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玉麟有难
    众人一听都仔细向着剑中看去,果然有一道游丝一般的红光在剑身中游走,这件灵器的全部威力,恐怕就在这条游丝了。

    “以后就算这把剑不要了,只要去找炼器师将见里面的这条法则提炼出来,最少也能卖五百块灵玉。”看到员外有些心动,摊主赶忙推荐道

    “那,好吧,我要了,灵玉给你。”

    着一拍手腕上的镯,噼里啪啦调出来一大堆玉石来,每一块都亮晶晶的,散发着充裕气息,有火的,有水的。

    员外满意的将新买的灵器“变”进了手镯了,得意洋洋走掉了,留下的人满脸都是羡慕,怪只能怪自己没有财大气粗吧。

    等着周围的人都散去了,叶浅看了看摊位上还有几张符箓,和几本功法一样的书籍,忙凑上前去,笑嘻嘻的开口道;

    “这位道友懂的真多啊!”

    对方斜斜的瞅了叶浅一眼,有些警惕的问道;

    “干么?东西我都卖了,没有了。”

    叶浅翻了翻那几本功法,有些可惜的道;

    “唉,没有我用的,可惜啊。”

    摊主一听对方是来买功法的,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口气也和善许多;

    “你的练得是什么啊?出来我给你找。”

    叶浅将怀里那本气功递给了对方,谁知他只是随便翻了几下,就不耐烦的扔了过来。

    “我当时什么呢,原来是五行基础感应篇啊,也对,毕竟在我们越国都是练这本功法入门的,你的仙根是什么啊?”

    完了!完了!自己不知道,这下要露馅了,脸上故作镇定道;

    “水,我的仙根是水。”

    摊主皱了皱眉头,有些遗憾;“这个,在下着有金仙根,有火仙根的,抱歉。”

    之后叶浅面露遗憾的走开了,辛亏对方没有,如果有的话,自己可是一块灵玉也木有的,下面叶浅又足足看了一个多时辰,直到深夜才返回了住处,毕竟这种机会可是难得的很。

    叶浅这次倒也不是全无收获,就让他在所有的摊位中找到一个可以用银买东西的摊位,哈哈,想想叶浅就忍不住的想笑,对方是一个年迈的老者,向着把所有的家当换成银留给自己的儿和孙。

    她在其中挑中了一个皱巴巴的符箓,对方还把使用的方法都交给了自己,看着手中这个不时会泛起灵力的符箓,唉,心疼啊,五万的银票变成了个这,回去给红玉她们一定会觉得自己是被骗了。

    “客官终于回来了,有人等你半天了。”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厮拦住了。

    “找我?”

    回到正院中一眼就看到屋内坐着的一个威严老者,李玉麟和红玉等在旁边陪坐着。

    “这位是大理寺陈大人,陈大人是我父亲的至交好友,这次来是专门为了商量救家父的事情。”

    李玉麟赶紧将叶浅迎了上去,向老者介绍道。

    “陈伯伯”叶浅上去行礼,开口躬身道。

    “好、好、事态紧急,老夫就捡要紧的话了,据在下所知你们明天早上就要出发返回问到了宗了。”

    “什么,这么急?”

    不光叶浅,旁边的红玉也是满脸吃惊,这个情况可是大大出乎她们的预料啊。

    老者手捏胡须,看着叶浅慎重的问道;

    “你是这个的好友?”

    看着叶浅点头,老这追问道;

    “你愿意把这次任务的奖励换成就玉麟的父亲吗?”

    这个李玉麟怎么什么都跟这个老者,叶浅瞪大了眼睛看着有些尴尬李玉麟,对方叹了一口气,向前走出一步,有些歉意的对叶浅讲道;

    “对不住,叶师妹,这次进京我也没有想到父亲的事情恶化到如此程度,现在只有叶师妹将奖励换成抱我父亲性命,伯父提前预做安排,事情才会有转机。”

    完,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老者这个时候反而微微一笑,看着叶浅道;

    “这次奖励是你冒着性命换来的,如果你不同也是合情合理,我这个侄儿也是关心则乱,友不要介意。”

    叶浅缓步走到了一旁的红木椅上坐了下来,真的她有一点生气,玉麟竟然没有和自己商量一下,直接就把人领了过来,虽然可能是情况紧急。

    一盏茶的功夫后,叶浅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坚定,她想好了,如果不是因为玉麟的父亲,自己也加入不了闻道宗,自然也就没有现在的叶浅,刚才只是因为生气对方没有提前告诉自己,现在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心情瞬间大好。

    “陈伯伯,我想好了,我和玉麟亲如兄妹,我同意!”语气坚定的点了点头。

    玉麟脸色激动,刚想些什么感激的话时,眼泪夺眶而出,呜呜的抱着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红玉走到后面,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安慰着,偶尔抬头望向自己的目光,好像也多出了一些什么。

    “好、好、好、”老者站起身来,轻轻的抚掌连了三声好字,带着赞许目光看向叶浅,有些欣慰道;“年纪轻轻,有舍有得,前程无量啊。”

    老者和三人了一阵话,就急匆匆的带着玉麟出去了,两人目送着远去的两人,红玉将一直玉手温柔的搭在了叶浅的肩膀上,有些担心的问道;

    “他们可以顺利救出李伯伯,还有李伯母么?”

    看着对方有些担心的样,叶浅打趣着;“你怎么那么关心他,也不我,被玉麟这么坑了一把,这次的任务算是白做了。”完还妆模作样的叹息一声。

    “只是这次的任务而已,以后还有好些机会呢。玉麟的父母却只有一次机会啊,不过刚才我还真的害怕你不会答应呢。”红玉翻了她一个白眼。

    “不这个了,让我给你我今天遇到什么了吧。”叶浅有些兴奋的将其了自己的经历。

    从被偷钱时的幸灾乐祸,听到花了五万两银买了一张破纸时的暴跳如雷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