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遗言
    “你难道没有看到我是在救他吗?将军以为几张灵符就可以吓唬道我们!”

    叶浅见此冷冷的道,手种动作也停了下来。

    “救?哪有这么个救法。”少年一天叶浅竟然知道灵符,心中有些诧异,看了一眼自己将军当家心中送了口气,但是仍然问道;“,还没有告诉本将你们什么人?”

    眼前的飞龙被一层长方形的冰疙瘩包裹着,一些残余的剑在微微颤动后缓缓消散了开来,随着叶浅在冰块上轻轻一按,冰疙瘩飞快融化了起来。

    “呃!”已经伤痕累累的飞龙,轻哼一声一声缓缓清醒了过来。

    “将军,你没事吧?”少年见此立刻扑了过去,将其抱住呜呜痛哭起来,看来这名少年和飞龙的感情很深的样。

    红玉见此眼圈一红,身形晃动了几下只是和叶浅走近了几步。

    “段儿,我竟然没有死?”

    飞龙有些不敢相信,看了眼前少年一眼,有些欣慰道。

    “孩儿来晚了!让父亲受伤了,呜呜。”

    “这也有儿?”叶浅没有忍住,惊讶万分的脱口道。

    “这位是?”

    “这两个是来救父亲你的,不过还不能确定。”

    叶浅又好气又好笑,将手中的闻道宗令牌扔了过去;“给给!看看我们是不是细作。”

    “原来是道宗的两位,这是我的义段玉!”飞龙身上的鲜血不大一会就留的到处都是,眼皮也越来越重。

    “父亲,你别了,我带你去找大夫。”段玉见鲜血怎么样也止不住,急得满头的大汉。

    大战损失最为惨重的还是飞龙军,黑衣人会和了之前那些红甲士兵此时渐渐的杀了过了,不时有冷箭射来,叶浅还要时刻提防四周的情况。

    飞龙也发现了此种情况,挣扎了几下从胸口将那个红色瓷瓶塞到了少年手中,急切道;“快走,等着他们合围过再想走就难了。”

    “父亲不走,孩儿那也不去,孩儿还有一千精骑,一定可以带着父亲冲开一条血路!”

    “枉我还把你当做飞龙军的下任主将来培养,仔细看看,周围的敌军阵型整齐,暗中一定还有人在指挥,陛下的“长生丹”重要!我飞龙军将士的性命,绝对不能因你妇人之仁,而白白牺牲。”

    完,飞龙用力在段玉的脸上抽了一巴掌,但是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有气无力,也许是应为生气飞龙的眼睛缓缓闭上了。

    段玉将飞龙放下,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一脸郑重道;“两位,刚才是我有眼无珠,如果我能冲出去,日后必定报答,两位如果有肯能就替我保住义父的尸体。”

    完飞速的翻身上马绝尘而去了。

    红玉眼圈一红,“哇”大哭起来,将飞龙抱在自己的怀里一边大哭,一边还在不断的诉着,身上很快也被鲜血染红。

    叶浅自顾自的俯身下来,一只手搭在了飞龙的手腕之上,虽然脉搏越来越虚弱,但是自己还是有把握让她们父女见上最后一面的。

    一颗胖乎乎的丹药,一下滚落到了叶浅的手中,这是自己在问道宗买来用于修炼的丹药,比以前自己使用的更加的珍惜,自己也只有三颗,去掉吃了的现在手中只有两颗了。

    让红玉将飞龙的嘴巴弄开,叶浅将丹药塞到其嘴里,丹药立刻化为暖流顺着其喉咙而下,飞龙再次睁开了眼睛,自己没有在留下听他们父女些什么,而是将另一颗丹药留下后向着远处金箍男的尸体走了过去。

    飞龙的那柄长枪在金色烈焰熄灭之后,什么也没有剩下,那柄金锤此时化为了原来大,叶浅将其捡起来摆动了几下,下一刻脸上满是激动,“好神奇呀”这金色大锤不光可以放大对敌,而且拿在手里轻若无物。

    这更坚定自己心中的猜测,金色大锤一定是自己在哪个神秘的坊市中见到的“灵器”,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柄金锤的威力和当初自己见到的火属性灵剑,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之后又在金箍摸出了一个奇怪的袋,自己好像在“坊市”中见过。让她气的跳脚的是,除了这个袋,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现在如此危险,要是再有一张“仙符”该多好啊,叶浅想到。

    如果这话被已经化成灰的金箍男知道,一定会气的跳脚大骂。

    叶浅想想也不错,自己不光得到了一件很可能是“灵器”的东西,那个布袋向来也不是普通的东西啦。

    就在自己想的快要流哈喇的时候,一个马谡出现在了自己眼前,眼看下一刻就要扎到自己的心窝里了,此时再去那什么兵器显然已经迟了。

    “哐”

    一柄金色大锤带着残影,向着面前的马谡撞去,“喀嚓”一声金属断裂声,精钢打造的马谡像一根稻草一般短程了数截,金锤并未停止下,接着自己感觉又击中了什么,等睁开眼才发下,一名红甲骑兵,连人带马的飞到了半空中。

    叶浅恨不得高兴的跳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件“兵器”简直比自己见过的任何兵器都要厉害,恐怕就是兵器谱排名前三,也绝对比不上手中这件。

    随即叶浅的眉头皱了皱,这件兵器威力虽然大,但是自己刚才用的时候不自觉的将体内灵力灌注了进去,如此的话自己恐怕最多再用上三次,就要灵力枯竭了。

    不行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着用,能不能带着红玉冲出去,恐怕就要落在这个东西身上了。

    “爹!”撕心裂肺的哭声让自己猛然清醒了过来,远处的红玉正在抱着飞龙的尸体大哭不止,自己这些年也渐渐的知道了关于红玉生世的事情。

    红玉的母亲和飞龙,从就是青梅竹马,在两人偷偷四定终生不就之后,飞龙突然要去寻仙问道,加入一个修仙宗门,学得一身仙术后就去报效朝廷,到那时就来风风分光迎娶红玉的母亲。

    红玉的那枚传家宝就是两人分离时,飞龙送给红玉母亲的定情之物,走后几个月红玉的母亲发现自己的肚越来越大,再想隐瞒也是不能,父母大骂她伤风败俗,将其狠狠的毒打了一顿后赶出了家门。

    红玉的母亲只有四处流浪,晚上就住在破庙中,所幸的是红玉的母亲有一个哥哥,从就每场疼爱这个妹妹,将其接到自己家中好生养了起来。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