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叛徒
    夜歌地方活物果然很多,外围就被他们发现了很多松鼠之类的型动物,jin ru密林之内因为大树遮风叶浅心中松了一口气,最少他们不用在受那种鬼天气了。

    不过一声地位的吼叫声却是让快步行进的他们立刻紧张起来。

    叶浅将手中的玉佩塞到怀里,一把将背后的利剑拔了出来,周围的弟也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后背对着内排成了一个圈,如此就可以保证后面是安全的。

    马立等几个弟立刻将黑岩围在了身后,所有人绷紧了神经盯着发出声音的位置。

    很快,一只足有大象大的白色狗熊从树林里面缓缓走了出来,凶露光的盯着叶浅等人,时而张开血盆大口冲着他们吼叫一声,时而抬起前肢直立张望一下。

    随着狗熊的出现,黑岩刚刚因为到达这里的兴奋被冲的一干二净,内心此刻充满了紧张与恐惧。这么大的一头熊,他听都没有听过,以前虽然也遇到过几次危险,但那个时候周围一定有一个可以完全保护他的存在。

    他们到底不过是一群十几岁的孩,这个时候有的已经吓得腿在发抖了,只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没有看到。

    叶浅向周围看了一眼,有一个人正在这个时候多想他忘了过来,两人都从对方视线之中看到了深深的担忧,这个人就是马立。

    如果保护不住黑岩,想想可能受到的惩罚,感觉内心的感受比眼前的巨熊都要恐惧。

    不行,不能这么僵持下去,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因为害怕逃跑,他们恐怕立刻就会崩溃,必须要想一个办法。

    叶浅的眉头微微一皱计上心来,只见她对着所有弟大喝道;

    “所有弟有远程武器的,对准那只狗熊打!千万不要让它靠近过来。”

    所有人被这一声惊醒,让人意外的是立刻挑出一名女弟,从自己的包裹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圆简,周身精铁打制上面刻满了图案。

    “这是我父亲送我来宗门的时候给我的,让我用来护身可是我从来没有用过,不知道威力如何。”看到大家都看着她,这个女弟有些犹豫的道。

    “你知道怎么用吗?”叶浅有些疑惑。

    女弟坚定的点了点头;“知道的,我演示过几次。”

    叶浅看了她一眼对着大家看了一眼;“好了,所有人给我打。”

    这位女弟立刻送包裹里面拿出几个颜色各异的圆球塞了进去,然后将一头放到了肩膀上,另一头对准了那头狗熊。

    别的弟也有拿出弩的还有一个瓷坛,五花八门从样看真是有些担心啊。

    橘色白熊看到他们的样,好像也感觉出了危险,大吼一声想着这边快速地扑了过来,一些正在准备的弟见此都有一些手忙脚乱,那位拿着铁简的女弟率先准备完成。

    只见她将一头口对准已经快要扑过来狗熊,迅速的将一个红色的圆球塞进了简口,从塞进去后简口就开始冒浓烟,并且越来越大。

    看着狗熊的血盆大口,有的弟已经吓得瘫软在了地上,满口叫着“不要、不要”,刚刚还整齐的阵形一下就散乱了下来,这个时候倒是不用担心有人会逃跑了。

    就在那头狗熊向着他们一扑就是七八丈,只要在扑两下就可以压倒他们身上的时候,那位拿着圆简的弟对准白熊的头部“突、突、突”的生硬不断的响起,一条火舌带着一股炽热的温度瞬间爆发而出。

    周围冰冷的天气一下就被一股高温所代替,大白熊因为冲势太猛受不住力道,一个前肢上的利爪一下深深的扎紧冰雪和泥土里面,另一只手本能的护住头部。

    就是如此,向前滑行了四五丈才停住了,然后这个时候一道火舌一下扑到了白熊的头上。

    这道火舌来得快去的也快,喷完这一下就熄灭了,这位女弟有些发烫的赶忙将铁简扔到了地上。

    这道火舌不港是温度高,而且很有粘性,白熊的头上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大火,当白熊吧虎仔头上的爪拿开后,爪上有一片在燃烧,刚好护住的地方时白熊的脸部。

    就是这样,熊熊的烈焰已然遮住了它的视线,叶浅大喝一声“散开”,所有弟炸开花一向四周跑开了。

    叶浅率领几个弟拿着远程的兵器不断的对着白熊攻击,一道闪着蓝光的利箭带着一道残影朝着白熊的眼部飞出。

    “嗷”一声暴怒的吼叫声爆发而出,白熊尝试着用利爪划拉了几下脑袋发现并没有什么用,正在这个时候瞥到了对准自己飞来的箭,宽厚有力的熊抓和墙一样一下就被箭枝打飞了出去。

    去掉了眼前的危险对着射弩的弟就扑了过去,这名弟本来准备一击之后一边跑路,以便再次装上箭枝准备第二次进攻,可是手忙脚乱一下被脚下的石头绊的翻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一回身看到已经近在咫尺的凶兽,只来得急大喊一声闭目等死了,愤怒的狗熊抬起前肢带着雷霆万钧的威势撕了下去,它曾用这一击撕烂过一头老虎。

    “啪”一声巨响传来,尘土夹杂雪花飞的到处都是,一个巨坑被撕了出来,可是看着爪下面并没那位弟的尸体。

    这个时候叶浅正好解下缠在这位拿弩弟手上的白线,嗖一道白丝一下没入了手腕上一个精美的护腕之中。

    “走散开”叶浅一边喊道一边向着四周跑开,就在白熊朝着这里扑过来的时候一个躲在旁边树上的弟对准就是扔下来一个土罐,啪的一声罐在它的背部上碎裂开来,里面立刻流出一种黄色的粘稠液体。

    这团黄色的粘稠液体还在不断的扩大开来,这个时候树上传来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

    “我把它黏住了,这个东西可以不断的扩大直到将它彻底和大地黏在一起。”

    *  首发更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