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启程回宗
    一面面猩红色旗铺天盖地,到处都是一片红色,三千名盔甲明亮,衣着整齐的士兵迈着整齐步从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同时出城,路上的行人才已被五城兵马司的衙役清理干净,每一名士兵身上都带着浓浓的煞气,让人很容易就分辨出这些都是在边地见过血的精锐。

    叶浅和红衣骑着两匹高头大马,带着三十名士兵牢牢护卫着一辆马车,行走在大军之中,这样的情况到处都是,这是今天一早就分配给自己的任务,沿途负责保护这辆马车,直到闻道宗为止。

    红玉拨转马头靠近了叶浅方向一点,眉头微微皱起,有些担心的轻声;“这都要出发了,玉麟他们怎么还不见回来?”

    “刚才龙将军向我发布任务的时候偷偷告诉我了,玉麟正在将他的母亲救出来,大概还需要三五日吧,之后会追上来的。”叶浅用手捂着嘴回道。

    大军在出了都城之后,渐渐会和到一起,排成一条直线向着闻道宗方向行去,大军的都首尾各有两百头形状好似大象一般的异兽守卫着,天空时刻都有几十只鹰隼巡视,周围数十里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躲不过它们的眼睛。

    十多天一路走来,士兵乏了,马匹疲了,阵型渐渐也散乱了起来。

    一处四面环山的峡谷中,四面刮来凛冽的寒风,叶浅等人三十多人,带领着马车物资蜷缩在一处破败的土地庙里。

    一个身穿紫色棉袍的老者看着几个正在“叮叮当当”修补窗户的军汉,无奈的摇摇头走到了一座破损不全神像前,被队长这一个比较清秀的身影大声道;

    “我叶姑娘,咱们选的这个地方不太好哦,常言道身在外,宁可住坟也不住庙啊!”

    旁边有个十七八岁,身影比较消瘦的青年,缩了缩脖,向着大门的地方走了几步;“爷爷,为什么啊?在庙里住着不是还能让土地爷爷保护着么?”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个鬼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就喜欢躲在庙里。”老者嘿嘿道。

    “老人家不用担心,我们这种粗人在边关杀人杀得身上都带着杀气,那些不东西不敢靠近的。”一个正在生活的军校哈哈大笑着;“你就别吓唬这些孩了。”

    “这鬼我倒是不怕,可是就怕”叶浅有些担心的看着远处天边黑压压的云彩,如果所料不错,今后几天,恐怕天气又要凶险了。

    那名军士走跟前,看了一眼,摇着头道;“没事,我再边疆见过比这大好几倍的雪,没什么事情。”

    等着锅里的水烧的沸腾以后,叶浅解下一个细长的布袋向着锅里加了一些带来的食物。

    晚间,周围的窗户都被补好了,大门也被几人找了一个大厚毡遮挡起来,院里放着的是个马车还有几个士兵轮流的值夜守卫,周围方圆三十多里都是散散落落士兵。

    远处一个山头之上,五十多个彪形大汉,各个骑马带刀,为首的是一个脸上有着深深刀疤的彪形大汉,身旁一个跟班模样的瘦弱男叫道;

    “大王,前面就是一波军士,大概有三生多人,咱们打他们一个偷袭一定可以打赢。”

    “是啊,大王,这些人竟然敢跑到咱们得盘,完全不把咱们兄弟放在眼里,干吧?”

    一些围在身边的人,趁热打铁的道。

    “可是看样不好打呀!”为首的刀疤脸有些犹豫。

    “大王就是不好打,咱们才要干他一下,这样咱们兄弟的名声就起来了,到时候,江湖上提到咱们兄弟。”瘦弱男有些兴奋道。

    “好!干他一票。”刀疤男珍重答应道。

    与此同时,离这里十余里出的一个军帐之内,传出阵阵的议论声。

    “将军,据探回报,有几波土匪秘密进来了。”

    “好,不用告诉他们,最近军中士气有些松懈,让我们看看他们防备的怎么样吧。”

    一名黑袍将军,手握腰间的佩剑,缓缓的道。

    “嘿嘿,正好,让我们验验那些问道宗的弟怎么个能力。”下面一个正在大口啃着一根骨头的大汉,兴奋的一拍桌大声道。

    如果叶浅在此,一眼就可认出,话之人真是龙霸天。

    深夜十分,北风呼啸,阵阵雪花从空中呼啸而过。

    一座破旧的土地庙矗立风雪之中,庙宇的正前方,有两匹健硕的马匹冻的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相互取暖。

    微弱的火光正从大殿中透出,庙中数名大汉正在火堆周围沉睡着,“咕咕”的呼噜声此起彼伏,火堆不时还会炸一个火花。

    距离这些大汉不远处,一名老汉和一名有些瘦弱的青年正在相互依靠。

    老者轻轻的将身上一件雪白长毛毯,向着青年的身上盖了一下,扭头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远处的几名正在呼噜连天的大汉,青年眉头微皱,本能的将毯裹紧了一点,丝毫没有发现老者的大半身都已经漏在了外面。

    远处的干草堆中间,有一个一人多高口袋形状的棉被,两名十五六岁的姑娘正在里面呼呼大睡,旁边的墙面上斜靠着两把戴鞘的利剑。

    虫鸣唧唧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