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借钱
    一处几十亩的药园内,四周环山,有山有水,鸟声阵阵传来,关于对着旁边的叶浅道;

    “师妹你看那座木楼就是你的了,还有十五名供你差遣的弟,每月只要按时交上足够的灵药,就没什么事情了。”

    叶浅听得频频点头;“很好,很好,这里的气吸着都是甜的呢。”

    “药园种的还有一部分灵药,自然灵气也就充足一点。”关于从怀里拿出一摞厚厚的纸递过去;“这是十万两银还有奖励的十万,一共二十万,金宗门最近花销比较大,估计要过些日了。”

    叶浅收起来,打趣道;“如果是别人,我一定会给千八百两银的好处费,对师兄你,我可就舍不得了。”

    “师妹的哪里话,这是我这几天结合长辈给我讲过的一些修仙者的事情,把我知道都写下来了,师妹你要么?”

    看着对方有些犹豫的样,叶浅一把夺了过来。

    “要,为什么不要,这个可是救命的东西。”

    虽然不太明白叶浅讲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对方接受还是让关于心中舒服了不少,看来叶浅没有怪自己。

    一个时辰后。

    叶浅看着面前站着的十几名,身穿绿衣的弟,要知道,在闻道宗几乎所有弟平常必须身穿白色衣服的,只有一些私人场合会随意一下,照看药园的弟被特许穿绿色衣服。

    “你们给我听着,每个月必须完成自己的任务,如果我挨一鞭的惩罚,你们一定会被打上十鞭,不信的尽管试试。”叶浅冷冷的训斥道。

    几个本来还准备和叶浅耍心思的弟,赶紧缩了缩脑袋,将那份心思抛的远远的。

    叶浅现在的权利可是非常大的,只要不弄出人命,可以随意处罚这些人的。

    “你以后负责照顾我就可以了,不准插手他们的事明白么?”

    看到有一个瑟瑟发抖的弟,很满意,只要知道害怕就行。

    下面的时间叶浅过的很是滋润,上午练习剑法,下午会看那本关于送的册,叶浅越看越痴迷,晚上则会打坐吃宗门的丹药。

    这时叶浅正躺在躺椅上,井井有味的看着那本记录了修仙事情的册。

    修仙世界百年道行以内,叫做人阶。

    百年到千年这段道行,称为地阶,也叫地仙,画本里面的白素贞,孙悟空都是这个道行。

    一千年之万年以内的道行,叫做天仙,再往后这本册上就没有写了,毕竟关于家道行最深的也就有五十年道行而已。

    人阶是要修炼出灵气,利用灵气打通体内的各个筋脉,让灵气汇集于丹田部位。

    这一段时间叶浅每次打坐的时候,都会在体内缓缓流动然后停留在丹田部位,只是昨天让叶浅有些奇怪的事情让她郁闷。

    昨天夜晚,叶浅正在阁楼顶上打坐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体内的气体消失的一干二净,以前这种事情也是经常发生的,那还是自己刚练气功的时候。

    “会不会是自己没有仙根啊!”

    叶浅突然想自己自己在册上看到过的内容,快速翻到那一页,大声念出来。

    “仙根,是枚一个修仙者必须具备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让灵气在体内停留,那自己这种先不可以,后来可以,现在又不可以了算什么?”

    叶浅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丹田部位,一丝灵气也感觉不到了,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人生最悲剧的事情就是没仙根,然后有了,现在又没了。

    来到看守药园的日平淡而充实,每天按照计划好的步骤走实力也比以前进步不少。

    第十日的清晨,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叶浅此时带着七八个弟,推着两个平板木车,拉着满满的两车药材,行走在一个土坡之上,回头看看后面累的满头大汗的几人,叶浅会心一笑。

    今天,是按照规定需要给炼丹师送药材的日,叶浅照看的这片药园是归李玉麟的师傅所有,种出来的药材就需要向他缴纳。

    李玉麟站在一处高地上,看到叶浅立刻飞奔下来;“师妹,我算准了今天是你们缴纳药材的日,所以早早在这里等你了。

    叶浅;“哦,不会是变着法偷懒吧!”

    “好心当成驴肝肺啊你,你不知道,这个地方可是有好几个势利眼的,也只有我陪着他们才会看在我的面上,不敢为难你。”

    李玉麟被中了心事,立刻昂着头强行道。

    “哦,那咱们走着瞧,看看会遇到什么事情。”叶浅想想也对,有这么一个直系弟陪着却是可以免去不少麻烦。

    玉麟向前追了几步,也她并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好师妹,你得了那么多钱。可以借给我一点么?”

    叶浅一听就要发火;“你又要借钱,前几天才借了我几百两银,不会是占了什么恶习吧?”着还用嫌弃的眼神看向他。

    “你、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咱们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怎。”玉麟一听就急了,话都有些结巴起来。

    叶浅故作大方的从袖口,掏出一张银票扔了过去;“大师姐赏你的,足足五百两,不用还了。”

    “叶师姐,你看我们这么累,也给我们一点吧?最少今天请我们吃一顿好的也行啊。”

    “是啊,是啊。”

    “今天我在采药的时候,被一只急了眼的兔,狠狠的咬了一口呢!”

    一名瘦弱的弟,开口了这么一句,后面的人仿佛有了带头的,都熙熙攘攘起来,还用着期盼的看向她。

    “好啦,好啦,今天如果顺利,我们就去大吃一顿。”

    *  首发更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