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闹市
    “我四伯,你不是老糊涂了吧?”

    “就是,咱们越国都乱翻天了,你还关心它燕国的事情。”

    “真是添乱,快去,叫人扶下去。”

    黑袍将军无奈的看了诸人一眼,冲着太微微一拱手;“本将这次只带了本部一万亲兵,末将先去见陛下了。”

    然后不等太再开口,直接就要绕行而过,后面以为十七八的年轻皇眼中闪过一缕狡黠,一把拉住了从身边飘过的黑色衣袍,语气有些嚣张的叫道;

    “好大的胆啊你,竟然敢不等太哥哥完,就敢离去。也不回我四伯的话,你是不把我们皇家看在眼里么?”

    “末将心中只有陛下一人,末将只是一个武将,不会逞口舌之快!”完蔑视的看了对方一眼,用力的一抖衣袍,扬长而去。

    青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本想挑拨一下对方和太,不曾想对方直接无视了他的计谋,爱怎么样就怎样,绝对的实力面前,飞龙军向来喜欢直接碾压。

    黑袍将军走道窗前“砰”的一声跪倒在地,双眼滚滚热泪流淌而出,看着床上那人,心中痛苦万分,恨不得自己代替对方受这种折磨,久久哽咽道;

    “陛下,飞龙回来了。”

    床上的老者艰难的睁开沉重的眼皮,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飞龙军,飞龙军,呵呵,大概现在已经没人记得你叫啸天了吧?”

    “飞龙军是陛下亲自组建,名字也是御赐,啸天时时不敢辱没了这三个字,只有在战场上奋力杀敌,报答陛下。”

    黑袍将军用袖口用力的擦了一把眼泪,进了平复了一下情绪。

    老者深处有些**的手,这位名叫啸天的将领立刻双手握住,老者眼中有些回忆的讲道;

    “世人都不知道飞龙军为什么那么能打,可是谁有知道你们的难处!”

    “我们怎么会有难处,妻儿父母都由朝廷照料,我们只要杀敌报恩就好。”

    啸天看着老者眼角抽搐了一次,好像陛下有开始犯病了,果然,老者突然睁开眼睛,满眼血丝看着他,喝道;

    “啸天,你把东西带回来没有?”

    伸到胸口之中,将一个精致的盒取出,缓慢的打开,一只白白胖胖的虫在盒中跑来跑去,可是脑袋上的一条红色丝线将它牢牢拴住了,啸天有些激动道;

    “化形灵药,找到了!陛下只要将它炼制成丹,就可以增加十年的寿命。”

    “可是,可是朕现在更加应该让你守卫都城才对,可是送药的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老者的脸上痛苦越来越浓,细密的汗珠不断冒出,就在这时旁边的老太监递来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啸天接过来慢慢的喂给老者,一边还安慰道;

    “陛下不用担心,这次啸天带回一万亲兵,只要让他们守卫都城一定万无一失。”

    “路上一定会有人阻拦的。”

    “末将带领三千人足可应付,七千人守卫都城,再用十二先锋中的八人守卫陛下,一定万无一失的。”

    服用过药后,老者的脸色好了许多,但是困意随之而来,坚持着最后一点力气嘱咐道;

    “只有这样了,快点,朕怕坚持不到两个月”

    都城内,被分成了四块区域。

    叶浅现在被安排到了达官显贵专门居住的建筑群中,一处三进三出的精致院中,一名闻道宗的弟正在吩咐着什么。

    “师妹,这里就是你们可以住的地方,只要在这里等候命令就可以了。”

    “鹿师兄,我们可以出去么?”

    李玉麟好像和这名弟比较熟悉,不等对方在些什么,急忙问道。

    对方有些尴尬的想了一下,压低声音道;“玉麟师弟最好白天不要出去,夜晚应该不会有是紧急情况,想要出去玩可以在这个时候去。”

    看着李玉麟门各怀心事,对方在叮嘱了几句就回去复命了。

    晚上红玉和李玉麟先后流了出去,叶浅也找了一个时机来到了玄武大街,这条越国最繁华的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商铺,这个时候挂着五颜六色的灯笼,景致优美。

    周围都是熙熙攘攘看夜景的人,不时就会跑过一群大闹的孩,商铺前面是一些木质的格,都是一些买糖人的、香囊、竹蜻蜓。

    叶浅这个时候手中拿着一个用牛的奶做成的兔,边吃边走,只恨爹娘少给了一只眼睛,“公,可要画一张相啊!”旁边大树下面有一个秀才模样的人,突然叫住了“他”。

    叶浅嘴里吃着东西,只能摇摇头,含糊的;“不了,我还有事情。”

    对方一见叶浅要走,顿时有些又急又羞;“公,在下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很快的,公只要树上一百个数,一定好了,给多少钱,看您对画喜不喜欢给就可以。”

    叶浅转念一想,画就画吧,今晚自己有的是时间,索性就占到了对方面前,扮了一个鬼脸让对方画。

    书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硬着头皮低头画了起来,等到叶浅在心中数了快两百个数了对方才画好,要不是看着你对方画的认真,不忍心打断对方。

    画的很一般,有其形而无其神,索性对方用的笔有些特殊,别有一番味道。

    书生看出叶浅不太满意,但还是硬着头皮收下了五个铜板,立刻跑去旁边换了三个烧饼吃。

    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尖嘴猴腮正在暗处打量着叶浅的荷包,等到叶浅将画卷成一卷,背着双手再次向前走去。

    一个多时辰后,叶浅打了一个哈切,有些累了,反身准备回去的时候,刚一反身,一个身影一下倒向了她的身上。

    叶浅反手一掌打在对方的胸口,这一掌完全是本能反应,掌中充满了内力,对方想被一阵风一样推出去老远。

    “你没事吧?叶浅吓了一跳,内力充满了内力打在他的身上。”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