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初识仙路
    这要是打死人了,可就惹上大麻烦了,被宗里知道一定会被罚的,哪知道对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轱辘站了起来。

    “没事,没事,公能有多大的力气,告辞了,在下还有急事,要不然非让公赔钱不成。”

    看着对方就要走,叶浅赶忙跑过去拉住对方,急到;

    “你等等,要不,我还是陪你钱吧,咱们去医馆看看。”着就要伸手去掏钱。

    哪知刚伸到一半,就被对方突然抓住了手腕,一脸怒意的讲道;“告诉你不用了,我没什么事情,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外地人,好了不要缠着我了,走了。”

    看着对方又要走了,叶浅大急,怎么可以让对方走掉呢!现在对方没有事情,可是一会寒冰内力发作,对方一旦被冻住了心脏,死就死啊。

    对方苦笑不得的求饶道;“好了,姑娘我怕了你了,在这等我,我去这里买个等息一会出来陪你走上一趟吧。

    完不等叶浅再什么,飞快的钻了进去。

    叶浅站在外面看着对方的身影,心中送了一口气,心中安慰着自己,只要在对方发作的时候自己在他身旁,就有十足的把握“等等,人呢?”叶浅一抬头,发现人不见了。

    叶浅朝着房上面看了一眼,不算太高,一个飞身就越到了房顶上,向前跑了几步看到一个人影消失在了一个转弯处,从身形上看就是对方,她立刻追了上去。

    越跑越偏僻,叶浅跟着对方足足跑了十条街才在一条胡同中追上了对方,叶浅手掐剑指,对准男的腿部“去”一道透明剑气飞出。

    “啊,公饶命,在下知识一时糊涂才偷了你的银,现在我就还你。”

    男腿膝盖上瞬间多了一个透明窟窿,大叫一声向前边摔了过去,对方顾不得起身,大声求饶着。

    同时心中大叫倒霉,自己本来不过是偷点银而已,谁知对方还是一个武林高手,在追着自己没有多久的时候,其实已经返现了对方,本来准备依靠对地形的熟悉甩了对方,那只碰到一个气鬼,死追不放,现在更加下杀手了都。

    叶浅一听恍然大悟,赶紧一摸,果然是丢了,原来自己追了那么久是个贼啊!如此也就不用和他多什么了,这个地方漆黑一片,一切都要靠着月光。

    “过来,将银还我,我就解掉你身上的毒。”

    看着叶浅走到自己身旁,好像不是在骗自己,况且也没有什么好骗了,男乖乖的还了过去,然后被对方抓住手腕,一阵暖流顺着胳膊蔓延道胸口。

    男用另一只手赶紧摸了胸口一下,凉!好凉,像冰块一样,这是第一反应,仔细感受着胸口的凉意慢慢的消散,刚才还没有感觉,现在像针扎一般的疼。

    就在叶浅准备将最后一丝冰寒的气息化解的时候。

    前方拐角处传来一阵不急不慢的脚步声,从其声音上来看,不像是一个,叶浅立刻一把捂住贼的嘴,害怕对方弄出声音惊扰了对方,另一只手拉住对方的领口,将他拖到了一个黑暗处。

    一声声脚步走在雨水中的**声传来,近了,更加近了,谁会这个时候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两人有些害怕的盯着那个路口,脚步声听停住了。

    “我,墨老头,你不会弄错了吧,一个月一次的仙灵会,就在这里?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传来,让人一听就有一股锚固悚然的感觉。”

    “我怎黑山一窟鬼怎么可能搞错,不过这个仙灵会还真他娘的恶心,每个月都要换一个地方,这次更是直接跑到越国都城来了。”另一个声音声音有些沙哑的人抱怨道。

    “那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咱们这种魔道、正道、玉龙混杂的会都是收到人家排挤的,能有一个地方就算不错了,来来,让我放出神识找找入口在哪!”一个重物被扔到地上的声响传来。

    叶浅放开了捂住对方的手,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就像向前探个究竟,谁知对方满脸慌张拉着叶浅什么不让“他”靠近过去。

    叶浅被拉着衣袖,没有办法只能缩回原地,这是看到对方脸色煞白,双腿发抖,手中拿着一个竹筐挡在身前,最终还敌不可闻的喃喃着;“死了,死了,死了。”

    正准备稳稳他到底谁死了,前方传来一开始那个人的声音;“你是不是傻,我们既然没有看到入口,对方一定用了阵法,用一张引路符不久可以了么?”

    着前方一流火光闪过。

    “哈哈,真让你给找到了,原来在这里,墨老头有你的,不过这张符就这样浪费了,可惜!可惜啊!”

    “可惜你别进啊,就当入场交的灵玉吧。”

    着,好像有谁提起了地上的东西,然后声音突然就消失了。

    等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那名贼才擦了擦头上的汗,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对着叶浅笑了笑;“好险,如果对方用神识探查的话,我们一定就暴露了。”着,他的脸上闪过连一丝后怕的表情。

    “暴露了又怎样?放心,我不杀你,也就不会让别人懂你的。”叶浅战旗身来,将前面的箩筐一脚踢开。

    “年轻啊,什么都不知道,这些人可是修仙者。”对方拿了一根棍,勉强支撑的站了起来。

    “修仙,你还知道修仙,不信。”叶浅了对方的一眼,一个大街上的贼,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叶浅不免觉得有些疑惑起来。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