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洞府
    就在这个时候,起耳朵飞快抖动几下,眼神中难得的闪过了惊慌的之色,这种感觉可是很多年都没有感受到了,当即也顾不得其他的一个跃起一把抓住一枝横木,身影飞快地消失在黑暗之中。

    在其身形消失是几个呼吸之后,有两只队先后从两侧位置追了进去,又过去三个呼吸萧何三人出现在了猿猴中伏的地方,只见萧何地上摸索了几下,看了看泥土之上的道道血迹,脸上的笑容更浓了,转过身对着叶浅问道;

    “两位师妹感觉眼瞎的情况怎么样啊?”

    叶浅眼珠一转,当即向前走出了一步,回答道;

    “那只猴已经必死了,现在要决定的是什么时候它可以死!”

    “什么!就算那只妖猴在这里再次中伏,可是先前我们已经伤了它数次,都没能给与其致命一击啊。”

    当即那名发射信号箭的红衣女站出来质疑。

    “道长,我们如果再在此处耽搁下去,杀不掉那只妖猴的责任我们可以与你共担,可是这追丢了就要你一个人担着!”

    一名手持铁棍的青衣男当即向前走出一步,将这杆足有五十多斤的铁棍重重的地面一连不耐烦的讲道。

    “不得无礼”

    “哼,长眉道长是巡抚衙门的,他们本就是你们请来的,追丢了也不会心疼。可是大师别忘了,那捡东西可是我们萧家的!”

    长眉和尚看了一眼地上那残破不堪的陷阱,从其大来看却是对遥远的伤害有限,当即有些为难的向萧何看了过去。

    “这位兄台的可当真,这追的任务交给在下,可是杀掉那孽畜可就交给你了?”

    萧何没有看长眉和尚,而是一脸愤怒的对着青年冷声道。

    叶浅握着宝剑的手紧了紧,萧何不是这么容易发怒的人啊,真是令人生疑。

    青年被对方的话逼到这个份上,心头也是存疑。但是看了一眼地上的陷进和旁边那一滩滩血迹,心中暗暗想到从城墙跑到这里一路之上就算是一头牛也早已流血流死了,等他们赶到妖猴已是强弩之末,自己一方有六十余名高手,这些道士最多就是锦上添花而已。

    当即不在犹豫向前迈了一步,阴阳怪气的;“好,等追到那猴几位不必动手,尽管在旁边看热闹就好!”

    “好好好,既然都请清楚了,那我们就接着赶上去吧!”

    萧何将手中金棍转了几下,当即带头追了过去。

    一个时辰之后,众人在一片三面环山的峡谷之中将妖猴团团围在了中间,一个回合就被妖猴打死打伤了二十余人,叶浅九人站在一处高高的巨石之上,借着明亮的月空将激烈的厮杀看得一清二楚。

    “想不到这个猴到了这般境地,还能爆发出如此战力!”

    青衣男满脸惊怒之色的看着眼前的战斗,不知道是惊讶、愤怒、还是羞愤让其面孔扭曲的恶狠狠道。

    “如果等这些人被杀破了胆,在想进攻就晚了。听我号令!杀”

    萧何看着下面那越杀越勇的妖猴,每一棒打过去,己方都有一人非死即伤。

    青衣男有些迟疑的讲道;

    “可是我们现在将它杀了,宝库不是就无法发现了?”

    众人一听满是摇头叹息,有的还露出了嘲讽的神色,让青衣男的脸有一种被火烤一样的感觉。

    萧何仿佛早就料到一般,伸手指着远处悬崖之上;

    “你们看,那边崖壁之上,长满了藤蔓,这种妖猴最擅长和喜欢的就是攀爬,再根据一路追来的路线,那个孽畜的洞府十有**就在那里了。”

    “原来如此啊”

    听的背后几人频频点头,当他们转头再次看向萧何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种稳操胜卷得的感觉,结合之前的表现,事情的发展正好被其所料一般。

    青衣男有些尴尬的摸了摸下巴,正要开口再问一些什么的时候,只见萧何拿着一枚金灿灿的令牌,缓缓地对追了他们几人。

    “现在,我命令你们几人立刻杀出去,再有耽搁,别过我无情了!”

    萧何举着的这枚令牌,正是和薛巡抚的巡抚大印一样重要的“王命旗牌”。大多时候巡抚在管理一地文官的时候很容易被武将所掣肘,久而久之皇帝在任命巡抚的时候就会一起赐予当地兵权。

    而这枚令牌就是可以号令所有在朝廷登记在册的兵将。这枚令牌还有一个权利,便是可以对一般官员都拥有先斩后奏的的权利,所以当萧何将这枚令牌亮出来的时候,白眉和尚、红衣女、青衣男几人瞬间满头大汗的跪地称是。

    之后这六名二流高手先后加入战场之后,局面才稍微平稳以一些,每当有人被击退,这六名高手总可以抓住机会,在要厚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

    “啪”白眉和尚抓住一个机会,用自己手中一串佛珠狠狠的打在了猿猴的脑袋之上,每一颗辅助都有核桃般大,其中几颗更是直接打在了它的耳朵上。

    “翁”猿猴脑一片嗡嗡之声,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成了无声的世界,看着那没一副面孔都在声嘶力竭的呐喊,骗骗自己一点声音都听不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机正在缓缓的流逝。

    妖猿一下被激怒了,露出满嘴獠牙大吼一声,那一只没有手掌的胳膊带着风啸之声一下砸在了一面盾牌之上,喀嚓,这面又数百根藤条编程的盾牌一下就被打散了架,躲在后面的高手胸口立刻被打的凹陷了进去。

    “噗”当即这人口喷鲜血的向远处飞了出去,眼看这人是活不成了,周围人的眼中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色,一时无人敢在上前。

    “谁可斩下此撩,赏黄金百两!谁可取它性命的,赏万两!”

    远处一块巨石之上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众人心头那丝恐惧立刻被利益冲散,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当即就有一名身体健壮的大汉将手中一柄巨斧用力的甩了出去,刚刚被击中脑袋的猿猴反应有些迟钝,当它反应过来再出手应对的时候,“噗”巨斧一下看入了其臂膀。

    这一击如同一个信号,周围的人瞬间将它淹没了进去,忽猿猴手中巨棍一下砸爆了了一个人的脑袋,其大腿部位也被青衣男一棍刺穿了去。

    妖猿瞅准时机一个跟头飞到了白眉和尚身边,拼着两败俱伤一口咬住了其脖,用力一扯要下了大片血肉,带着满是得意的神色江口中的血肉一口吞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红衣女瞅准时机“嗖”一只短箭**了妖猿眼中,妖猿口中一声怒吼将手中铁棒飞快甩了几圈,借着力道向前投了出去。

    “不好”一击得手红衣女本准备向一旁躲去,可是看到妖猿的动作,红衣女眼中闪过了惊慌之色,当即一挑数丈高,踏着众人的肩膀向远处跑去。

    可是这一切都太晚了,一只黑影闪过,红衣女就如同被抢打中麻雀一般。“师妹”另一位先前跟着萧何的高手,怒目圆睁的大喊一声。

    “孽畜!死吧!”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q快广s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