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小队长
    十二月十日,闻道宗向北三百里处,一座高达百丈的冰山之上次刻聚集着大批宗内弟,这座方圆足有数里的冰台很好的隔绝了冰原野兽对众人的威胁,这个时候冰台之上的临时建筑足有数百座,建筑中间有一条的冰河可以提供充足的水源。

    这里就是闻道宗在冰原最深处的临时哨所。在往常的时光里,这里虽然也有冒险来此寻求一夜暴富的寻药着,但是人数最多也只有七八十人,而此刻到处熙熙攘攘的宗内弟。

    叶浅三人正身穿毛绒绒长毛披风,将周身捂得严严实实,头上的皮毛将耳朵脖紧紧的围着只漏出一张被懂的红通通的脸。

    叶浅用双手捂着口鼻,勉强不然空中的狂风将冷气吹进口中;“你你们俩,这宗门为何将营地选在这么一个鬼地方!难道不知道站的越高风越大么?”叶浅着着还是被灌了一大口冷气,一拍胸口咽了下去。

    “肯定是那帮人就想着安全省事,将我们仍在这里不管。”红玉一边冲着远处那个最大的帐篷翻一个白眼,一边拍着胸脯打着嗝。

    “你们两个在啰嗦什么,天黑之前不烧热两锅开水今晚就给我值夜去!”就在红玉发牢骚的时候谁也没有看到一个白衣服青年站到了两人身后,突然大喝一声;“那个男弟跑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又去偷懒了!”

    “没有、没有、玉麟师弟去拿木柴了。”红玉一边低着脑袋轻声解释着,手中拿着两块火石砰、砰、砰、的相互磕了几下,每一次都大片的火花溅落到柴火中间的棉絮上,呼、呼、撅着粉嘟嘟嘴向棉絮上轻轻地吹着,白里透红的脸上被熏黑了几道黑印。

    叶浅也被吓得脑袋一所,赶紧将手中的空水桶放在地上,提起另一桶水哗哗的往一口被架着的大铁锅倒了进去。

    因为站的角度正好背对着哪一个人,叶浅并没有看到对方长什么样,但是听到耳中却有些耳熟。

    索性对方没有折磨两人太久,看着叶浅两人忙碌起来的样,重重的哼了一声后,朝着远处走了过。

    “哈哈哈哈,怎么样?被训斥了吧!还好本人反应迅速赶紧多了起来。”李玉麟的身影从远处的一个帐篷后面嗖的钻了出来,手提两大捆木柴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我老远就看到那人努力冲冲想你俩走来了,怎么样机不机智?”

    李玉麟本来以为找柴火是最累的活,可是没有想到等他走到外面的出口位置看到,宗门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大批的柴火等补给物品。

    之后三人将烧开的热水给那些高层送过去后,回到三人的营地做了一些简单的晚餐草草了事,这一晚所有人都睡得极度不舒服,简单的木屋根本无法挡住北地的寒冷。

    第二日一大早,所有的弟就被集中到了一起,每人发了几件寻药途中必须的物品就纷纷登上了十几只大鸟的背上。这种巨鸟背部有一个巨大的方格,这种格犹如马车大的格每一个都可以装进去十几个人。

    这只是闻道宗调集到北地数百种异兽的一种,这种异兽只负责将众弟送到冰原深处,还有负责搜寻受伤弟,运送补给,寻找灵药。

    闻道宗对这一次寻药大典仿佛异常看重,在平常的时候所有来此搜药的弟只在百里之内活动,只有每个十年的大典才会动用异兽将触角深入冰原千里,万里之处。

    不只是巧合还是怎么回事,这一次叶浅并没有和红玉她们分到一起。此刻正站在方格之中叶浅感受着周围压抑的氛围。黑暗的空间之中十几个孩挤在一起,周围的空气并不好闻,这也难怪平时只装七八个人的格此刻装了这么多人,众人都有点担心那只鸟能不能带着众人飞起来,特别是周围不时就会剧烈晃动一下。

    叶浅单薄的身一会被挤到中间,一会又被推到角落中,此刻适应了黑暗的叶浅正在打量着周围其他人。

    这里的人有比叶浅先入门的老弟,也有后来加入的新面孔,都不是和叶浅相熟的,最多只是有过数面之缘而已。

    这里面的弟大多是唯唯诺诺的模样。但是也有例外,此刻在东南角就有一名身穿华丽服饰的弟,周身有三四名比他高出一头的弟将其护在身后,每当涌向那位华丽弟的时候都会被那些弟用力的推开。

    叶浅就有一次身形不稳的到了过去,有一位年纪稍大点的弟伸手就要朝叶浅推去,可是当他看到叶浅那冰冷的眼神一下退缩了,年长弟将双手环抱转过身去让叶浅撞在了他的背上。

    如此举动自然让周围的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这其中自然包括那名贵公,此刻对方正满眼戏谑的望着自己左右晃动的样。叶浅认识此人,对方名叫黑岩年纪要比自己一点,此人曾在大众广庭之下教训过李玉麟等几名还算有些背景的弟,此人的身份有些神秘,掌门就曾经数次为他话。

    很自然此人入门短短三个月就从外事弟转进了重点培养的内门,自从jin ru内门后他的身影就很少在出现了,当然少有的几次亮相都在闻道宗掀起了渲染大波,叶浅就知道有一次对方一次性花费四十万两购买了一件兵器谱排名第三的“开山刀”。

    在经过一阵的沉默之后,这位名叫黑岩的公哥拿起腰间的一块宝玉对准墙壁咚咚咚狂敲了几下,密闭的空间里到处都是回音,震的几十人耳膜直发颤。

    那位年长弟一把将玉石夺回来放回了他的腰间,黑岩却有些得意的笑了笑;“你们都给我听着!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们的队长。你们找到的所有药材必须让我先过目。”看到众人都有些不甘心后,补充道;“本公早就料到你们不情不愿,一群没出息的东西!我怎么会亏待你们呐。表现最好的,我保准让你们jin ru内门!”

    完他还不忘对着那位年长弟得意的讲道;

    “看看,这叫驭人之术。”

    本来平静的木格中,被窃窃私语的声音一下打破了。

    “他真的可以让我们jin ru内门?”

    “我听他很有背景也许有可能!”

    “我们为的不就是可以jin ru内门的机会么,听他的又有什么关系!”

    周围一阵讨论之后,竟然默认了对方的话,真让他有点队长地位了。

    这种感觉让黑暗很是得意,一下就让这么多人归附了他,让其有点飘飘然。带着这点得意抬头对着叶浅喊道;

    “你听到了没有,本公身边正好缺一个抱兵器的,跟着我把很安全的!”

    就在叶浅准备回他的时候,前方木格上突然打开一个窗口,从外面传来一个恼怒异常的声音;

    “那个畜生弄出这么大的声音,给老滚出来,某非把你一脚踹为了那山中野狗!”

    这个突兀的声音好像带着某种内力,让全有人都深信对方真敢这么做,在窗户关上之后不知是谁先笑了一声,整个格里的十几个人瞬间沸腾了。

    黑岩此刻的脸色憋成了酱紫色,让他好不容易当上的队长位置一下毁灭殆尽,这种考利益和威压得来的东西本就很脆弱。

    这一次在天上飞行就是大半天的时间,叶浅都有些好奇这只巨鸟带着这么多人飞,怎么还不累呢?大半天之后,就在所有人都昏昏欲睡的时候,一缕刺眼光线突然照了进来,叶浅眯着眼睛从看到好像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站在外面,耳中听到;“都给我下来!”

    他们不敢迟疑,几个们来就在入口处的弟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向外走了出去。叶浅的位置在靠着那位名叫黑岩一旁,等出去了大半人周围宽松了许多,叶浅站起身来捶了锤有些发麻的腿向外走了出去。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q快广s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