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神兵符箓
    飞龙见此大急,神兵符他想起来了,记得早年自己的恩师紫霞真人曾经过,“神兵符”是少数几个低阶修仙者就可以激发的符箓,一旦被激发符箓本身便会不断吸纳周围的天地灵气,威力深不可测。

    果然,好像为了验真自己心中所想一般,神兵周围的天地灵气化为丝丝缕缕乳白色光芒,不断融合进神兵体内,随着灵力的汇入,神兵的体型迅速开始不断变大,身上的金色光芒在不断闪烁中越发清晰起来。

    “不好,快退!”飞龙身旁的那名青衫儒生,此刻大惊失色对着周围喊道,四周那些已经目瞪口呆的兵卒,顿时纷纷向着远处跑开了。

    儒生反而整理了一下身上衣物,面带决然的向着飞龙走了过去。

    飞龙看到走过来的儒生,心中欣慰但是口气略带责怪道;“先生这个时候跑来连累我,本将可是会被你拖累的呀!”

    “听闻那青霞洞主极其护短,相比定是给过将军什么护身之宝吧?本来以为此生都无缘见识一下。”儒生谈谈的看着远处,未答反问道。

    “哈哈,好!今日飞龙就给先生看看我的真本事。”飞龙面色激动,“刺啦”一声将身上已经破烂的黑色长袍扔了出去,清晨的眼光照在其菱角分明的脸上,透漏出一股不出彪悍气息。

    “起”随着飞龙大喝一声,那杆跟随他多年的黑铁长枪“嗖”的一声飞到了其手中,粗糙的钢枪此时微微**着,如同一只被封印多年的巨兽。

    “好久不见了,老朋友!”随着飞龙一字字道,长枪表面“噼里啪啦”大块的黑色铁皮掉落下来,眨眼间变得通体金光灿灿,表面雕刻着一条金色长龙。

    “哈哈!飞龙、飞龙原来如此啊!”对面的金箍男见此,面色凝重了几分,这一切来话长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飞龙对着空中精钢环远远的一点,随后向前一个飞跃手中长枪发出龙吟怒吼,一道七八丈长的月牙形金芒紧随而去。

    此时的“神兵”已经足足百丈之巨,身上铠甲的纹路清晰可见,手握腰间一把巨大金剑,身上的威势在周围形成四道飓风围绕其缓慢旋转着。

    “妖魔受死”金甲神兵怒目圆睁,身体前倾大喝一声,双手将腰间的金色长剑一把拔出,瞬间对准前方斩出七八次,每一击都打出一道金色剑影。

    “铮”精钢环被一道金色剑影瞬间击中,化为了漫天的残片。

    另一道剑影也同时击中了月牙金芒,发出一声巨响后化为漫天金芒慢慢消散。

    就在飞龙将最后一道剑芒击碎准备喘口气时,周围的天空蓦然一暗,一片巨大的黑云在头顶缓缓形成,一道道青色闪电在云层中不时闪现。

    此时的“金甲神兵”双手将金剑直指天空,口中不断念着复杂的咒语,突然一道谈金色光柱将神兵手中巨剑一罩而下,无数乳白色的光点迅速融入巨剑之中。

    “不好”飞龙脸色大变。

    随着光点的不断涌入,巨剑的气息也在不断的变强,飞龙眼中闪过一丝狰狞,对着手中长枪吐出一口精血,长枪立刻发出一声长鸣化为一道数十丈的金色巨龙,对着远处的金箍男扑去。

    金箍男见此大惊失色,当即对着身前的巨人打出数到法诀,就在金龙快要扑倒其面前事,巨大的冲击力将其一脸退推出去几十步才稳住身形。

    就在此时满脸木然的“金甲神兵”,将手中的巨剑狠狠的扎入身前的地面中,密密麻麻的裂缝以此为中兴向着四周蔓延而起。

    金色巨龙巨口一张,一道金色洪流向着金箍男席卷而去,周围虚空立刻泛起白色雾气,金箍男绝望的大叫一声,掏出一张迷你盾牌迅速放大挡在了面前。

    眼看金色洪流就要将其淹没之时,一档透明剑影在其面前的泥土中突然冒了出来,将其牢牢的护在了身后。

    “砰”犹如巨浪拍打在礁石一般,无论金色洪流如何冲击,透明剑影仍然纹丝不动,周围的地面剑影如同舂笋一般不断冒出。

    “啊”不管是黑衣人还是飞龙军,凡是在剑影周围的人,立刻非死即伤,惨叫声此起彼伏。

    “心”飞龙立刻拉住一旁的儒生向着远处跑去,就在其刚刚离开,原先站立出一道剑影占据了,如果稍慢一点立时就会化为血雾。

    就在飞龙准备出手因对之时,“金甲神兵”仰天大喊一声;“神兵碎!”接着其身影化为一阵金色雾气向着周围滚滚散去。

    一些从地面中长出来剑影,被金色雾气包裹进去,立刻化为无数寸许大的在雾气中来回穿越不停,显得兴奋异常。

    金色雾气一碰到金箍男立刻一绕而开,飞龙见此对着远处在金龙一招手,金色巨龙一个翻滚化为一只巨碗将其护在了下面。

    “叮叮当当”巨碗之外,不断有金色剑在不断的切割着,金属碰撞声不断响起,不大一会巨碗便被销掉了一层,眼看是坚持不了多大一会了。

    “快走!”

    “我不想死。”

    “将军救命啊!”

    金色雾气蔓延速度极快,不断有一些跑的慢的人被淹没进去,纷纷“噗噗”化为血雾消失在天地之间,有一些剑甚至连地底都不放过,一闪的没入地面中。

    身在金色护照之内的飞龙将军见此大急,如此下去,恐怖要不了多大一会,护照破裂之时就是他们丧命的时候,自己死了倒也没什么,自从十多年前自己刚刚踏入战场之时,便已经无数次料想到今日的场景,可是陛下的嘱咐的“大事”怎么办!

    飞龙见此,面露决绝之色,将腰间一条灰色布条扯下,张口吹出一口白色雾气,布条立刻过化成一条灰色虫,一口将飞龙身后的中年儒生吞进腹中,翻滚着向地下钻去。

    “你要干什么,还不是山穷水尽的时候,不要”

    “先生,我才不要和你同年同日死呢。”飞龙面带复杂的看了一眼身前被虫钻出来的大洞,突然浑身爆出一股冲天的战意,两指并拢向前一指,大喝道;

    “青魔!既然你已经到了这里,向来是为了此物吧!想要的尽管过来拿呀!哈哈”

    金箍男看到飞龙从怀中拿出一只火红色的瓷瓶,瓶身还有谈谈的红芒闪烁,一看就不是凡品,当即面露火热之色。

    “飞龙,你手中之物我的确想要,但是你的性命更是非我莫属。”

    “是吗?只要你能接住我一击,两样东西我双手奉上!”

    不等金箍男有什么动作,飞龙双手一阵舞动,随着双手的动作护卫着飞龙的金色护站太突然大亮,万道金霞夺目非常,周围正在疯狂切割的细剑影,立刻纷纷融化掉了。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