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亢龙无悔
    “亢龙无悔!”随着飞龙将军脸色阴沉的一字字念道,那面护着自己的金色霞光突然融化起来,并化为一个脑袋大的金色圆球,汇集到了自己面前,周围一下漏之鱼般的金色剑,立刻在其身上划出无数的细伤口。

    “嗷”惊天动地的龙吟声响彻天地,金色圆球立刻化为一条数十丈的巨龙向着金箍男扑来,巨龙体应比刚才还要略一些,但是身上爆发的杀气,却是刚才的数倍还多。

    金箍男见此情形,面色瞬间没有了一丝血色,这是要和自己要和自己同归于尽啊!自己绝对不能甘心,这一幕和上一次何其相似,自己在上次可以从飞龙的大战中保全性命,这次一定还是可以。

    只是可惜啊!自己准备如此充分,不光搬来了巡海夜叉这种凶兽助阵,还花费三十多万两银买了“神兵符”,没想到这次还是不能灭掉他!

    金箍男怨毒的看了那个身影一眼,从怀中掏出了大把五颜六色的符箓激发起来,五颜六色的光罩将其牢牢护住,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观察着扑来的巨龙,这可是关系到性命的,一点闪失都不能发生啊。

    巨龙带着巨浪拍岸架势“轰”的一声撞在了光照之外,“不”金箍男大骇,张口对着身前的光罩再次喷出数口精血,五颜六色光罩吸收精血后厚实了数倍,金箍男散乱的长发随风乱舞,眼睛丝丝的盯着面前。

    “噗!”第一道红色光罩如同纸糊一般碎裂开来。

    “噗、噗、”金属性符箓和木属性也先后破灭。

    但是巨龙的威力也就止步于此了,虽然巨龙庞大的身躯将其缠在中间,张着血盆大口不断的在光罩上发出令人牙酸的撕咬声,但是也只能让一层看似单薄的土色光罩,微微晃动而已。

    金箍男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随即想起了什么,神色得意的大叫道;“飞龙,没有想到吧!我这张土属性符箓可是中品下阶符箓,可是为你专门准备的,哈哈哈”

    飞龙四周再也没有了什么保护,立刻被蜂拥而来的金色剑切割起来,身上的破损的衣服一会就被血水湿透了,大片的血肉不断的掉落,周围的剑影如同见了血的苍蝇一般越来越多,情况及其惨烈。

    “飞龙咳你已经为国尽忠了!”

    完这句话,飞龙眼中的似乎又亮了一点。

    “哈哈,尽忠!哈哈”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的事情一般,金箍男捶地大笑一声,随着抬起头的时候,脸上挂满了意味深长的笑容;“飞龙,你拒绝赵国封王,也不肯背叛越国,还想着尽忠,哈哈。”

    金箍男从怀中突然掏出一件红色肚兜,肚兜的的某个位置还用还龙飞凤舞的写着一行字,淫笑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秀儿!你着老贼,怎么会有此物。”当飞龙一件此物心中突然充满了不祥的感觉,这是自己妻秀儿的,那行字是自己与她定情之时写的。

    十多年前,当今陛下亲自赐婚,将自己最疼爱的公主许配给自己为妻,虽然外界谣言自己为了荣华富贵才和她成亲,别国的使臣告诉他,那是皇帝用来拉拢自己的帝王心术。

    这是些自己都不在意,这一身如果飞龙还有弱点的话,大概只有两个,一个就是自己的妻,给自己生了一儿一女的爱妻。

    另一个就是自己对陛下的忠心,曾经有个丞相在皇帝举行的庆功宴中,用此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将军造反,谁可制乎?”后果就是被自己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前暴打!事后皇帝还非常高兴的赏赐了自己。

    “青魔枉我还把你当对手,没想到你竟然偷袭我的家人,卑鄙!!你把秀儿怎么了?”飞龙怒喝道,试了几次也没能站起来。

    “我早就想着尝尝你妻女是个什么味道,等我回去就要她们同床侍奉与我!可是飞龙你听好了,这是你们的新皇帝送到我面前的!哈哈,此时你的家人都已经被谋反的罪名诛灭了九族,只有妻女被关在大牢中。”

    “不可能,那是陛下的女儿,是所有皇的妹妹!”

    “别自欺欺人了,那些皇将祖宗的江山都肯割去,父亲都能杀,会放不下一个哈哈。”

    飞龙尽管不愿意相信,可是这一切恐怕发狂一般扬天长吼一声,肉眼可见的音波将周围的剑影冲出去老远。

    远处的金色巨龙仿佛也感受到了自己的愤怒,突然化为一片金色烈焰熊熊燃烧起来,“噗、噗、”最后两道光罩一闪而灭。

    金箍男正在贪婪的吸着肚兜上的味道,金色滚滚将其席卷了进去。

    一方金箍男瞬间在滚滚金焰中化为白骨,然后灰飞烟灭,另一边的飞龙也再次被剑影淹没其中。

    突然飞龙贴着地面快速划出,速度极快,大多数的剑影被牢牢甩在了后面,“起”一名年轻的骑士从侧面冲出,并将什么扔进了地面中,就在剑影快要追上的时候,一道石板突然出现将两者隔离开来。

    金色剑立刻如同仍在地板上的鱼一般,不断的跳跃着。

    “忽”正在施展着轻功的两个人影,看到后面的石板挡住了追来的剑影,当即长舒一口气的听了下来,正是叶浅两人。

    两人在潜道飞龙身旁,并且瞅准时机利用叶浅手中的白色丝线拴在飞龙的脚腕上,随着这些金色剑影锋利无比,但是一来这些丝线也不是普通之物,二来剑影对着没有生机的东西毫无兴趣的模样。

    叶浅刚刚停下身来,立刻反身跑到飞龙身旁,双手喷出大片白色雾气将飞龙淹没进去,并且瞬间凝结成了巨冰。

    “你在干什么!”先前出手那名骑士,刚刚跑来便看到此幕,当即大惊失色道。

    那不成这些不是就自己将军的,也是一些图谋不轨的人?少年满腹怀疑戒备着,袖口中的手紧紧扣住了某样东西。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