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令牌
    “没钱的话,也可以找个僻静的地方给爷几位讲讲你的苦楚,要能让爷心中一软!我们也就帮你拉。”

    越脸上的淫色越来越浓,另一只手还摸向了红玉一脸羞怯的脸庞,此时的三管家依然没有阻止,反而脸上闪过一丝戏谑。

    “不用不好意思,反正找老爷办事你也要准备以身相许啊!先陪你!你干什么!”

    刚刚还在为自己的“循序善诱”,有些自得厮突然换上了一脸惊恐的神色,仿佛白天见鬼一样!

    叶浅在对方就快要碰到红玉的时候,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调度全身的真气汇集与自己的手掌之上,立刻整条手臂冒起了熊熊的寒气,让附近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十倍,一层薄薄的冰碴飞快的顺着厮的手臂向上蔓延,手腕、臂、手肘、胳膊,一眨眼的功夫就从一层冰碴变成了一大坨冰疙瘩。

    惊恐的厮嘴巴张开的都可以赛进去一颗大西了,害怕使得本能的想要抽回被叶浅抓住的手臂,可是这是令他更为崩溃的事情发生了,整条手臂完全没有了感觉,就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连手指微微动弹一下都没有办法做到,那名刚才还是一副看好戏的三管家,瞬间石化了一般动也不动的呆立在那里,丝毫不用怀疑,现在只要有人轻轻的一推,对方就会像一条木棒一样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这一切时迟,其实只发生在一瞬间,叶浅第二击一个扫堂腿已经打在了厮的胸口,对日方犹如一个破麻袋一般,带着那块冰疙瘩撞向了那座石狮!这时叶浅的另一只手做出剑指状,丝丝的无形波动环烧着叶浅的手指飞快转动,每旋转一圈,威力便扩大一分!

    “死!”对准刚刚撞在石狮脑袋上的厮一指点出,一声剑鸣之声从叶浅的指尖爆发而出,随声而射出去的是一道有真气凝聚而成的剑影!

    “不要!”就在最后一刻,被叶浅一系列的连击看呆了的红玉,突然大叫一声,对着叶浅伸出的手臂用力的一推,就是这关键的一点外力让那道无形剑影偏离了一个角度!

    “啪”犹如平地一声雷响,在厮的耳边炸响,只是一声就把活蹦乱跳的厮惊晕了过去,然后就见这名厮耳朵、脖、脸颊、一片血呼呼的从石像之上像坨屎一样掉了下来,再看那座维护的石狮,此时半个脑袋都被炸成了碎片。

    “好险!”反应过来的叶浅被自己都下了一跳,刚刚只是愤怒的本能反应,如果刚刚红玉没有拦一下自己,当场把人打死了,可就有些麻烦了。

    看到红玉那双犹如不认识自己的眼神,叶浅走上前去有些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而红玉则顺势一下抱住了自己,眼圈一红的嘤嘤哭泣起来!

    守在大门的那几名家丁和守门的两个大汉刚刚还是恶狠狠准备扑过来帮忙,等叶浅这一个回合打下来,刚刚还凶声恶煞他们瞬间在叶浅面前表演了一回如何从两条腿走路人类,退化成四条腿行走的兽类!

    有几个更是直接男软倒地上一动不动了,有几个精灵一点的顺势一个反身,想要向府里跑去。

    “站住!”这几个已经快要跑上台阶的,怎么会听话乖乖停下来!叶浅只有不得已在在他们脚前打出一个洞后,这几个人不约而同的马上跪倒在地上,一边膝行向叶浅,一边还磕头求饶,抄的叶浅只有喝了他们一句才跪在地上不敢动弹了。

    好一会后,叶浅才拍了拍红玉的肩膀将她扶起来,然后扫了一眼仍然在“石化”的三管家,对方则在叶浅看向自己的同时如同被抽掉了一般,瘫跪在了地上。

    “给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叶浅一伸手,一块木制令牌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对准所有人扫了一遍,看到还任何人都没有反应,叶浅到有一些尴尬了,没人认出来,这样麻烦就大了呀!

    闻道宗的执法弟可不是这么跟她的呀!正在叶浅有些发愁的时候,离自己最近的三管家试探性的问道;

    “这!!这这是闻道宗的令牌?”

    叶浅听到这句话,心中才松了一口气,认出来才好办啊,叶浅对这他冷冷的问道;

    “还是三管家见多识广啊!”

    三管家听此心中大喜,如果对方出宗门大概也就不会再出手了,再看看远处那个狼狈的厮,虽然那样“一坨”但是明显没有死啊!刚刚提起来的胆一想到“闻道宗”,顿时三管家的胆再次碎了一地。

    “闻道宗当然熟悉,乃是我们越国的国师啊!所有闻道宗的弟都有见官大三级的法,更不用对老百姓了。”

    心中有什么想法不管,三管家知道眼前之人不是他能得罪后,立刻将姿态放到了最低。

    “俗话一个家族的兴起,要看看他们的后辈!一个家族的衰落,要看看他们家的奴才!”

    三管家心念一转,追风家族的衰败管自己什么事,再过几年攒够了钱,他也是要回家养老的,口中连连称再也不敢了。

    叶浅伸手从地上捡起那块,因为刚才慌乱从红玉手中掉落的那下半部分玉石,简单的问了下红玉之后,递到了三管家面前。

    “将这块玉交到追风的手上,并且几天的事情不准传出去!你们不珍惜自己的命也要给家里人想一想!”

    叶浅丢下这句话就拉着红玉向车夫走,正在这时三管家有些唯唯诺诺的声音在脑后响起;

    “他他怎么办?如果有人问起!”

    “不要用外力慢慢的给他化去手上的冰就没事!至于别人问起来,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叶浅头也不用回就知道对方的一定是那“一坨”

    半个时辰以后叶浅和红玉已经坐在哪一间茶室,喝了好几杯茶水了。对于今天发生的事,红玉没有,叶浅也不问,因为他相信对方迟早会告诉她的。

    就这样一边喝茶一边等待,看着远方的太阳缓缓落山,黄昏时分萧何单骑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之中

    “去,通知你家老爷,有人找他!”

    萧何将自己的令牌交给一名衙役,对方没有一点犹豫和不耐烦,立刻反身向衙门中跑去。不大一会一名六十余岁黑脸男身穿大红朝服,官帽官靴,带着一帮属员迎了出来,还没到门口之时已经双手一拱,哈哈大笑着道;

    “有失远迎了,还请道长不要见怪!本算着时间还有几日,没想到道长却是雷厉风行!”

    整个过程给人的感觉是不卑不亢,仿佛多年不见的老友,浑身散发着久居上位者的威严。

    萧何带着两人立刻回礼,道;

    “贫道带着两位师妹恐怕要叨扰巡抚大人一段时间了!”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q快广s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