一顿的讲完了。

    “不好!这个人太坏了,红玉我们走。”叶浅大惊,拉起还在消化着萧何话语的红玉,向万事堂跑去。

    刚跑出一段距离就听到萧何大笑着喊道;“师妹的那个传家宝不是自己的吧!已经有大人物取走了,师妹可不要再来向我讨要了,那人是我万万不敢得罪的,哈哈哈。”

    听着对法那种得意的笑声,叶浅气得牙痒痒,可是最后那几句话也有点重要。

    在路上叶浅和红玉简单了一下,目前两人必须尽快找到驯养之类的任务后,两人便挤进了人群之中。

    旁晚时分,一个宽广的广场之上,同时摆满了上千张桌,人山人海,桌山摆满了鸡鸭鱼肉,还有大碗的美酒,有人在呼朋唤友,也有人在激烈的辩论这什么,在广场四周立着无数根巨大的粗木,每根木头之上挂着十二盏巨大的红色灯笼,将这里找的亮堂堂的。

    这里正是正是叶浅等外门弟吃饭的地方,之前她们两人都是打包回去吃的,但是明日就要开始忙碌起来了,今日男的的放松一下。

    “你接到了什么任务?是驯养的么?”红玉坐下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这个,她们二人可是整整抢了一天呀!任务发布了十二次。

    叶浅疲惫的的看了一眼,这个仿佛永远都不会累的傻姑娘一眼,道;

    “还好,虽然不是照顾异兽的任务,但是照顾三十匹追风马的任务也还凑合吧!”

    “三十匹!!一个人照顾这么多?还怎么活呀!”红玉惊讶的眼睛挣得更大了。

    “还好啦,每天要给马匹净身、喂食、还有遛弯。我看到有人领取的是喂养十头牛的任务,对不放不需要带牛去遛弯,但是每只牛需要带着完成十次拉货的任务。”叶浅苦笑着道。

    “噗呲那你要比他简单的多呀!你知道我的是什么嘛?猜一猜"红玉捂着嘴笑了一把,立刻满脸神秘的问道。

    “你不会是没有抢到吧!那我可不管你啦”叶浅故意轻推着她,一脸的嫌弃。

    果然红儿更加高兴了,拉着叶浅道;“我接到照顾异兽的任务了!我告诉你啊,旁边的那些人还嫌这个任务不好,感觉着异兽会咬人呢!对了,到底会不会咬呀?”

    “应该会吧,一手应该比老虎厉害的。”叶浅也学着萧何道。

    “啊,我照顾的是二头狰兽,要不我们换一换吧!马肯定是不会咬人的。”红儿撇着嘴道。

    “这样吧!等你喂的时候我去帮你,等我喂马的时候你也来帮我,我还可以教你骑马!”叶浅吃了一口饭,安慰着。

    “好啊!还是你最好了,来我碰一下,今天我们不醉不归!”红玉高兴地叫了一声,端起桌上满满的一碗酒,碰了一下也前的碗就一饮而尽了,喝完她就有一些晕乎乎的了。

    “叶浅今天萧师兄你那块玉好像被人发现了如果人家要你赔钱的话,把我的给人家吧!”着就向自己的衣领抓去。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